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4年3月30日 星期日

最後一張底牌(2)

接下來的幾天,病人陸續又做了不少檢查。但每一項都指向病人可能是惡性腫瘤,而且是第四期無法切除的型態。

每一次的病情說明,見到淚眼汪汪的家屬們。我都有點不知該怎麼說下去。
很想安慰他們些什麼,但事實卻總得令我講出令人失望的壞消息。

最後的檢查只剩下病理切片的結果。

我請放射科醫師從皮下穿刺到病患的肝臟附近,取得檢體來化驗。這是個有高度風險,但又不得不做的檢查。

我得用病理切片來證實癌症的存在,如果他能接受化療,或許有機會延長壽命。

不過我也講了但書,當切片結果沒有看到惡性細胞時也不代表病患就沒有癌症,可能只是取得的檢體不足以確定診斷,應該要再做第二次。

簡單來說,雖然還沒有最後的病理報告但病人有癌症的事實已經是確定的了。
做檢查的目的是為了「證明癌症的存在」,而不是「證明癌症的不存在」。

這個邏輯,我花了不少時間來說服他們。

為什麼病理報告的結果,就算沒有惡性細胞,也不能說我媽媽沒有癌症?」

應該這樣說,如果檢查結果沒有看到惡性細胞,那怎麼解釋你母親肚子裡的腫瘤你們敢不敢就這麼出院回家,當做自己沒有生病?」

此話一出,家屬們全都靜默。我相信他們不是聽不懂,只是對母親的病情還保有最後一絲希望。

由於病情相當複雜,我打算將個案提報到腫瘤團隊會議中做進一步討論。這是一個由胃腸科放射科外科病理科所組成的專家會議。因此會議所做的結論,應該是具有相當的公信力。

家屬們自然是相當期待討論的結果,希望透過專家的意見,可以有些和我不同的看法。

會中所有人都一致認為,這是個無法切除的惡性腫瘤結論和我想的一樣當病理報告確定癌症的診斷後,就該開始化學治療。

只是大家也不理解,何以外院的醫師沒有針對膽道阻塞原因做進一步檢查。

雖說病情的嚴重度,未必和外院的忽視相關,但若家屬針對此點提出質疑,認定此時已無法根治的結果,是導因於前面診斷的延誤這個官司醫師未必能全身而退。

某一次的醫學教育課程,我還特別用這個例子來提醒醫學生與住院醫師。自己的輕忽,可能影響病患的生命,更陷自己捲入可能的醫療糾紛中。
  
切片檢查的結果約需五到七天等待的過程中,什麼治療也沒辦法做。

雖然家屬總期待著化驗報告沒有惡性細胞但這卻是我最不樂見的結果。

因為這意味著病人得再做一次檢查再承受一次針插入體內的疼痛與風險,預期的治療又得再等下一輪的五到七天。

果然,結果出來了。

報告顯示雖然有部分異常細胞,但檢體量太少,還無法達到確定診斷的等級因此建議要再重做一次切片檢查。

看到報告,我呆了半晌,仔細想過一遍,要如何將結果告訴家屬。一方面得讓他們瞭解,這並非是好消息。另一方面也得分析,需要再做一次檢查的目的。

沒想到,正當我準備召集家屬說明病情之時負責帳目的書記人員,拿了一張「重大傷病確認單」給我。

這表示病患的健保卡中已被註記了某項符合重大傷病的診斷書記要我確認病患此次的住院,是否符合這項重大傷病。


病患的重大傷病是膽道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