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4年3月30日 星期日

最後一張底牌(3)

這令我相當意外,理論上重大傷病是註記在健保卡上。當病患就醫時,應該就查得到這筆資料。何以住院一星期後,才出現這個診斷?

「這是昨天健保局才核准的,送件時間是兩星期前。」書記把詳細資料遞到我面前,送件醫院是病患前一家就醫的院所,送件時間是來本院就診的前幾天。

病情討論室裡,病患的先生兒子媳婦全都在場大家都在等我宣布檢查的結果。原本我已經準備好的說詞,因為這一個突發事件有了改變。

  「病理報告的結果出來了,沒有明顯惡性腫瘤的證據。

我就知道來大醫院檢查是對!」家屬們立刻爆出了歡呼

理論上應該要再做一次檢查,不過現在已經不需要了。我面無表情地告訴他們,接下來的計畫。

為什麼是不是因為已經確定不是癌症了?」

剛好相反,因為已經確定是癌症了。

可是你不是說,病理切片沒有看到癌症嗎?」

可以不要騙我了嗎你母親早就被證實有癌症,連重大傷病卡都核發下來了。

家屬們臉色微變,但很快就恢復激動。「我不相信小醫院的切片結果,我只相信你們大醫院的

我建議從現在起,清清楚楚地告訴我,你們過去的就醫過程,唯有誠實面對,我才能幫你母親。

「我母親上星期才剛出院,但我覺得前一家醫院的診斷太草率,隨隨便便就說我媽是癌症末期,所以出院之後直接轉到貴院,我想再確定一次。」「我怕你會先入為主就認定是癌症,所以才保留了一些事實,就是希望你能重新客觀的判斷。」

事實證明,家屬從頭到尾都知情,我和整個團隊被當做猴子耍。
  
因為你們家屬自己不能接受事實結果拿你母親的生命來冒險?我不計較你們騙我但因為這樣的欺騙導致你母親接受風險這麼高、卻又完全不必要的檢查!」我很想收回前幾天對他們的安慰,以及顧慮到他們感受,而刻意婉轉的說明。

我也對前一家醫院的同僚感到抱歉,其實人家該做的全做了,我竟然懷疑他們延誤了診斷。

「我就是想要再確定一下,說不定是弄錯了

不會再有檢查了,因為診斷已經確定了。」

你真的那麼篤定?」

你母親的癌症是中華民國衛福部官方認定的,難道你要我推翻它嗎我必須坦白說,過去一週所有的檢查都是原地踏步,不但沒有好處,而且傷害病患你母親的壽命只剩幾個月現在又浪費了一星期!」

「我要求再做一次檢查,自費也沒關係。」

「如果只是照個片子,多做幾次就算了,這種高危險侵入性的檢查,如果不是你當初隱瞞病情,我根本就不會安排!」我直接拒絕他們的要求。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是接受事實,我們趕緊開始治療,說不定還有機會;要不就是出院,到另一家醫院,同樣的手法再來一次。只是現在健保卡已經註記,大概沒那麼容易成功,而且這是浪費你母親的生命。」


家屬沒被我說服,當天下午立刻出院。也沒有要求copy本院的檢查與病歷,我想知道他的下一站,台大?榮總?和信?

沒有籌碼的賭徒,重新發牌豈能改變戰局?

故事講到這裡,我可以理解不肯接受事實的心情,可是看病不是商業談判,保留最後一張底牌,只會滿盤皆輸。

1 則留言:

  1. 醫師的專業,要用在肯相信醫師的病家身上才有價值,這種對醫師不誠實的病家AAD最好。如此醫師才能把心力放在其他更值得醫師付出的病患身上。

    回覆刪除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