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

悲劇倫理衝擊


很多年前寫第一本書時,我在某篇文章中引用了這個有名的例子...
當時是為了凸顯某些特殊情況下,做為醫者的無奈與醫學倫理的省思...

沒想到事隔多年,真實的困境卻在眼前上演...
雖然和上述的例子不同,但帶給我們的震撼與反思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值班快要結束的清晨,我正因為開了整夜的刀打算趁空闔眼...
這時急診一線的同事打電話給我:「現場傷患非常多,可不可以來幫忙一下?」

電話掛上二話不說直奔急診室...

「來了六個,有三個已經沒有呼吸心跳,正在CPR急救。麻煩你幫我看一下!」
同事分配完工作又繼續忙著其他的事情...

我走進急救室協助處理三個CPR中的病人...
他們瘦弱的身軀,顯示在這場意外之前,生命便已如風中殘燭一般...
即使沒有這場變故,或許生命也已近尾聲...

我甚至不確定是否原本已經簽了臨終放棄急救的同意書...
(這是一個具有倫理衝擊的問題,理論上「放棄急救」應該是指簽署當下的疾病,而非突發的意外。就好像癌末已簽放棄急救的病人,如果發生車禍,理論上還是要救,因為並不是只要病人簽了放棄急救,之後發生什麼事都可以不用管了...)

因此基於專業、基於職責,也基於法律...
電光石火間不容許我們思考醫療外的問題,只有盡力搶救...

CPR機器搭配著呼吸器,一下又一下規律地壓在病人身上...

醫師救人一命的努力,病人臨終的折磨。
這是倫理的衝擊,也是一場悲劇。

講義氣的孩子

這一年來,Peter Fu和彼得兔有個共同的興趣...
我們兩個喜歡去看晚場電影...
專屬於我們父子倆的小時光...

2018年8月11日 星期六

奢侈的幸福

簡單報告一下今天的行程...
早上開兩台刀,然後到捷運站接史迪普...

下午去星巴克喝咖啡吃蛋糕聊天...
晚餐前在家裡看了一部電影...

P:「晚上你想吃什麼?想吃哪一家餐廳我先訂位。」

史:「去逛夜市好了,我們很久沒有逛夜市吃小吃了。」

於是我們把車開到公館,臭豆腐、割包、大腸包小腸、檸檬愛玉...
我們吃得開心極了!

開車回家前,臨時決定要去看電影...
於是我們又往電影院前進...

以上的行程很普通,任何人都可以輕鬆做到...
對我們來講,卻很困難。

這要是在十年前,幾乎是我們每一天的日常生活...
我倆各自上班下班,晚上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吃完飯逛街看電影也沒什麼...
可惜這樣看似普通的生活,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卻是奢侈...

自從有了孩子之後,當父母的我們很難有自己的時間...
我們都不是不愛陪孩子的人,可是有時候真的想喘口氣...

帶孩子一起出去也不是不好玩,但畢竟跟二人世界不一樣...

孩子小必須把屎把尿,解決哭鬧與不聽話的問題...
孩子大了,就開始擔心功課,或是在才藝班補習班之間奔波...

美國回來之後,史迪普帶孩子們回南部老家與外公外婆團聚...
這幾天史迪普自己提前回來,感謝迪普爸媽幫我們照顧幾天孩子...
讓我們能夠有幾天自己的時間...

我已經想不起來,上一次我倆過著這麼輕鬆的夜晚是什麼時候...
其實只要兩個人彼此陪伴,無論是大餐廳還是路邊攤...
都可以是一種享受!

2018年8月6日 星期一

學以致用

復職後第一天上急診班...
很多同事、學生、護理人員看到Peter Fu,都很熱情地打招呼...
「你回來了!時間好快!」
一整個早上Peter Fu都在打招呼中度過...

2018年8月3日 星期五

我的心,留在密西根湖畔

史迪普帶孩子們出門吃晚餐順便逛逛...
留Peter Fu一個人安靜地在家...
晚上八點(芝加哥早上七點),是固定每週與美國那邊視訊開會的時段...

身體不適

回國後一直被鼻子過敏所苦的Peter Fu,這兩天衛生紙不離手...
雪上加霜的是,好像從過敏變成感冒...
結果雖然是大熱天,可是Peter Fu卻全身癱軟無力...

孩子們這陣子有許多夏令營或課程...
史迪普很辛苦地負責接送,Peter Fu只能龜在家裡...

P:「對不起,我好像生病了,所以幫不上忙。」(擤)

史:「沒關係。」

P:「對不起,我是沒用的廢物。」

史:「沒關係。」

P:「................」

2018年7月31日 星期二

醫生遊戲

彼得水一早起床,就要Peter Fu陪她玩...
本來工作中實在不想分心,但拗不過孩子只好就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