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2年5月20日 星期五

回報家鄉

前陣子接下一個任務,代表院方訪問最高顧問,請他談談當年從美國回台灣,建立醫學教育制度的心得。

和顧問見面的時候,我除了稱呼他「顧問」、「教授」之外,也稱他「老師」,也轉頭向陪我一同去採訪的助理說:「吳顧問是大家的老師!你在這家醫院看到的每位醫師,都是他的學生!」

這句話是肺腑之言,雖然我不是心臟科(顧問是國際心臟權威),也沒有直接跟他學過心臟學相關的知識,可是我們都是他創建的制度之下,所培育出來的徒子徒孫。

那天下午顧問心情很好,話匣子一開聊了很多,其中有段話讓人印象深刻:「當年我在美國完成訓練,剛要開始主治醫師的工作,我美國的老師很看好我,一個從台灣來的小夥子居然這麼厲害。」「王董事長派人來美國拜訪我,希望我回來台灣發展,我幾乎是馬上答應。」

聽到這裡,我突然有點疑惑,一般來說好不容易能去國外,而且受到重用,是什麼誘因讓他毅然決然回台灣?

「在美國,跟我一樣優秀的人很多,有中國過去的、韓國過去的、印度過去的....他們不缺我一個;可是我的家鄉需要我,如果我能夠替自己的國家貢獻,那我當然要回來!」

很美好的一個下午,讓我聽了一個了不起的前輩,講述著他的故事。對他來說,絕對不差我一個學生;可是對我來說,他是我很尊敬的老師。

久違的學生生活

這十多年的主治醫師生涯,除了臨床工作之外,也多半扮演「老師」的角色:當醫學生的老師、住院醫師的老師、偶爾幫護理師上課也當老師、許多機關團體演講者,某種程度也都算是老師...

這陣子幾個活動,再重新當回「學生」。

週末去花蓮一趟,擔任某個手術訓練營的學員。雖然我已經在外傷界行醫多年,但必須很誠實地講,我最熟最擅長(甚至說「只會」)胸腹部的出血處理,其他上下肢血管受損,在高度分工的醫療機構裡,其實是很少有機會需要我來處理的。

這次的手術訓練營,就是著重在全身血管探查,哪邊出血就開哪邊,包括我很不熟的上下肢。一邊復習著學生時代讀的大體解剖,一邊在一群肌肉當中找到標的物。

三人行必有我師,儘管營隊中有些講師都比我資淺,可是人家就是比我會,他來教我天經地義;同組學員中有骨科與整形外科醫師,胸腔腹腔我當然比他們懂,可是肢體手腳就是人家的專長。

當了兩天學生,收穫滿滿。

除了授課教師之外,另一個教會我知識的是大體老師,他們無私地捐出自己的大體,用肉身來教會醫師們手術技巧。課後的追思典禮有句話:「寧可在我身上劃下千刀萬刀,也不要在病人身上錯劃一刀!」

重新的學生的感覺很棒,對於老師們最好的回饋,就是努力學習再精進。

永遠都沒有停止進步的一天,老師與學生角色的交錯,會推著我一直往前走。

2022年5月17日 星期二

勾劃未來

開車或搭車的時候,我會用串流軟體聽音樂,不過有點年紀之後,對時下流行歌曲實在沒興趣,播放曲目都是老歌,電腦軟體也很聰明,會從我的聆聽習慣自己找適合的歌來放。

今天回家的路上,耳機裡突然放出「我的未來不是夢」~這首三十幾年家喻戶曉的歌。

「你是不是像我在太陽下低頭,流著汗水默默辛苦的工作?我知道,我的未來不是夢,我認真地過每一分鐘..........」當年每個年輕人都琅琅上口,被這首歌感動著與鼓舞著,也包括小時候的我。

我記得當我小學畢業典禮時,校長的勉勵詞就是「只要認真努力,我的未來不是夢」。

三十幾年後猛然聽到這首歌,突然想問自己:「三十年來,美夢成真了嗎?」又或者「『我的未來不是夢』對我來說還適用嗎?」

走到三十年後的今天,雖然說沒多大成就,但也有些成績,這個階段的自己要努力的不該是自己的未來(或者說自己的未來大概就是那個樣子),許多一起共事的年輕人,該替他們打造未來。

除了臨床工作之外,我有一群一起合作做研究的年輕人,我們隨時有五到十篇的論文在撰寫中,幾乎每個月都有論文被接受刊登。這些認真的年輕人在努力什麼呢?當然是他們的未來,有些伙伴在同儕的口耳相傳下來找我合作,也是想拚個未來。

看看現在這些年輕醫師努力的樣子,就會想起我當年,他們比我以前更努力、更認真、更聰明,我相信他們的心中,也有個勾畫的未來,也相信著只要努力,未來絕不是夢。

每一個時代,都有歌頌夢想、鼓舞人心的歌,「愛拚才會贏」(現在的年輕人恐怕聽都沒聽過)、「我的未來不是夢」、「倔強」....

歌曲會過時,夢想不會:流行歌曲會隨時代更迭,追尋夢想的價值的永恆不變。

#PeterFu碎碎唸


2022年5月16日 星期一

專業與敬業

早上要搭車去台北長庚,林口的候車處到車子之間,有一段路沒有遮雨棚,偏偏今天下著大雨,我打算用最快的速度跑過這一段然後上車,這時候駕駛大哥從駕駛座下來,撐起一把大傘,幫乘客打傘擋雨。































坐在車上往下看,這一幕讓人感動。

專業與敬業,一般來說我們都追求前者。

開刀技術、用藥精準、診斷正確,這些「專業」是工作的基本要求,從學校到醫院的訓練,也都是針對這個部份。然而「敬業」精神就看個人,不是每個人都在意,也不是每個人都做的到。

可惜很多人都沒有意會到,專業培養容易,敬業這種自我要求困難,能讓職場更順利,敬業與專業同等重要。

這位駕駛大哥的溫暖,我認為就是敬業的表現。他大可坐在駕駛座,等乘客上車後發動,外頭有沒有下雨不是他的責任。

走過他的傘下準備上車,我很大聲地向他說了謝謝,隔著N95口罩我還怕他聽不清楚,刻意加大音量。

謝謝他對乘客暖心的舉動,也謝謝他讓我今天有個美好的早上。

2022年5月13日 星期五

實支實付

關於保險實支實付,想來聊一下這個話題。

很多病人在住院期間,都會要求使用一些自費品項,理由是他的保險可以「實支實付」,所以房型要選最好的,醫材要選最高檔的。

我覺得這幾年自費醫材的市場與風氣有越來越普遍,大部份的民眾都可以理解「健保只是低標,提供救命治病最基本的需要」,但是許多好東西(特別是醫材)則需要自費加價或升級。

或許實支實付型的保險也成了推波助瀾的原因。

前幾天有個年輕女生來門診拆線,離開前他問我有沒有除疤商品可以開給他。

P:「醫院有提供除疤凝膠,不過需要自費。」

病:「沒問題,我的保險可以實支實付,那你可以開幾條?」

他的問題一時讓我愣了一下:「呃...都可以啊~自費的商品應該是看你的預算吧!」

病:「那我全都要!」

P:「你確定?」我請護理師清點一下診間的備品,大大小小十幾條藥膏,算起來要好幾萬塊,護理師特別提醒了一下他價錢。

不過病人堅持保險有實支實付,所以他全部都要,雖然他的傷口只有一點點大,不過自由市場,他想買也買的起,那我也沒什麼好阻止的。

我知道我的讀者中有不少保險從業人員,請教一下,所謂的「實支實付」真的是依病患當次治療的醫療支出來理賠嗎?哪怕病人要求了一些不必要的自費商品,又或者偏激一點,有沒有可能有人把這些東西轉賣?

我對病人的目的與做法,沒有主觀上的意見,純粹是對這種理賠制度感到不解。




力不從心

最近真的有點累。

早上遇到同事,他問我:「你怎麼看起來那麼累?身體還好嗎?」;今天在開刀的空檔,坐在手術室的休息區,不知不覺眼睛就閉上了,驚醒後還被住院醫師關心:「你很累齁~剛才在打瞌睡。」

有點年紀之後,體力真的會下滑,而且睡眠品質也不佳,不管我幾點關燈上床,早上五點就一定會自然醒來,然後就再也睡不著了~

這種力不從心的累,累得讓人心慌。因為身體累,但是心不累,我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做與想做!

臨床工作看門診、查房、開刀、值班、急診現場。
跟著我見習的學生,需要我跟他們講點什麼討論些什麼上點什麼課。
這兩年我負責了幾個很大的教學企劃案。
隨時有五篇以上的論文等我修改或是必須自己寫。
科部院內大大小小的行政會議、學術會議、事務聯繫安排。
每個月幾乎都會有兩場以上的演講或上課邀約,我的助理還會貼心提醒我:「你的xx會議跟xx演講好像衝堂了~」
粉專讀者要經營,同時還有幾個網站我也是管理員。
新書發表要趕稿與編輯。

每一件事都對我非常重要!沒有一件事是我想要割捨與放棄!

照理說,上述的事情大概只有臨床工作是絕對必要的,甚至以我的年資,想少做點也未嘗不可。可是要跟別人不一樣,就是要做別人做不到的事,做跟別人不一樣的事。

這每一件事都可以讓我變得更不一樣。

力不從心的心慌,最近影響著我的心情,就像我現在邊打瞌睡邊寫網誌一樣,因為太久沒更新了~~請各位讀者相信Peter Fu的誠意,真的很想寫點什麼,沒寫絕對不是偷懶...

是太累了........

2022年5月7日 星期六

努力與優秀

 有個同事跟我約時間,要討論某篇論文的進度,剛好我在幫學生上課,所以請他等一下。

同事坐在教室後面等我下課,我趕緊抱著電腦開始與他的討論,結束後我拎起包包:「我先走!等一下有個會要開,然後要去開刀。」
「我真的覺得你很忙。」臨走前同事這麼跟我說。
「是有一點,我明天早上也要開會,手上還有四五篇論文要修改。」坦白講我已經習慣了。
下班回家我也是電腦打開在書桌前看論文,接近午夜史迪普問我要不要進臥房。
「你先睡!我有幾個統計報表,想今天晚上完成。」雙眼盯著銀幕,頭都沒有抬起來。
隔天一早依然六點多起床,七點去病房看病人,八點有一個研討會要開到中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前幾天有一個報告,對象都是比我資深的醫師,要向他們報告自己的研究經歷。
這些年我大部份上台講話,多半是上對下的授課,或是講者聽眾平起平坐的演講,也因為沒有主管職,所以需要下對上的「報告」並不多,前幾天是久久一次的「報告」。
我整理了這些年發表的論文,以及目前進行中的研究案,還有未來幾年的發展計畫,向前輩們報告進度。
會後一位老師輩的醫師問我:「所以你用這些論文,來證明你多優秀?」(坦白說,我不理解這個問題的意思,雖然問話的老師笑笑的,可是我聽不懂。)
「這些研究成果,不是拿來證明我有多優秀,不過可以證明我有多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