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12月3日 星期四

承受不起

Peter Fu和史迪普去吃涮涮鍋。

史迪普喜歡把青菜一片一片煮,慢慢煮慢慢吃;Peter Fu則是一股腦把所有的青菜和配料全丟下去一起煮。

沒多久Peter Fu的湯變得有點紅,困惑的Peter Fu看看史迪普的清湯:「是不是因為我丟了兩隻蝦進去,所以湯變紅了?」

史:「蝦子那麼小隻,不可能啦~你到底有沒有吃過鍋啊!是蕃茄啦!」一邊加菜一邊數落Peter Fu。

P:「喔。」

過了一會兒,史迪普把頭探過來:「好像真的是蝦耶~這家店的蝦很紅,一下鍋湯就變成紅色了。」

P:「是蝦還是蕃茄其實都沒關係,那你可不可以為你剛才嘲笑我,跟我道個歉。」

史迪普看著Peter Fu,然後握住我的手:「我很誠懇地說對不起,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

「算了!算了!你還是不要道歉好了,我壓力太大了~承受不了。」

Both

Peter Fu開著跑車載史迪普出門,到某個地下停車場,剛好有另一輛同型車在停車。可是車主的停車技術很爛,同一個位子進進出出好幾次,都還是停得很歪。

Peter Fu很順利地一次倒進他對面的位子。

我們要走的時候,又看到另一輛同款跑車,很明顯是自己烤漆(或包膜)的土豪金。

史迪普自言自語,然後搖搖頭:「怎麼開你這種車的人,不是技術很爛,就是顏色很浮誇~」

P:「你這是什麼意思?」

史:「沒有什麼意思?」

P:「那我是哪一種?」

史:「兩種都是。」

P:「.......................」

診斷書老梗

老梗重發!診斷書的故事永遠說不完,類似的梗之前已經講過了~今天又遇到一樣的事。

門診來了個幾週前來拆線的病人,要求修改診斷書內容。大部份都是覺得診斷不夠完整(例如原本寫右手掌、右手肘與右膝挫傷,但病人說他左腳也有受傷)、或是要求在治療內容上多著墨(強調「傷口縫合手術」或是「縫幾針」),又或是要求要寫「建議休養xx天」~~

所以我早就習以為常。

「我上次門診有自費買一條除疤藥膏,請你幫我加註在診斷書裡,要寫『需使用除疤藥膏』,不然保險公司不肯給付。」病人拿著上回開的診斷書過來。

「嗯...『需使用』可能有點困難,頂多寫『建議使用』。」對於非必需的處置,要我寫在診斷書裡實在很為難。

「這樣啊....我問一下我的保險員。」病人走出診間打電話。

沒多久他又走回來:「保險員說可以!」

我把改好的診斷書拿給他,然後跟他說:「我幫你寫『建議搭商務艙』,看看保險公司會不會給付,還是你可以拿有『醫生建議』的診斷書,問航空公司能不能打折?」

我相信我的讀者當中,有不少是醫療人員或保險從業人員。在戲謔與抱怨之後,有沒有人可以認真告訴我:到底正式的規定是什麼?許多光怪陸離的診斷書要求,究竟是保戶、保險業務員、保險理賠專員、還是保險公司的要求?

要寫建議,那可是我的專長:「建議」環遊世界,以達身心舒緩;「建議」吃A5和牛,以利咀嚼消化;「建議」讀Peter Fu的著作,有病治病沒病強身.....

專業的價值

「住院三天只有打點滴,什麼都沒做。」「醫生只有開止痛藥,什麼都沒做。」「只有照個X光,什麼都沒做。」「沒開藥也沒做檢查,就叫我們回家。」

無論是住院、門診、急診,病患的抱怨有很大一類是「抱怨來醫院什麼都沒做,或是醫師『只』做了什麼」~

每回看到這樣的抱怨時,我常會想,「什麼都不用做」難道不好嗎?這不是代表身體很健康嗎?不用吃藥、不用做檢查就可以。難道來醫院一定要做一堆侵入性檢查、被開個什麼大刀,才叫做「有做點什麼」嗎?

顯然病人不這麼想。

不排很多檢查、開很多藥的,基本上就是不專業的醫生;反之,檢查單跟藥單猛開的,病人一進醫院就從頭照到腳,這才是用心的好醫生。

「什麼都靠開藥,什麼都排檢查的,哪有什麼了不起?真正厲害的是看一眼就知道沒問題,不用吃藥就會好!」以前剛學醫時,一位前輩這麼跟我說,那時候還小不懂這道理,隨著臨床經驗越來越多年,才參透這句話的道理。

有些人的想法,扭曲到無法想像的程度。

之前有個腸子發炎,住院四天後改善的病人,出院時不經意說了一句:「不過就只是打幾針抗生素而已,醫生還真好當~」

我問他:「把你的病給治好了,那不然你還希望有什麼呢?」

病:「是發明抗生素的人厲害,又不是你厲害。醫生也只是照藥物的使用說明給藥而已,那跟我看電器使用說明書來操作電器,還不是一樣。」

「你說的也有道理,下次你生病的時候,就買本醫學教科書自己弄就可以了。現在Youtube上連手術步驟都找的到,你自己看著做就行。」

我相信有這樣想法的人,不會是少數。要彰顯「專業的價值」,是不是真的那麼難?

2020年12月1日 星期二

操煩

家裡的氣氛很低迷。

我和史迪普分頭看兩個孩子的功課,與其說是生氣,倒不如說是心急。替他們著急,替他們的表現著急,替他們的漫不經心著急。

孩子功課很重很辛苦,做父母的我們都知道。這個時代的孩子,也不是只有學校功課而已,還有各種各樣的才藝課、補習班,每一樣都要花時間準備、花時間練習。

大大小小的考試不少,有考試就要準備,有考試就有分數,即便對分數不需要斤斤計較,但考不好就是會不開心。(大人小孩都是)

每回家中低氣壓時,我都會回想起前幾年的快樂時光,下班回家我只要陪兩個小鬼踢球、騎腳踏車、偶爾去百貨公司逛逛買玩具,然後父子(父女)很開心地一起回家拆玩具玩玩具。這樣的時光,隨著孩子年紀漸長、功課漸重,而越來越不復在。

我自己小時候,會在課本裡夾帶武俠小說,會在寫功課的時候偷看閒書,會趁父母不在的時候把嚴格禁止的電視遊樂器拿出來玩~現在孩子大了,各種娛樂越來越多,外在的誘惑也越來越多,我們當年會玩的花樣,他現在一樣也沒少。

總是在各種生氣、吵架的輪迴中冷靜下來時,我跟史迪普偶有感慨:「我再也不要理他們了!他們的事關我什麼事?」可是氣話歸氣話,怎麼可能真的丟著不管。

總是在對孩子只想玩樂不在乎功課時,我跟史迪普會很火地說:「我要把家裡的網路切斷!我要禁止一切電視時間、電動時間、網路時間!!!」但當孩子很辛苦地完成某些事情,向我們央求能否輕鬆一下時,我又會心軟地答應~~

每天的功課時間,免不了都有衝突。我們嫌孩子不上心、沒有效率,孩子對我們也有抱怨,覺得我們管太多、要求太多.....

我擔任非常多的角色:醫師、作家、部落客、老師、人夫、人子、人父.......大部份的時候,我都能夠勝任愉快,而且做越久越得心應手。唯獨為人父母,即使我已經擔任這個角色快十年,只覺得越來越難,並沒有「熟練」的感覺。

可能有人會勸我不要太操煩,可能有人覺得我是管太多的父親,可是就因為自己是父親,怎麼可能不操煩、怎麼可能不管?

人生已經夠難了,要負擔另一個人的人生更難。

2020年11月28日 星期六

你不可以這樣

「你不可以這樣!」這是Peter Fu很常對史迪普講的一句話。

每次被史迪普堵到無話可說的時候,Peter Fu就會講這句話,要史迪普不要太超過~

今天和史迪普去辦事情,預計在前面路口左轉,可是Peter Fu和史迪普邊聊邊開沒注意到路,就在快左轉的路口靠右線打方向燈。

「你要去哪?我們是要左轉耶~」史迪普很緊張地大喊。

「喔!對~~聊著聊著就忘了。」還好當時路上沒車,Peter Fu很快地切回左線。

「你不可以這樣!」「你真的很可怕!你不可以我沒有提醒你就開錯!!」這句話史迪普今天有了新用法。

手術模擬訓練

有時候年輕醫師或醫學生們聊天,常聽他們說起某某老師的開刀技術很好,或是某某老師很厲害,書讀了很多,什麼都知道。

我自己也在醫院和醫學院裡擔任老師,我反而總是告訴學生:「老師比你厲害是天經地義的,他比你多讀幾年書早開幾年刀,但這個『厲害』應該只是現階段,未來你們都有可能會超越今天的老師。」

「我之所以現在比你會開刀,是因為我早你先學了十多年,也多練了十多年;之所以我會很多知識,是因為同樣的東西我已經讀了十多年。所謂的比較,不應該是跟老師或跟學生比,應該是跟同儕比,或是期許未來的自己,能跟今天的老師一樣。」

科技一直進步,連教學的方法都與時俱進。

以前我們都是在課堂上聽老師上課,一堂課充滿了講義與幻燈片(請注意:是古董幻燈片,不是Powerpoint投影片),偶爾有張彩色照片甚至影片就很炫了。現在的課程都強調討論、互動、甚至許多與多媒體結合的新玩意兒~

外科練習更是如此,為了練習外科綁線,每個值班室的馬克杯握把或上下鋪梯子踏階,都有一個一個的線頭,都是值班時的空檔不斷練習。至於傷口縫合,則是在跟完每台手術後,年輕住院醫師最期待的時刻,因為有一整條傷口可以讓自己縫,然後在被罵、縫得很爛被學長拆掉重縫中成長。

腹腔鏡算是高階的技術,都是要到比較資深之後,才有機會得到訓練。但總是有第一次,從第零次到第一次那種壓力之大,到現在還是很難忘記,那種很期待、很開心得到機會、壓力很大怕搞砸當中慢慢學會。

「開腹腔鏡跟打電動一樣啊~會打電動就會開了!」學長們總是這樣告訴我。

是有點像啦!可是打電動跟人體的壓力還是不一樣,打電動死了頂多再一次,病人可不是開玩笑的。





















最近院內引進一個有趣的東西,腹腔鏡手術模擬器。前幾天Peter Fu去試用,感覺還不錯,很逼進真實手術的操作。住院醫師們可以用這個機器,快速累積經驗,也減少在病人身上發生失誤的麻煩。

「開腹腔鏡跟打電動一樣啊~會打電動就會開了!」一邊操作,我一邊想起學長跟我說過的話,我也偶爾會跟住院醫師們這麼說。

這就是打電動啊~~

如果能縮短練習時間,某種程度上可以拉進住院醫師與老師的能力差距。

身為老師,我常問自己,到底能給後輩什麼?除了年資、年紀之外,有沒有什麼是身為老師真的比學生強的?

聰明?比我聰明的學生太多了。

博學?同樣的東西背十年,當然比沒有讀過的學生要熟。

技術?任何技術反覆做十年,連猴子都可以做得很熟練。

我想老師與學生最大的差別,應該還是在於「經驗」。讀書沒什麼好比的,差別只是在於誰讀的多誰記的熟,照著步驟開刀其實也就是那樣,劃刀、切下某個器官、止血、縫傷口.....

但有太多的突發狀況,就需要時間與經驗來慢慢學會怎麼處理,某個不預期的大出血,如何快速穩定病人狀況、也穩定自己心情(開刀只要主刀者自己一慌張就完了)、甚至穩定家屬的不安與質疑。

隨著各種快速取得的數位知識,老師的價值就剩下經驗。只是科技越來越進步,誰曉得「經驗」是否也能被某種技術給取代或模擬。

或許未來手術模擬器能夠有「手術大出血模式」、「助手技術很爛模式」、「主治醫師在旁邊碎唸大罵模式」、「家屬在手術室外叫囂模式」、「開刀中長官打電話進手術室關心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