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9年6月17日 星期一

道德風險

道德風險才是最困難的事。

照片是我在美國工作醫院的急診室,因應外傷病患可能的大出血,急診室配備了Level-I快速輸血加溫系統。而且一次就是四五台,經常同時送來好幾個槍傷出血的傷患時,這台機器就會派上用場。

台灣很多醫院也有這台設備,不過多半配置在手術裡,提供接受重大手術的病患使用(例如器官移植),而且必需自費快20000元。

最近有家醫院在考慮向醫院請購,希望在急診室也能配置一台,這種救命的好東西實在不是土法煉鋼一袋一袋血慢慢輸比得上。醫師們找了不少文獻來參考,這台機器的功能早已是國際認證,基本上大家都同意對第一線處理外傷病患一定有幫助。

然而談到一些現實面的問題,大家就又猶豫了。

「很多外傷的病患,送來的時候都沒有家屬,甚至可能連身份都不知道,有可能讓他們簽自費同意書嗎?而且價錢滿高的。」

「如果沒有簽同意書,到時候家屬不認帳,那我們會很麻煩。更別說,如果家屬把這個事件放大,投訴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那真的吃不消。」

「就算有家屬,也未必就沒問題。每個需要大量輸血的病人,一定都是病情危急,那個情況下家屬一定什麼都同意,但是事後不認帳的人多的是!」

說到這些狀況,大家討論得非常熱烈,顯然每個人都有一肚子苦水。

類似的故事,我也經歷過。

很多年前,我在其他醫院服務時,那段時間很流行一種昂貴的止血藥,一個療程就要52萬。最後醫院也不支持我們繼續用。理由是呆帳率太高,會須要用這種藥的人都是流血流到不行,面對即將出現的死亡,家屬當然是滿口答應,無論多少錢都要用。

最後的結果是病人死了就不付錢,活著也不付錢,還要跟醫院討價還價,或是去跟健保局衛生局議員媒體投訴醫院沒良心死要錢。

果然道德風險才是最大的風險。

當醫師因為道德風險而不得不改變專業判斷時,吃虧的會是誰?

2019年6月11日 星期二

電話查詢

急診現場主治醫師的座位旁就有一支電話分機,通常都是護理人員接聽,再視情況轉給其他需要接聽的人員。

2019年6月9日 星期日

所謂的把握

十多年前剛當主治醫師的時候,還不太懂得如何「有自信卻又不把話說太滿」的病情說明。

2019年6月7日 星期五

背書式醫療

七十幾歲的老先生,主訴腹部悶痛半個月。掛過一次急診,當時照了初步的X光,沒太大異常後就帶藥離院,也安排後續的胃腸科門診。門診醫師幫病人安排了胃鏡發現胃癌,經家屬朋友輾轉介紹到我這邊手術。

2019年6月5日 星期三

每天都會遇到的事

有個老伯被家屬帶來急診看病,主訴是十天前跌倒造成手跟頭都很痛。住院醫師做了完整的評估,關節活動都正常,基本上骨折可能性不大,不過為了「讓病人與家屬安心」,還是幫他拍了X光。

想當然耳一定是正常沒事。

當我們開了止痛藥與門診預約單,要讓病人回家時,家屬開始抱怨:「撞到頭不用照一下嗎?老人家現在頭很痛。」

P:「頭不用照了,都已經十天過去,如果有腦出血早就昏迷了。」

家:「可是這十天他常常說頭痛。」

P:「如果這麼嚴重,為什麼不早點來看醫生?要是十天前我就會幫他照!」

家:「我們在黃山旅遊啊!那邊看病不方便。」

P:「黃山?中國的黃山?」

家:「對啊!老人家很能忍。這幾天明明頭很痛,還是每天跟著大家爬一千多階的階梯。」

P:「腦出血的病人怎麼能每天爬一千多階啦~~~~~~」

2019年6月3日 星期一

澎湖租車

Peter Fu全家來澎湖看國際花火節,我們租了一輛車在島上代步。今早取車時,除了核對證件與檢查車輛之外,Peter Fu諮詢了關於保險的問題。

2019年5月31日 星期五

兩雙鞋的故事

以前Peter Fu非常愛買各種精品名牌,襯衫領帶褲子皮鞋配件,不是名牌我不穿,花了很多錢在這上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