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1月20日 星期三

基本刀

昨天接到一通會診電話,很罕見地是從其他專科的病房發出。一般來說,會找我的多半是急診,而且會在我的值班日出現。病房會診大部份是我過去的老病人,現在可能因為其他疾病住在別的專科,然後他們需要我去評估屬於我專科照護的部份。

「這邊是神經科病房,想會診你來幫病人做氣切與腸造口。」電話中與會診醫師瞭解了一下病人狀況,因為呼吸衰竭與進食困難,所以需要做氣管切開手術還有灌食管造口手術,我答應對方今天可以開刀,晚點會去向病人家屬說明手術細節。

「我可以請教一下嗎?為什麼會會診我?」一般氣切手術都會找耳鼻喉科或心胸外科,灌食造口會找一般外科。對方會診我,當然是很感謝,不過我更想知道怎麼想到找我的。

「因為我們希望一次就能把兩個手術解決,耳鼻喉科只開脖子不開肚子,一般外科只開肚子不開脖子~~」

「喔喔喔喔~~~好的。那我明天脖子跟肚子一起開。」

聽了之後,其實我有點感慨。當醫療分工越來越細,每個醫師都越做越專精之後,大家都只專注在某一個部份,而不再(不願意)碰觸其他的領域。

在我當住院醫師的時候,所謂的「基本刀」包括了闌尾切除手術、疝氣修補手術、氣管切開手術、人工血管植入手術這些...也就是說,不管將來走哪一個次專科,整形外科也好、一般外科也好、心臟外科也行,這些「基本刀」就是第一年與第二年外科住院醫師要學會。

我現在開的這些「基本刀」,也真的就是剛入行的那一年學會的。

我的氣管切開手術是在神經外科學的,神經外科有很多長期昏迷需要使用呼吸氣的病人,所以加護病房裡需要做氣切的病人,都是神經外科總醫師利用大刀與大刀中間的空檔來處裡。

住院醫師時剛好沒有輪訓到血管外科,可是我的人工血管植入是在一般外科學的。舉凡胃癌、乳癌、胰臟癌,要打化療的病人,一般外科的老師們也都自己放人工血管。

有些和我差不多年紀上下屆的師兄弟,他們後來雖然不在一般外科,可是當年剛入行學開刀時,我們也都一起開過闌尾、疝氣等等。

就是這些所謂的基本刀。

所以偶爾有我自己的病人要放人工血管或做氣切,住院醫師問我要不要會診別科時,我會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他,或者說「我們自己做,你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

分工越細的結果,連帶影響住院醫師的學習,因為老師們都鑽研在某一種特定的技術,而不再開這些「基本刀」,住院醫師們想學「基本刀」的機會也少多了。

某次我排了一台氣切手術,從新任主治醫師、總醫師到年輕住院醫師都跑來觀摩,一時間我還以為自己是在開什麼了不起的世紀大刀,才有這種規格~~

回歸外科醫師的原始任務,基本的技術與基本的手術,應該是一輩子都不能擱下的功夫。

死裡逃生

我真心的替你高興。

前不久有個朋友跟聯絡史迪普,他的家人在某次健康檢查中,疑似發現了腫瘤,想介紹到我這裡來看診。情形似乎有點嚴重,所以我請他讓家人盡快就醫。

隔了幾天,病人來到我的診間,年輕男生,沒有任何不良生活習慣。

從他的年紀、症狀、家族史當中,我完全無法把惡性腫瘤跟他做連結。唯一就是在電腦斷層之下,看到一個可疑的腫塊,不過也跟一般常見的癌症長得不太一樣。

病人的情緒很激動,和我談了很多該怎麼治療,甚至是可以活多久的問題。他告訴我,他還年輕,還有妻小父母要照顧。

我可以理解這種不安與痛苦,身在青壯年的我們,要背負的責任往往都不是自己一個人而已,一旦倒下來,影響的也不只有自己,可能會是一個家庭的崩解。有時候我也常會東想西想,擔心自己生了什麼病,又或者每次因為身體有異狀去做檢查時,也會非常害怕發現什麼不該出現的東西。

「先不要太悲觀,你的年齡不像、症狀不像,也沒有家族史,說真的這麼年輕就得癌症的機率不大。」我試著安慰他,讓看診的過程不要那麼緊張。

「可是電腦斷層有看到東西。」

「嗯...我當然不敢說一定不是,可是不太像。應該要做核磁共振看一下,如果不是就可以放心了。就算真的有問題,目前也還在很初期的階段,趕緊治療都還有機會。」

我給他的建議是馬上住院,在住院當中安排檢查,如果真的有問題,就緊接著治療。

「不好意思,我有朋友介紹另一位醫師,那你覺得我還要去看他的門診嗎?」病人說了一個名字,是院內一位教授級的名醫,也是我的老師。

「沒問題啊!他是我的老師,經驗和技術都很厲害的。你想要讓我處理也行,想要找他也可以。千萬不要不好意思,這是你的權利。」

我一直以來的原則,是希望每個病人都好,不是非給我治療不可,我也不是非幫他治療不可。只要病人能順利恢復,成功本來就不必在我;就算最後結果不如人意,至少病人或家屬已經找到他信任的醫師,不會有遺憾。

「不好意思啦!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朋友很多很熱心,大家都有很多建議。」

我可以理解這種慌亂,不知道該去哪家醫院,不知道該看哪個醫生,不知道該聽誰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沒關係,你可以自己決定。我還是給你住院單,如果要在我這裡治療的話,就快點去辦住院。如果想多打聽一下,多問幾位醫師也可以。」

下診後我查了自己的病患住院清單,裡頭沒有他的名字。史迪普問我他朋友的親戚看診狀況:「不知道,沒住到我這兒,可能去其他醫師那邊了。」

我很關心他的狀況,也想知道教授是否有什麼不一樣的想法。

幾天後從教授那邊得知,他已經來住院又出院了,核磁共振做完什麼都沒看到,證實是虛驚一場。

雖然只有一面之緣,稱不上朋友,也只當了我幾分鐘的病人,可是我真心替他開心,想必心情洗了個三溫暖。

成功不必在我,我希望每個病人都好。

2021年1月16日 星期六

門沒關好

Peter Fu出門幫全家人買了早午餐。

一家人在餐桌上吃東西的時候,突然有開門的聲音從家門口傳過來。Peter Fu趕緊過去檢查,發現是回家的時候門沒關好,所以被風吹開了。

史:「你剛才很害怕齁.....」

P:「大白天的有什麼好怕?如果是半夜看電視的時候,門突然打開,會有點可怕。」

史:「可是你剛才看起來很害怕。」

P:「你不怕嗎?門突然莫名其妙被打開了.....」

史:「怕啊...不過我的害怕是來自於你手無縛雞之力,如果有歹徒進來就完了~~」

P:「...................」

2021年1月15日 星期五

三人行必有我師

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

前陣子投稿一篇論文到某家期刊,審稿人對文章內容已經大致滿意,但對其中一張圖表的解析度有意見,要求我做些修改。可是我改來改去,始終調整不出適合的格式。

今早查房時,我順口向住院醫師抱怨一下這件事,結果他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告訴我該怎麼做。

「等會耽誤一下你的時間,請你幫我看一下。」由於這是我自己的私事,所以麻煩住院醫師有點不好意思。

等他忙完,我把電腦打開,請他看一下問題出在哪裡。只見住院醫師很熟練地操作繪圖軟體,沒幾分鐘就解決困擾我好久的問題。

我常覺得,人生的本質就是一連串學習的過程。從出生開始我們學講話、學走路、學自己吃飯;進學校之後學專業科目,未來謀生的一技之長;進入職場後學做人、學各式各樣學校沒教但社會走跳需要的技能......

我們隨時都會在人生的某一段時間,當別人的學生或當別人的老師。除了年齡之外,沒有一個人一件事可以永遠領先,也沒有一個人可以在各方面都比別人厲害。可能在某件事情上我比你行,我可以教你東西,但在另一件事情上我得向你學習。

人生中要學習的東西太多了,值得我們學習的對象也太多了。這無關乎年齡、學歷、職位、地位...或許就是古人說的:「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在職場上,我身為住院醫師的上級醫師,理當比他們更會開刀、看病,也才能擔任他們的老師。但人生的技能也不只有臨床工作而已,在許多領域,年輕人比我厲害的多。

今天自己上了一課,不只是繪圖軟體操作,也包括人生的體悟。

2021年1月11日 星期一

駕駛感覺

前幾天家族聚會,大家都喝了點酒,因此回家時由沒喝酒的史迪普開親戚的車載大家。

隔天我們聊到那輛車,史:「我覺得還滿好開的,加速跟煞車的感覺都不錯。」

P:「那有我的BMW好開嗎?」

史:「不太一樣的感覺,品牌真的不重要,重點是自己要親自開過。」

能被車神史迪普稱讚,那想必是輛好車。

P:「下次我應該來盲開!就像品酒會的盲飲一樣,閉起眼睛來開,用身體感覺哪輛車最適合我!」

史:「閉眼的話....救護車吧!」

P:「.......................」

2021年1月10日 星期日

轉職

週末和史迪普去看了一部電影「拆彈專家」。

散場後Peter Fu和史迪普走出電影院,P:「你覺得.......」

史:「你是不是又要問『你覺得我去當拆彈專家怎麼樣』?」

P:「對!你怎麼知道?」

史:「你每看一部電影,就問我一次類似的問題!看拳擊電影就問我去打拳擊怎麼樣,看籃球電影就問我去打籃球怎麼樣,看登山電影就問我去登山怎麼樣!」

P:「那你覺得我去當拆彈專家怎麼樣?」

史迪普看了Peter Fu一眼:「呵呵呵~~~」

P:「到底怎麼樣嘛?」

史:「呵呵呵...............」

2021年1月8日 星期五

四十四歲

家和萬事興。

一句很普通的百年老話,但是受用無窮,越來越感受到這件事的重要。

今天是Peter Fu四十四歲的生日,每年今天都會寫一段生日感言,談談過去這一年的經歷,也談談又老了一歲之後的體悟。

四十四歲,真的不是一個年輕的年紀。無論穿著、外貌、談吐如何,心境上就是進入中年(甚至是老年)的狀態。已經不再追求年輕時在意的時髦、新潮,甚至自以為前衛的標新立異。反而隨著工作經驗的累積、家庭結構的建立,甚或是收入與社經地位的改變,而進入一個「守成」的階段,凡事追求穩紮穩打,不求出錯,不能失去任何東西。

生日的當天,與最愛的家人渡過,孩子們幫我比出了代表每年生日的數字手勢,史迪普忙著張羅大小事情,還要幫我們拍照。和工作的成就、論文、學位、金錢比起來,他們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份!

家庭一定得要和樂,其他事情才能做得好。

一家人難免會吵架,我和史迪普相處十幾年當然有爭吵;我們父子或父女也常因為一些小事吵得面紅耳赤,誰都不想跟誰說話;史迪普和孩子們也會有不開心的時候;兩兄妹更不用說,大的逗小的,小的弄大的,然後兩個小鬼吵翻天~~

不過一家人哪有隔夜仇呢?每次把孩子大罵一頓不歡而散,一會兒氣消了,我還是會釋出善意向孩子示好,孩子也期待和好所以給我們父母台階下;前一秒兩個小鬼氣到要殺了彼此,下一秒就又突然玩在一起...

每次和史迪普吵架的隔天,總是痛苦的一天,上班也不專心,事情也做不下去,只想快點溝通,快點把事情給解決。一定要到彼此和好,接下來才能安心做事。

家和萬事興。

四十四歲生日的今天,我很想與讀者分享這個老派但重要的事。

睡眼惺忪的大清早,最愛的人在你身邊,拖著兩個賴床的小鬼起床準備,然後一起上班上學。也許不用講太多話,也許大家都有事在忙,但我們都知道心中有彼此,讓彼此能安心的過上一天。下班後回家聊聊生活瑣事,可能是學校開心的事,也可能會對考試考不好發脾氣...但無論如何,這就是一家人的日常。情緒過了,我們還是一家人,我們還是彼此心中最重要的人。

謝謝各位朋友的祝福,邁向人生的第四十五年,各方面都會繼續努力,工作與家庭都是。











#四十四歲的數字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