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9年1月18日 星期五

馬路三寶

今天和史迪普一起開車出門,Peter Fu一隻手握方向盤,另一隻手比著動作和史迪普聊天。

經過一個大轉彎,史迪普說:「你兩隻手開車好嗎?我怕把我的車撞壞!」

後來我們聊到一次以前發生的車禍,Peter Fu開車不專心撞到前車,所幸人都沒事,保險也解決了財務損失。

「我覺得被你撞的人滿倒楣的,某種程度,你也算是馬路三寶。」史迪普最後這麼說。

「『三寶!?』我覺得這個批評有點太重,我不接受,你可以收回嗎?」Peter Fu對於馬路三寶的批評,感到有點不開心。

「我才不要收回咧!你就是!」

對於史迪普的堅持,Peter Fu選擇不說話表示抗議。

面對問題

門診時來了個婆婆,四五個子女陪她來看病,主訴是腳上的傷口一個多月都沒好。看起來就是個單純的破皮而已,可是傷口附近很明顯紅腫,應該是有感染了。

對成績的在意

彼得兔的期末考結束,今天正式開始放寒假。

2019年1月17日 星期四

2019年1月14日 星期一

階級流動

教育可以讓階級翻轉,知識可以讓窮人翻身。

這句話要是在十幾二十年前,我絕對同意。就算沒有家世背景,光是靠苦讀靠聯考,就能夠進一流大學受高等教育,進而有好的工作與收入。

至少當年我就是如此。

我的父母都是公務員領死薪水,兩代外省人的身份沒有祖產田地,所以父母給我灌輸的觀念就是「好好讀書,考上好大學」。所以我從國中就努力考高中,高中就努力準備大學聯考,然後考上醫學院,現在是外科醫師。

然而二十多年後的現在,我已經不確定光靠讀書與考試,是否能讓階級翻轉。

這段時間舉辦院內住院醫師招考,我分別擔任了外科與一般科住院醫師的面試考官。看過上百份的履歷,一個比一個顯赫,一個比一個嚇人。

所謂的「偏鄉服務」,我們當年是指花東離島,現在不是非洲就是中南美洲;
所謂的「增廣見聞」,我們當年是到其他縣市的醫院看看,現在不是去美國,就是去歐洲的某家醫院當交換學生;
所謂的「參與研究」,我們當年到老師的實驗室幫忙打雜已經很了不起,現在的學生如果沒有掛名作者的論文發表,至少也要出國開會。

這許許多多的資歷履歷,說實在話都需要有資源與資金的支持。

我可以確定一件事,要是自己活在現代,肯定當不了外科醫師,甚至可能連醫學院都沒辦法進。回頭看看自己的孩子,做父母的我們,投注在他們身上的資源,也比當年多更多,理由也不外乎是希望他更強大,有堅強的實力與後盾面對同儕挑戰。

或許這是菁英教育的後遺症,社會的改變太快,階級流動漸漸停滯,階級翻轉也越來越難,最近越來越有感。

2019年1月12日 星期六

絕處逢生

一個年輕男生,因為腸穿孔手術住院。肚子裡頭發炎的一塌糊塗,看起來病情已經耽擱了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