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1年2月28日 星期日

棋子

「外科醫師究竟是神,還是神明手中的一枚棋子?」這是我第一本書「拚命」裡的文案,剛入行時或許還有疑問,現在的我心中已有答案。

診間來了一個年輕人,精神看起來不錯,食慾也還可以,和住院期間的狀況判若兩人。

兩週前他差點死掉。

無法控制的小腸出血造成嚴重休克,電腦斷層底下怒張的血管正在一口口吞噬這條生命。看到這樣的病人,我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做出手術的建議,沒有給家屬考慮或猶豫的空間,要救命就得開刀。

「他已經快要掛了,不開刀就死定了。」用語雖然有點粗鄙,不過我是發自內心給出建議。

手術方式其實也不複雜,就把造成出血的那段腸子切掉接起來而已~學醫時紮實的訓練與這些年反反覆覆地開同一種刀,這對大部份的外科醫師來說都不困難。

手術後隔天馬上就不再流血,加護病房躺了一兩天就轉到普通病房,又過一兩天就開開心心出院。對照回診時病人神彩奕奕、家屬如釋重負,很難想像手術前躺在急診室時的嚴重景像。

那天跟我一起值班的住院醫師知道病人要出院了,很開心地跟我說:「你救了他!我也很高興有參與這個過程。」

「盡力而為,做該做的事而已。」我跟住院醫師這麼說,當家屬對我表達感謝時,我也這麼回答。

以前剛入行的時候,曾經狂妄地自以為神,自以為可以透過手術刀改變神的旨意,改變神要讓某個病人死亡的旨意,逆天而行。

然而這些年經歷的事情多了,遇到的挫折多了,慢慢發現很多事情都不是醫師可以改變,我們只能盡力而為,但是否能夠回天,就真的只能問天。

某種程度外科醫師是在執行神的意志。

神其實沒有要病人死去,外科醫師看似「救」了病人,並不是改變神的意志,只是在神的安排下,執行這個讓病人由死到生的任務。

今天下午的外科急診,送來一個胸部受創的病人,雖然到院時生命徵像還算穩定,但超音波發現心包膜積血,有可能心臟破了隨時會猝死。心臟外科醫師二話不說,接到電話馬上安排手術,很短的時間內病人就送去手術室,這條命就救回來了。

醫師改變了病人的命運嗎?改變了神要他死的決定嗎?還是順著神的旨意執行任務,完成上天託付的使命。

我相信是後者,我們沒有那麼偉大,只是在崗位上扮演自己的角色,當一枚稱職的棋子,執行神的意志。

外科醫師究竟是神,還是神明手中的一枚棋子?」狂妄之後,謙卑之前,我有答案。

2021年2月26日 星期五

行家一開口

教學活動中,我們常會問學生問題,或是和學生討論某個疾病或專題。基本上,學生有沒有讀書,大概問一兩個問題,就能從答案當中聽出來;或者有些學生,一開口的回答就是外行人的回答,馬上被拆穿沒有讀書。

彼得兔最近的功課教到馬克吐溫,Peter Fu聽到彼得兔在讀相關的課文,就順口說一句:「馬克吐溫的作品很有名,『湯姆歷險記』很棒!」

彼得兔:「喔。」

史迪普接著問:「那你知道『湯姆歷險記』這本書嗎?」

彼得兔:「我知道啊!就是和一隻叫傑利的老鼠的故事嘛~~」

Peter Fu和史迪普異口同聲:「你還是不要講話好了,一開口就知道你沒有讀書。」

2021年2月24日 星期三

緊急檢查

急診的病人很緊急,所以我們可以提供病患「快速」甚至是「立即」的檢查與治療。

很悲哀的是(我用悲哀,而不是可惜),這只是理想狀態。以我所服務的外科急診來說,有一大部份的病人是「心情很急」,而不是「病情很急」。

打著石膏的中年人慢條斯理走進急診,問診之後才知道,他因為骨折在其他醫院已經做完檢查,也安排好預計開刀的時間,「我想說來你們急診比較快,我不想等到之後再開刀~~」

一個爸爸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小女生進急診,住院醫師問診後,似乎遇到困難,回頭向我請示該怎麼做:「病人去過骨科門診,骨科幫他安排了核磁共振進一步檢查,可是檢查要排到三週後,病人的家長不想等,所以來掛急診要求馬上做。」

「不行!沒有辦法。」我一聽就知道這是不合理的要求。

「我知道...可是我講不過他.......」

看來我得親自處理,於是我起身走向父女。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我露出一貫的職業笑容。

「我們想來做核磁共振,門診排到太久之後了。」

「不行,沒有辦法!我直接拒絕。」笑容歸笑容,這沒什麼好客氣的。

「為什麼不行?急診不是隨時都可以做檢查嗎?」病人的爸爸提出疑問。

「緊急的可以,脊椎斷掉要馬上開刀的可以,其他的不行,請你照原本的時間來做!」

「喔....那我問一下他媽媽的意思。」說著爸爸拿出手機。

「不用問了!我已經幫你做決定了,退掛號吧!」我交代護理人員幫病人退掛號,也告訴住院醫師有事我來處理就好。

接下來的十分鐘,家長陸續來找過我幾次,起先是拜託說女兒很痛,然後是威脅與抱怨。不過見我都不理他們,後來就悻悻然地離開了~~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糟糕很悲哀的狀況,糟糕的是病人居然會提出這種「明顯不合理」的要求(我絕對相信這對父女不會不知道,這是不對而且是過份的要求);悲哀的是有時候其實是會得逞,不見的每個人都像我一樣「不近人情」。(這是他們離去前對我的抱怨)

技術上來說,以急診的資源,我幾乎是可以隨時找到各專科的醫師來會診,也幾乎可以安排各種高階複雜的檢查。可是這些資源,應該是用在真正緊急有需要的人身上,而不是「心情很急」的人身上。病人也知道急診有這些資源,因此來急診碰運氣、套交情、拉關係的人不少,有時候就可以如願。

然後也不是每個急診同仁都像我一樣「敢」擋。

所謂的「敢」,不是指膽子有多大,而是在這種環境做久了,臨床上當然看得出哪些是真正的緊急;和奧客交手多了,溝通上也自然會有一套處理方法,知道擋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以及要如何應對。

可是遇到比較弱勢的醫院(多的是拿著雞毛當令箭的病人,多的是一張院長信箱就全院雞飛狗跳的醫院)或是比較嫩的醫師,可能就這樣被拗過去,增加同仁無謂的負擔,增加健保資源無謂的浪費。

最糟的是,整個價值觀的崩壞。

與其自我要求絕不妥協之外,為什麼民眾沒辦法自我要求,不要做這些無理無謂的要求?

2021年2月21日 星期日

英雄投影

Peter Fu和史迪普、彼得兔聊到很久沒看超級英雄電影了。彼得兔說他過年期間復習了復仇者聯盟和奇異博士。

P:「你最喜歡的英雄是誰?」

史迪普和彼得兔一致表示是鋼鐵人。

P:「我喜歡蝙蝠俠,我覺得我根本就是布魯斯韋恩的現實版。」

兔:「哪裡像?」

P:「有錢、帥氣、武術功夫強,這不就是我嗎?」

彼得兔很困惑地看著Peter Fu:「武術?我有聽錯嗎?」

史:「蝙蝠俠無論是騎機車還是開車,駕駛技術都很好,光這點你就做不到了。」

P:「........................」

影響力與判斷力

不要低估網紅的影響力,也不要高估民眾的判斷力。

網紅之所以紅,就是因為有一群忠誠的追隨者,對自己信仰的對象深信不疑。所以有些話真的不亂講,有些玩笑以為無傷大雅,可是真的會有人相信。

連Peter Fu這種根本不紅的網路經營者,有時候在臉書寫點五四三,都有讀者會私訊表達關心或進一步詢問。(前陣子和史迪普每天在世界不同的地方打卡假裝出國,我以為這是大家都知道是開玩笑的趣味,可是真的有朋友相信,提醒我出國小心,甚至罵我居然在疫情期間出國旅遊~~)

讀者的反應,讓我意識到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知道我在開玩笑。

旅遊打卡這種開玩笑就算了,人命關天的健康問題更要小心。前陣子沸沸湯湯的網紅大戰就是例子,不過「肝膽排石法」這種東西到底是真是假,本來就有各自的支持者,民眾會相信也無可厚非。

倒是某個網紅沒有子宮,號稱自己懷孕,這種近乎天方夜譚的事,也會有許多網友表達祝福、加油、疼惜~~這才令人擔心。

如果沒有子宮可以懷孕,這麼扯的事都有人相信,那我宣稱自己xx有70公分,也是剛好而已,應該大家沒道理懷疑吧~

我覺得這當中最倒楣的是那家被貼出超音波檢查的醫院,遭到主管機關調查。

網紅有錯嗎?他頂多就是唬爛或吹牛而已,吹牛本來就不違法,就像我宣稱xx有70公分,應該不會被抓去關。

可是如果我貼出了某家醫院的檢查報告、藥單,宣稱某個醫師的某種療法或某種人體實驗,可以急速增大,那可就不得了了。這當中牽涉到醫療廣告、廣告是否不實、人體實驗倫理等問題,所以不會去查病人,但是會去查醫院~~

某些文字某些圖片,未必每個人都知道是玩笑,網紅的影響力與民眾的判斷力,上限與下限往往超乎想像。

#法規我沒有很懂
#歡迎討論

2021年2月20日 星期六

投訴概念

醫院的長廊上,迎面走來一個民眾(不知道是病人還是家屬),看到Peter Fu就氣呼呼地說:「我一定要投訴!要投訴你們的院長信箱!」

Peter Fu看著眼前這位仁兄,一頭霧水不知道他是誰:「ㄜ....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對方劈哩趴啦跟我講了一堆,大意是跟一位病房的護理師吵架,他越想越生氣,決定要投訴院方。

其實我根本不想知道,本來以為他是要投訴我,才會問他原因,豈知他講個沒完。我聽完之後說:「喔...如果你有什麼不滿意的,就寫到院長信箱反映意見,院方就會處理了。」

「現在讓我更氣的是你們的院長信箱!我要投訴你們的院長信箱!」對方繼續氣呼呼。

「好啊!我剛不是說你就投訴啊~院長信箱本來就是讓你投訴用的。」我趕著去急診看病人,所以不想再扯下去。

「你沒聽懂!我要投訴院長信箱本身!」

「什麼意思?」我是真的越聽越糊塗。

「你們醫院的院長信箱到底藏在哪裡?我找了十分鐘都找不到!我要投訴院長信箱太難找!」

「所以『院長信箱』本身就是被投訴的對象?」我大概有點懂了。

「對啦!你們醫生不是都很聰明嗎?」

#院長信箱遭到投訴
#院長信箱躺著也中槍
#這是什麼繞口令
#我要控告法院的概念


2021年2月19日 星期五

叛徒

孩子們最近不在家,Peter Fu和史迪普下班後,可以有自己的時間去吃吃喝喝,找些不錯的店,一些小孩不喜歡或不方便的餐廳,享受二人時光。所以我們每天都會安排一家店,今天吃完馬上討論隔天吃什麼。

大吃大喝的副作用,就是反映在體重上。

某個大吃一頓的隔天,Peter Fu很沮喪地從體重計上下來:「我決定今天白天都不要吃東西了!」史迪普也表示同意:「那我也是,既然晚上又要吃大餐,白天就不吃了。」

午餐時間,史迪普傳訊息給Peter Fu:「有點餓,可是我決定不吃午餐。」

到了下午,史迪普傳訊息給Peter Fu:「我好餓,可是我還忍得住。」

終於快到下班時間,史迪普已經快要餓昏了,可是仍然忍著等Peter Fu下班一起去吃飯。

在一起去吃晚餐的路上,史迪普抱怨今天餓了一天,然後問Peter Fu:「你怎麼都能忍的住飢餓?」

P:「喔.....我下午去查房的時候,護理站有很多餅乾,我開了一包來吃~~」

史:「你這個叛徒!!沒什麼好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