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

2020年2月14日 星期五

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最近Peter Fu為痔瘡所苦,連續幾天久站開刀,更是有點不太舒服。今天Peter Fu和史迪普去住家附近藥局,想要買條藥膏來擦。

P:「去買痔瘡藥膏會不會很尷尬?還是我跟老板說,是幫家裡長輩買的?」

史:「不用吧!這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很多人應該都有啊!」

P:「算了,我還是覺得很尷尬,我一定要假裝自己什麼都不懂,純粹是幫長輩買藥。」

走進藥房,Peter Fu說要買一條痔瘡藥膏。

老闆:「有指定哪個牌子嗎?還是需要幫你推薦?」

P:「我不太清楚耶,是家裡長輩要的。」

老闆拿了一條藥膏出來:「這個不錯!很多病人反應效果很好。」

P:「那這是飯前擦還是飯後擦?」

老闆瞬間一臉問號...........

走出藥局,史:「你剛才的問題不是外行,是白癡~~」

2020年2月10日 星期一

猜歌比賽

和史迪普一起吃早餐,早餐店的背景音樂是一首很老的流行歌,應該是我們小學時候的歌曲。沒想到老歌一首接一首,可能店老板也是跟我們同一個世代的人。

P:「我問你喔,你知道最古老的歌是什麼?而且不能只知道歌名,還必須能唱出幾句。」

史迪普接連講了幾首王傑、蔡琴還是費玉清的歌。

P:「這些歌都太現代了啦~~」

史:「我知道一首!『南屏晚鐘』,南屏晚鐘,隨風飄動~~~♫~~」史迪普還真的唱了兩句。

P:「嗯,這首歌夠老。」然後查一下Google,這首歌是1958年的。

史:「那你有知道比這首老的嗎?」

P:「『夜上海』,夜上海~夜上海~你是個不夜城.....♫~~

我們查了一下Google,Peter Fu贏了,「夜上海」是1946年得歌。

史:「我知道一首!應該有快一百年了,而且我整首都會唱!」

P:「怎麼可能?什麼歌?」

史:「國歌!」

P:「.......................................」

2020年2月8日 星期六

帶著溫度

偶爾我會去上些廣播節目,透過和主持人在空中聊天的方式,讓聽眾認識我,或是聽我說些醫療中的故事。

2020年2月7日 星期五

公共事務

很多天沒有寫文章。

其實有很多事想說,只是最近有點忙,想寫文章的心情就一下子打消。

臉書打開,幾乎都是傳染病的消息,衍生出的討論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包括公共衛生、政策、經濟面、國際關係、兩岸關係,政治的口水。

我很關心這些事,只是我選擇了不討論。當然我有自己的看法,也有主觀上地認定誰對誰錯,不過之前幾次發表和政策政治文的結果,反而引起不必要的論戰,連我這個有趣輕鬆不吵架的小地方,都被口水給淹沒。

政是眾人之事,治是管理,政治就是管理眾人之事。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對公眾事務關心,也就是不可能完全不碰政治。不過關心歸關心,我選擇默默觀察,只和身邊的至親好友聊聊。

不喜歡在公眾網路上討論這些事,不代表我不關心。

只是對過度的狂熱感到厭煩,更對因為過度狂熱而想影響別人的人,感到無比厭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