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9年12月30日 星期一

我來住院

急診走進一位女性,後頭一位家屬提著大包小包,見到我的第一句話是:「我來住院。」

不見棺材不掉淚

中年婦女腹痛,在急診診斷為急性胰臟炎,因此住到病房來。

2019年12月25日 星期三

Humbleness

這是今天報告的最後一張投影片,其實也是這些年工作的心得。

是在哈囉

是在哈囉?

越來越多的流行語,坦白講我已經快要跟不上時代。有時候在網路上看到某些用語,還得去Google一下,才知道這是時下流行的用法。

有個中年人肚子突然暴痛來掛急診,檢查結果是潰瘍穿孔合併腹膜炎。Peter Fu看完影像檢查與觸診病患後,確定了這個診斷,也做出需要立即手術的建議。

「病患有腹膜炎,需要馬上手術!」病人痛得在床上說不出話,我向病床邊另一位男子說明病情。

「這會很嚴重嗎?算是大手術嗎?」男子問了我一些手術細節問題。

P:「快點開刀應該還好處理,再拖下去就不行了!」

男:「手術時間要多久?之後還要住院幾天?」

P:「順利的話,應該一小時左右可以結束,大約會需要一星期的住院觀察。但是如果術中發現比預期嚴重,有些病人必須切掉一部份腸胃道,那就會更複雜。」

男:「手術有健保給付嗎?需不需要自費?」

P:「基本上都是健保給付,除非病人選用一些特定比較好的自費醫材。」

男子跟我一來一往的對話,把手術的細節問得很清楚。基於職責與風險管理,我也盡量說明得很詳細。

P:「我的說明你瞭解了嗎?如果你同意手術,我就盡快安排!」

男:「喔.....那要聯絡他的家人,我沒辦法決定。我是小吃店老板,他剛才在我店裡肚子痛,是我叫救護車陪他來的,我本來怕是食物中毒.......既然跟食物無關,那開刀的事要跟他家人講~~」

P:「................................」
(你跟我扯那麼多,是在哈囉?)

15年

相對於耶誕節,12月25日對Peter Fu和史迪普來說,更重要的意義是結婚紀念日。

2019年12月22日 星期日

熊熊女孩

男女個性真的是很有趣的事。大部份的小男生喜歡汽車、機器人之類;女生就是洋娃娃、絨毛玩具那些~~

期末考前的生日

時間過得很快,特別是在有點年紀之後,感覺更加明顯。時間的單位已不再是用週、月或年計,一晃眼就是十年二十年。

2019年12月19日 星期四

但丁

人來人往的急診室,病患多到連推床都不夠用,即使已經斷腿的病人,也只能坐在輪椅上,甚至連坐的地方都沒有,許多人必須被擠到走廊上,等叫到他的名字時,才推著輪椅擠進來。

這一頭,手被機器捲碎的病人哀嚎著。另一頭,家屬質問著忙得不可開交的醫師,什麼時候才能手術?什麼時候才有病房?

不一會兒,一個墜樓的傷者,已經沒有生命徵像,救護人員一邊CPR,一邊把傷患推進急救室。

縫合室外頭還有七八個病人排隊等待處理傷口。

忙到一個段落,總算可以喘口氣的時候,我問來急診實習的醫學生:「你們到過地獄嗎?」

學生們搖搖頭,不太明白我為什麼會突然問這個。

「你們已經在地獄裡了。」

地方媽媽

史迪普有加入一個孩子班上家長團體的群組,平時會針對學校或課程事務交換意見。最近班上出了件事,一群媽媽們在群組中熱烈地討論。

2019年12月16日 星期一

口袋法寶

醫師服總有很多口袋,有的人會放聽診器、有人會放神經檢查的槌子、我也看過各專科醫師放專屬自己專科檢查工具(例如眼科的某種鏡.....)

飲食要求

在急診很常被病人家屬問一個問題:「他(病人)可以吃東西嗎?」

排檢條件

現在對於頭部外傷做電腦斷層的標準越來越寬,基本上只要符合指引條件,為了保護病人也保護自己,通常我都會幫病人排檢查。

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真實演習

值班剛好遇到大量傷患的演習,身為第一線人員,當然必須在現場待命。

為了讓演習逼真,所有人照規定分配職務與動線,甚至還有安排專業的假病人來演出傷患,醫師必須完成評估與治療才行。

Peter Fu負責兩個傷患,分別是顏面部創傷需要緊急插管,以及肝臟撕裂傷內出血需要立刻手術。專業病人照劇本講出場景與主訴,Peter Fu則當場做出處置判斷。

現場有另一位住院醫師,他的病人哀嚎地非常大聲,住院醫師評估後正在寫病歷。

P:「欸,你的那個病人很敬業耶!明明就是演習,可是演得真像,好像真的很痛苦。」

住:「他是真的病人,我不用參加演習。」

P:「..............................」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低調奢華

去巡房的時候,病人的床頭擺著一本我的書,我瞄了一眼沒說什麼,病人也沒說什麼。

有個治療完成的病人,出院當天家屬拿我寫的書給我簽名,我笑一笑地簽了。家屬跟我說:「我都不知道你有出書,怎麼不早點講,我就多買幾本!」

在急診偶有隨救護車轉診送病人來的他院護理人員,會很熱情地跟我說:「你是Peter Fu嗎?」

有時候學生會跟我講:「老師,我有在追蹤你的FB!」

對於這些支持,Peter Fu都感恩在心。

其實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從來不曾主動跟人家說「我有出書」、「我有網站」,知道的人我們就像朋友一樣有默契,不知道也沒關係,我還是做自己該做的事。

所謂的宣傳、 promote、打書,其實都不是我工作規劃的一部份。(新書宣傳期除外,因為我有必須對出版業的責任與壓力,所以我會盡量配合宣傳活動。)

我只想當個低調的網紅。

不甘平凡

一早送孩子上學,進醫院的路上和住院醫師通電話,簡短討論一下當天住院病患狀況與治療方向;按照慣例,查房後會與醫學生討論一下病患照顧、交代學生要準備的資料與該讀的書;中間有點空閒時間,在樓下咖啡廳喝杯咖啡,打開電腦修改正準備要投稿的論文,還有美國老板那邊需要的資料也快到期;接著有一堂住院醫師的課;下午要跟住院醫師會談;晚點會去病房再看一次病人,病情有變化不能等到明天,晚上就要開刀。

兒子觀點

史迪普向來以開車技術卓越著稱,有時候趕時間,他會嫌Peter Fu開得慢,或是變換車道猶豫不決。

不過相對於高速疾駛,老人Peter Fu以安全駕駛自居。

今天和史迪普分別帶兩個孩子去上學,史迪普載著彼得水開在前頭,Peter Fu載彼得兔跟在後面。

兔:「把拔,馬麻為什麼開那麼快?」

P:「開得快又不一定好,把拔開車比較安全。」

兔:「不會啊!坐你的車超沒安全感的。」

P:「......................................」

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

下次見

有個小朋友來門診拆線,父母都很年輕,穿著打扮也都滿新潮的。

我承認我很悲觀

一位婦人來門診拆線,一週前車禍,在某家區域醫院的急診室縫了五針。看起來傷口滿乾淨的,也符合拆線的條件,於是我幫他把線給拆掉。

價值觀建立

門診來了一位中年人:「我這半年常常胃口不好,診所幫我做過超音波和胃鏡,都說沒有問題。我那天去掛你們醫院急診,電腦斷層也說沒事。」

2019年12月3日 星期二

一眼看穿

「過去這些年,曾經有任何醫師建議你要手術治療膽結石嗎?」某天值班,急診會診我去看一個已經診斷膽結石多年,這次突發性疼痛來掛急診的病人。

保持無知

前陣子聽同事說了某個同事的突發急救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