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日

2017歲末,紐約。

台灣應該再一下子就要準備過新年了...
紐約這邊現在早上九點,今晚據說是五十年來最冷跨年夜...

2017年12月30日 星期六

英文語法

前幾天跟史迪普提了一個要求,他的答案是否決...
(其實我已經忘記問他什麼了,不過不重要,反正我常被否決~~)
他只是簡短回答了一個「No」...

P:「我教你幾個英文用法,會比『No 』表達更強烈的拒絕。」

史:「好啊!我要學。」(果然是拒絕大師會有興趣)

P:「你可以用『not at all』或『by no means』來表示『一點也不!』,
這是很強烈的否定句。」

史迪普默念著這幾句話...

P:「還有一句也很實用:『You think beautiful.』。」

史:「.........................」

關於胎教

身為二十一世紀的外科醫師,
受到的訓練是相信科學研究、數字、實驗等,這些經過驗證的醫學證據....
不過對於「胎教」,我個人深信不疑...
尤其是最近和史迪普聊起來,更加覺得神奇...

2017年12月29日 星期五

你問我.....

每天的工作是這樣的,
晨會之後Peter Fu和義大利人會一起買杯咖啡,
討論今天的工作進度,然後回去研究室努力...

2017年12月25日 星期一

2017年12月22日 星期五

父子

明天是彼得兔八歲生日...
距離他的出生,中間生過一場大病,念幼稚園、念小學,
現在我們在美國生活...
一幕幕畫面就跟昨天一樣...

沒有當父母之前,沒辦法體會那種喜愛孩子疼孩子的心...
相反地,常覺得小孩很吵很討厭...
看到哭鬧的小孩,總會覺得要是我孩子,早就一巴掌過去...
然而當了父母,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會寵孩子,為什麼會捨不得責罵...

史迪普常說我是「配合度很高」的爸爸...

明明醫院工作累的要死,回家本想倒頭就睡...
「把拔!陪我去打網球。」
「把拔!講故事給我聽。」
「把拔!我要你陪我寫功課...」
再怎麼累我都會跳起來,然後比孩子還快換好衣服準備出門...

所以我們家每天會有「遊戲時間」,
由大玩伴Peter Fu陪孩子在家裡丟球、折紙飛機、或是玩一堆自創的遊戲...
史迪普只能對他的三個孩子直搖頭...

然而在這些過程中,體力上雖然是累...
但換來的是孩子的親近與信任...
在美國,我陪彼得兔從完全不會打網球,到現在可以對著牆打一兩百下...
彼得兔因為開始看小熊隊比賽迷上棒球,球賽隔天我們就去買手套來練習...
開很遠的車,在各大城市穿梭,就是為了帶他去每一個動物園,
我們立志要收集五十座動物園的門票!

彼得兔已經睡了,滿心期待明天的旅行,還有將要得到的生日禮物...
看看他沉睡的臉,我就是個單純的老爸...
我可以給他我的一切,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他...

復刻旅行

再過幾個小時就要出發...
從耶誕節到新年,是老美這邊的長假...
也是孩子們的寒假...

這趟長假安排的旅行,要帶孩子們去奧蘭多的迪士尼世界,
還要飛去紐約時代廣場跨年倒數...

好玩我相信會滿好玩的...
不過除了好玩之外,這樣的行程對Peter Fu和史迪普有特別的意義...


十三年前,我們的蜜月旅行...
走的就是這一段紐約、奧蘭多的行程...
當時二人世界的我們,紐約的精品店一家買過一家...
迪士尼樂園,我倆像孩子一樣又笑又叫...

十三年後,我們要復刻這一段回憶...
不同的是,多了兩個孩子...
這次會有四個孩子一起又笑又叫~~

結束奧蘭多和紐約之後...
新的一年開始,Peter Fu要展開另一個自我挑戰:
從紐約開車回芝加哥,中間在華府匹茲堡暫停幾天...

人生很短,世界很大...
能與摯愛走過這段路是幸運的,
在有限的人生重新走一趟相同的旅程,又加上另外兩個摯愛...
我無比感恩...

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評鑑恐懼

這兩天美國的醫院也在評鑑...
其實內容跟台灣很像,就一條條評鑑條文逐條審查,
然後準備一堆文書資料,最後是實地訪查...

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天職

生命不該嘎然而止。

前幾天和我美國的老板聊天,才知道他的訓練背景和我很像。
完成一般外科訓練之後,還做過幾年大腸癌手術醫師,
然後轉往外傷與重症加護的領域發展...
就像我當年也是一般外科出身,肝膽腸胃乳房甲狀腺什麼都開,
後來也在外傷醫療找到一生追求的成就感。

芝加哥凜烈的寒風與大雪,路上行人少了,車禍少了,槍傷也少了...
但每天仍有零星兩三例槍傷病患送來...

十九歲男性,搶劫ATM時遇到對手開槍還擊,
結果腹部重兩槍被送到本院...
老板一把年紀仍然值班,和另一個年輕主治醫師聯手救了他的命...
隔天早上討論他的病史時,才發現去年也才中過槍,也在本院治療...

「我有做過統計,中槍之後出院的病人,有60%會再中槍,
因為他們沒有辦法脫離貧窮,沒有辦法脫離那個環境。」
會議結束後,老板一邊走出討論室,一邊和我聊天。

「那你會不會覺得很沒成就感?救了他的生命,卻改變不了他的命運。」
(我的英文不太好,只能用life來描述生命,用fate來描述命運,
不過老板應該有聽懂我在講什麼。)

「很有成就感!他的命運要終結他,被我阻止了。一年後命運又要終結他,
再度被我阻止!同樣的事再發生第三次,我還是會擋住!」
老板意氣風發地跟我說,說的正是當一個外傷科醫師油然而生的驕傲。

「我以前治療癌症,有一次臨時去急診幫忙,意外救了一個年輕人,
從此我就決定治療外傷。生命不應該就這樣終止!當一個外傷科醫師,
我有能力也有責任阻止生命的流失!」

和老板短短談了幾分鐘,而且是在對英文一知半解的狀況之下...
但這番話又再度點燃自己對外傷醫療的熱情...
回想自己行醫這些年,也確實在生死的千鈞一髮之際,救回了幾條命...
也因著這樣的成就感,讓自己在險惡的環境中前行...

面對生命的嘎然而止,身為一個外傷醫師,我有能力也責任阻止。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食物交流

義大利人回來了...
我們又恢復每天一起開會討論研究寫論文的生活...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裝小聲

臥室的馬桶塞住了...
彼得兔大完便之後,跑出來跟我們說水沖不下去...

看著馬桶裡懸浮的衛生紙,史迪普非常生氣:
「你到底是丟多少衛生紙進去?」

「我想說用多一點衛生紙比較乾淨....」
彼得兔一臉無辜的辯解...

「適量就好!你看現在好了吧,馬桶被你弄壞了!」
史迪普依然氣呼呼...

看到史迪普大發雷霆,Peter Fu在旁邊默不作聲...
然後默默去聯絡公寓維修人員來處理...

很快地工作人員三兩下就搞定,也沒清出什麼明顯造成組塞的東西...

「問題解決就好,不要再生氣了!」Peter Fu安撫著史迪普的情緒...

「不是啊!他每次都丟很多衛生紙....」史迪普餘怒未消...

「基本上,衛生紙是會溶解,不應該會造成阻塞...」
「不過我要老實跟你講,其實中午我有把剩下的廚餘倒進去...」

「你說什麼?」史迪普這時瞪大眼睛...

「食物會變成大便,大便可以沖進馬桶,所以我想食物可以丟進馬桶~~」
「不過我哪知道會塞住...」
「而且趁機告訴他不要丟太多衛生紙也是對的~~」
Peter Fu一整個就在強辯,企圖讓兒子替自己揹黑鍋...

「那你看我在罵他,你怎麼也不講?」

「我剛才本來要承認的,可是我看你很生氣,所以就裝小聲.....」
「不過你要檢討一下,當大家都不敢跟你說實話的時候,就是你太兇了...」
Peter Fu繼續強辯,要把史迪普也拖下水...

「不用再說了,你這個混蛋。」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到此為止

好幾天沒有更新網誌,這陣子在思考寫文章的意義…
一直以來,我不喜歡碰觸太敏感的話題,例如討論新聞、例如政治…
十年前開始經營網站,寫文章的初衷在於分享生活,記錄下我看到的一些特別有趣或特別值得寫下的事…
或許是選題還算小心,用字遣詞也盡量避免偏激與極端…
十年來雖然偶有小風波,但不至於釀成大災難…
(網路時代,一個不小心就會翻船。)
來美國生活,對我來說是很新鮮的事…
我相信對我大部份讀者也是新鮮的事…
(我知道讀者當中有不少朋友也曾長住美國,甚至現在與永遠都在美國,但大部份我的讀者都在台灣。)
所以這段時間會寫下自己在美國的所見所聞,包括生活瑣事,也包括文化衝擊,原始目的只是在於分享。
文化本身沒有好壞,我看到的或許只是其中一面,又或者每個人對同一件事的看法都不一樣…
所以文字的內容,每個人的觀感也會不一樣。
雖然我幾乎不回應讀者留言,但各位的每一則留言我都會看…
我發現「評論文化」(或者說「評論美國文化」),似乎比我想像的敏感,有些人的玻璃心超乎我想像的脆弱…
當我談論了某些我看到美國的優點或我們所缺乏的元素時,總是有人告訴我不要「崇洋媚外」,不要「貶抑自己的文化」…
當我講了某些我親身體驗,覺得美國不好的地方,總是有人好心提醒「那是你不夠瞭解」、「你要尊重他們的文化」、「美國很好,是你不懂」…
美國文化好不好,這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
我承認我滿喜歡美國的,但不代表我全盤接受這裡的一切。
在這邊生活一小段時間,我也只能就自己感受的一小部份來討論。況這麼一個世界強國的好與不好,也不會是我這個無名小卒說了就算…
這些年我的文章不是沒被質疑過,甚至有些我自己想想不妥,也會做修正或直接刪除。然而幾個月來履試不爽,只要我談論著這個國家的好與不好,永遠會有人很激動地反駁我…
其實大可不必…
不是我的文章不能被反駁,只是「感受」這種事情,不須要其他人來多說,也不是誰講了幾句,我就得改變自己的感受。
唯一改變的是,我不會再對這個神聖不可評論,涉及民族自尊心的大議題再發表意見。
謝謝指教。

鄉愁

我不知道別人(應該說別的台灣人)會不會曾經有過這種想法:出國旅遊會希望到台灣人(或大範圍到說中文的華人)越少的地方越好。
就像旺季去日本玩,每一個景點、商店、餐廳,到處都充斥著講中文的人,不但不覺得親切,反而還覺得怪怪的…
我承認這樣的想法不好,說不定我覺得人家怪,人家也覺得我怪…
決定來芝加哥之前,有幾個進修地方在考慮。
華人多的地方當然什麼都方便,但同樣地,我也曾因此擔心會「不像是出國生活」。總希望到一個很像外國的地方,過道地的外國生活...
我工作的醫院沒有任何華人,偶爾有黃皮膚黑頭髮的工作人員,但他們講話的腔調語氣,其實就是個美國人…
我居住的地方只有一兩家中餐館,在那邊點菜可以說中文,其他所有的生活大小事都是道道地地在另一個國家…
所以我每天都跟美國人相處,只有回家才會跟家人說中文…
剛開始離開還不夠久,覺得這樣的環境很好,強迫自己英文要進步,強迫自己去瞭解另一個國家的大小事務該怎麼辦理…
現在離開稍微久一點…
其實說久也沒多久,不過半年左右,我開始想家了…
週末有些台灣的老朋友來美國玩,他們在洛衫磯有置產,許多家人都長住美國。所以我們一家飛過來和他們聚聚…
我必須說,這個週末我過得很開心…
全部都是自己熟悉的人、語言和話題;洛衫磯的中餐館口味和我們在台灣一模一樣,不是某些改良過適合老美口味的餐廳比得上的。
身在我曾經覺得很奇怪、很不像出國、甚至有點厭惡的環境中,我竟感受到一份好久沒有的親切感。
這段時間我們週末常出去玩,每一次回家時都是開開心心,充滿電準備上班,然後再期待下次的旅行。然而卻始終沒有如這一次一般,上飛機前我跟史迪普說:「我真的不想回去。」
或許出來久了,想家了。

強迫淘汰

Peter Fu現在偶爾會跟史迪普分享一些常用的生活英文用語
那天忘了在討論什麼話題,史迪普重覆了一次Peter Fu教他的句子

P:「你剛才那句英文,發音要更標準一點,要說next(下一個),不然會聽起來很像last(最後一個)。」(以小老師的姿態糾正~~)

史:「next….」(很認真的發音)

P:「就好像你去參加某個選秀比賽,我是裁判。然後我會很大聲地喊『NEXT』把你淘汰。」


史:「……………………….

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美國駕照

IP man駕照彩色版寄來了...
這應該是來美國之後的待辦事項中的最後一樣...
雖然我的美國生活已經快要過半了~~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網路購物

在美國最大的嗜好和最方便的購物方式,就是逛Amazon網站...
應有盡有的商品、方便的結帳方式,再加上三不五時的各種折扣與購物節,很難能抗拒誘惑...
「你覺得這組鍋子怎麼樣?」史迪普指著電腦螢幕,問Peter Fu意見。
「都好,你決定就可以。」
沒多久Peter Fu就會收到訂購完成的e-mail通知。
「這幾本童書正在特價,我得快點下單!」史迪普對著電腦自言自語著。
「天氣越來越冷,孩子的衣服可能不夠暖,我幫他們訂了一批衣服喔...」
「我最近在注意這組烤箱,在台灣買很貴,我還在考慮要不要買...」
「你幫我看一下Amazon有沒有賣菜刀。」Peter Fu終於從工作中抬起頭來,問了史迪普這個問題。
「你要買菜刀幹嘛?」
「把你的手指給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