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食物交流

義大利人回來了...
我們又恢復每天一起開會討論研究寫論文的生活...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裝小聲

臥室的馬桶塞住了...
彼得兔大完便之後,跑出來跟我們說水沖不下去...

看著馬桶裡懸浮的衛生紙,史迪普非常生氣:
「你到底是丟多少衛生紙進去?」

「我想說用多一點衛生紙比較乾淨....」
彼得兔一臉無辜的辯解...

「適量就好!你看現在好了吧,馬桶被你弄壞了!」
史迪普依然氣呼呼...

看到史迪普大發雷霆,Peter Fu在旁邊默不作聲...
然後默默去聯絡公寓維修人員來處理...

很快地工作人員三兩下就搞定,也沒清出什麼明顯造成組塞的東西...

「問題解決就好,不要再生氣了!」Peter Fu安撫著史迪普的情緒...

「不是啊!他每次都丟很多衛生紙....」史迪普餘怒未消...

「基本上,衛生紙是會溶解,不應該會造成阻塞...」
「不過我要老實跟你講,其實中午我有把剩下的廚餘倒進去...」

「你說什麼?」史迪普這時瞪大眼睛...

「食物會變成大便,大便可以沖進馬桶,所以我想食物可以丟進馬桶~~」
「不過我哪知道會塞住...」
「而且趁機告訴他不要丟太多衛生紙也是對的~~」
Peter Fu一整個就在強辯,企圖讓兒子替自己揹黑鍋...

「那你看我在罵他,你怎麼也不講?」

「我剛才本來要承認的,可是我看你很生氣,所以就裝小聲.....」
「不過你要檢討一下,當大家都不敢跟你說實話的時候,就是你太兇了...」
Peter Fu繼續強辯,要把史迪普也拖下水...

「不用再說了,你這個混蛋。」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到此為止

好幾天沒有更新網誌,這陣子在思考寫文章的意義…
一直以來,我不喜歡碰觸太敏感的話題,例如討論新聞、例如政治…
十年前開始經營網站,寫文章的初衷在於分享生活,記錄下我看到的一些特別有趣或特別值得寫下的事…
或許是選題還算小心,用字遣詞也盡量避免偏激與極端…
十年來雖然偶有小風波,但不至於釀成大災難…
(網路時代,一個不小心就會翻船。)
來美國生活,對我來說是很新鮮的事…
我相信對我大部份讀者也是新鮮的事…
(我知道讀者當中有不少朋友也曾長住美國,甚至現在與永遠都在美國,但大部份我的讀者都在台灣。)
所以這段時間會寫下自己在美國的所見所聞,包括生活瑣事,也包括文化衝擊,原始目的只是在於分享。
文化本身沒有好壞,我看到的或許只是其中一面,又或者每個人對同一件事的看法都不一樣…
所以文字的內容,每個人的觀感也會不一樣。
雖然我幾乎不回應讀者留言,但各位的每一則留言我都會看…
我發現「評論文化」(或者說「評論美國文化」),似乎比我想像的敏感,有些人的玻璃心超乎我想像的脆弱…
當我談論了某些我看到美國的優點或我們所缺乏的元素時,總是有人告訴我不要「崇洋媚外」,不要「貶抑自己的文化」…
當我講了某些我親身體驗,覺得美國不好的地方,總是有人好心提醒「那是你不夠瞭解」、「你要尊重他們的文化」、「美國很好,是你不懂」…
美國文化好不好,這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
我承認我滿喜歡美國的,但不代表我全盤接受這裡的一切。
在這邊生活一小段時間,我也只能就自己感受的一小部份來討論。況這麼一個世界強國的好與不好,也不會是我這個無名小卒說了就算…
這些年我的文章不是沒被質疑過,甚至有些我自己想想不妥,也會做修正或直接刪除。然而幾個月來履試不爽,只要我談論著這個國家的好與不好,永遠會有人很激動地反駁我…
其實大可不必…
不是我的文章不能被反駁,只是「感受」這種事情,不須要其他人來多說,也不是誰講了幾句,我就得改變自己的感受。
唯一改變的是,我不會再對這個神聖不可評論,涉及民族自尊心的大議題再發表意見。
謝謝指教。

鄉愁

我不知道別人(應該說別的台灣人)會不會曾經有過這種想法:出國旅遊會希望到台灣人(或大範圍到說中文的華人)越少的地方越好。
就像旺季去日本玩,每一個景點、商店、餐廳,到處都充斥著講中文的人,不但不覺得親切,反而還覺得怪怪的…
我承認這樣的想法不好,說不定我覺得人家怪,人家也覺得我怪…
決定來芝加哥之前,有幾個進修地方在考慮。
華人多的地方當然什麼都方便,但同樣地,我也曾因此擔心會「不像是出國生活」。總希望到一個很像外國的地方,過道地的外國生活...
我工作的醫院沒有任何華人,偶爾有黃皮膚黑頭髮的工作人員,但他們講話的腔調語氣,其實就是個美國人…
我居住的地方只有一兩家中餐館,在那邊點菜可以說中文,其他所有的生活大小事都是道道地地在另一個國家…
所以我每天都跟美國人相處,只有回家才會跟家人說中文…
剛開始離開還不夠久,覺得這樣的環境很好,強迫自己英文要進步,強迫自己去瞭解另一個國家的大小事務該怎麼辦理…
現在離開稍微久一點…
其實說久也沒多久,不過半年左右,我開始想家了…
週末有些台灣的老朋友來美國玩,他們在洛衫磯有置產,許多家人都長住美國。所以我們一家飛過來和他們聚聚…
我必須說,這個週末我過得很開心…
全部都是自己熟悉的人、語言和話題;洛衫磯的中餐館口味和我們在台灣一模一樣,不是某些改良過適合老美口味的餐廳比得上的。
身在我曾經覺得很奇怪、很不像出國、甚至有點厭惡的環境中,我竟感受到一份好久沒有的親切感。
這段時間我們週末常出去玩,每一次回家時都是開開心心,充滿電準備上班,然後再期待下次的旅行。然而卻始終沒有如這一次一般,上飛機前我跟史迪普說:「我真的不想回去。」
或許出來久了,想家了。

強迫淘汰

Peter Fu現在偶爾會跟史迪普分享一些常用的生活英文用語
那天忘了在討論什麼話題,史迪普重覆了一次Peter Fu教他的句子

P:「你剛才那句英文,發音要更標準一點,要說next(下一個),不然會聽起來很像last(最後一個)。」(以小老師的姿態糾正~~)

史:「next….」(很認真的發音)

P:「就好像你去參加某個選秀比賽,我是裁判。然後我會很大聲地喊『NEXT』把你淘汰。」


史:「……………………….

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美國駕照

IP man駕照彩色版寄來了...
這應該是來美國之後的待辦事項中的最後一樣...
雖然我的美國生活已經快要過半了~~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網路購物

在美國最大的嗜好和最方便的購物方式,就是逛Amazon網站...
應有盡有的商品、方便的結帳方式,再加上三不五時的各種折扣與購物節,很難能抗拒誘惑...
「你覺得這組鍋子怎麼樣?」史迪普指著電腦螢幕,問Peter Fu意見。
「都好,你決定就可以。」
沒多久Peter Fu就會收到訂購完成的e-mail通知。
「這幾本童書正在特價,我得快點下單!」史迪普對著電腦自言自語著。
「天氣越來越冷,孩子的衣服可能不夠暖,我幫他們訂了一批衣服喔...」
「我最近在注意這組烤箱,在台灣買很貴,我還在考慮要不要買...」
「你幫我看一下Amazon有沒有賣菜刀。」Peter Fu終於從工作中抬起頭來,問了史迪普這個問題。
「你要買菜刀幹嘛?」
「把你的手指給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