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

無病呻吟

剛在醫院樓下餐廳吃飯,播放了一首好耳熟的歌...
一直以來,對西洋歌曲就沒什麼概念,
會認識這首歌是因為當年讀書時,室友很愛彈吉他,
這曾經是他每晚必彈必唱的練習曲...

一時間突然好多過往的回憶湧上心頭...
那些已經回不去的舊日子,載著過往輕狂不羈的舊日時光...

我一直都不是個念舊的人,向來我總要求自己向前看向前走...
只會往前設定目標,從不回頭戀棧...
所以我不太會所謂的「走訪母校」、「走訪過去的足跡」。
很多時候,只是徒增感傷但卻對現實無益。

現在還保持聯絡的朋友,都是一直知道彼此近況,偶爾見面的人。
我從沒想過尋找已經失聯的朋友...
就算偶爾想到某個名字,某個當年很要好但畢業後失聯的朋友...
或許Google、臉書可以讓人再聯繫上,可是我不曾做也不想做...
不知道聯絡上可以說什麼,更怕聯繫上了只是更加失望。

但也不能否認,或許是上了年紀,老人總是容易陷入回憶之中。
只是一首老歌,就能讓我吃飯時想得入神,
曾經我們幾個室友一起大唱、熬夜苦讀、出遊、甚至也有爭吵...

時間過得很快,現在回想的網事,都已經是二十年前的回憶...

面對現實,音樂結束了,我得繼續工作。

人生還是要繼續往前走。

牛排達人

自從史迪普學會烤牛排後,Peter Fu每週都會要求:「幫我烤一片來吃好不好~」
或是自己跑去超市挑牛排,然後下班帶回家要史迪普烤...

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

種植玉米

彼得水的幼稚園最近很熱衷種植物...
教室裡種了各種蔬菜和花朵...
那天老師要小朋友們分組介紹給家長聽,他們最近在種什麼...

每年五月

最近在報稅。
去年只賺了半年的錢,可是要繳的稅還是少不了多少。
除了醫院薪水之外,還有一些雜七雜八,
一到繳稅時就統統跑出來了~~

每年五月總是很疑惑,
賺的錢都去哪裡了?
繳的稅都去哪裡了?

剛好最近又跟某個非洲小國斷交了...
過去這些年,我相信幫他們蓋的醫院、機場、道路或捐款,
都應該算上我一份...

如果跟他們斷交之後,這些錢可以省下來...
身為納稅人的我,未必覺得這是壞事...

如果以「繳稅金額」來論斷對「國家貢獻」高低的話,
我相信我是屬於貢獻度很高的...
或者說不只我,大部份的醫療人員都不會太低...
我們的薪水有多少,健保局給付多少,一分一毫都清清楚楚...
省不了也逃不了...

既然有貢獻度,那抱怨幾句也合情合理。

繳稅是國民應盡的義務,賺得多繳得多我也沒什麼意見...
只是長期以來,總是覺得自己辛苦的賺的錢,有很大一部份要繳給國家,
而收下這筆錢的政府,卻又總是不把錢當錢似的,
捐或送給某個鳥爛小國,然後沒多久就從捐贈變成被騙...
要不就是某些錯誤決策,我繳的錢被當做國賠給賠出去...
更別說貪污、回扣這些根本不該存在於二十一世紀的進步國家的垃圾!

抱怨完畢...
雖然人在海外,我還是得透過網路,去按下那個令人心痛的按鈕...

確定申報上傳。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英文翻譯

很多字都不要亂翻譯。

高譚市

芝加哥的治安不好,我工作的醫院一晚五到八例槍傷,
多是發生在南區與西加菲爾公園區(West Garfield Park),
我們醫院就被這兩個治安最差的地方包圍...
醫院同事都說晚上千萬不要去...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嘴炮王

這陣子Peter Fu爸媽來美國拜訪我們...
為了迎接他們來,史迪普吆喝著全家動起來,
把家裡給徹底整理打掃...

吸塵器把全家清理之後,史迪普喘噓噓地拖地板...

嘴炮王Peter Fu在旁邊說:「盡量不要洗得太乾淨,這樣反而像是刻意弄的。」

史:「.........................」

史迪普接著開始洗廁所...

嘴炮王Peter Fu說:「其實這也不算特別打掃,我們只是呈現平常就在做的事而已~~」

史:「.........................」

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

心靈寄託

來芝加哥這一年,我們偶爾會去看現場的棒球賽...
史迪普和彼得兔是小熊隊的狂熱支持者...

2018年5月11日 星期五

我是外國人

我是一個外國人,一個只來一年短期進修的外國人。

笑點低

在美國工作,語言還是很大的障礙...
不過美國人的笑點莫名其妙的低,這讓Peter Fu的垃圾話有生存空間...
否則每次自以為有什麼好梗,講給史迪普聽,他總是面無表情覺得不好笑~~

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

載貨空間

美國的郊區有不少賣衣服的outlet...
雖然現在已經不像過去那麼愛買東西,但一段時間我們還是會去補貨...

Outlet的東西又多又便宜,幾乎每個人手上都是大包小包...
有些觀光客(或是當年的我們),甚至帶旅行箱或當場買個旅行箱來裝...

我們今天開車去一個比較遠,但是美國同事介紹很便宜的outlet...

當我們在停車場找車位時,有一對男女騎著很帥氣的哈雷重型機車進來,
也把車停進停車場裡...

P:「其實騎重機滿帥氣的,尤其是今天天氣很好,騎重機來逛outlet真不錯!」

史:「我只是在想,他買了東西之後要怎麼帶走。」

P:「..............................」

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盲人裝扮

那天史迪普開車,Peter Fu坐在前座...
前方有個戴大墨鏡的白人女性,牽著條大狗過馬路。

「小心!開慢一點,前面有導盲犬!」
見狀Peter Fu趕緊提醒史迪普...

「我當然會讓她先過,可是那不是導盲犬。」
史迪普很淡定地放慢速度...

「是啦!我常常遇到這種戴墨鏡牽大狗的盲人。」
Peter Fu很堅持前面的是導盲犬...

史:「你有看過盲人走在導盲犬前面的嗎?這根本是主人在蹓狗。」

史迪普剛說完,被我們禮讓的墨鏡女性向我們的車揮揮手致意...

P:「.................................」

惡作劇

有一天我們全家上街,彼得兔突然想大便...
所以Peter Fu帶著他去商場裡頭的公廁...

檢查身份(存檔)

前幾天去超市採買家庭用品,Peter Fu拿了一瓶白葡萄酒,結帳的時候店員說:「ID, please.」
(在美國規定買酒要滿21歲,所以通常要檢查ID,就是有照片的識別證,例如駕照護照之類的。)
(但所謂「通常」,就是有時候檢查有時候不用。至少我們家樓下這家超市,我之前沒被檢查過。)
Peter Fu拿出駕照給他看,店員就幫我結帳放行。
我在裝袋的時候他跟我說:「抱歉,規定要滿二十一歲才可以買酒,我不確定你滿二十一了沒.....」
Peter Fu神情愉悅地回家跟史迪普抱怨:「我剛才買酒被ID了!呼啦啦~~」
無獨有偶,昨晚Peter Fu跟史迪普又一起去另一家超市,我們拿了一些啤酒做為最近家裡有訪客之用,店員要看我的ID,我就給他了,看完之後他要看史迪普的...
「他確定滿二十一了嗎?麻煩ID,謝謝。」
出來之後史迪普腳步輕快地跟我抱怨:「齁~要看ID很麻煩耶!呼啦啦~~」

盡己之力(存檔)

替自己的國家做點事。
前幾天去醫院所附屬的大學開會,和老板去談一個跨專科合作的案子。
每次陪他開會,他總是這麼向別人介紹:「這是Peter,我的資深國際研究員,加入我們科部之後,對我們的學術貢獻很多,你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請教他,將來如果有任何合作,他也都會參與。」
會後幾個合作案的關鍵人物留下來小組討論,我提了對研究方向的建議,以及可以在統計與分析上提供的協助,還有目前在美國已經完成的實體成績,大家都對接下來的合作充滿信心,也排定初步的工作計畫。
或許是老闆介紹我是所用的「國際研究員」,再加上我一臉就是外國人的樣子,大家不免對我的來歷很好奇…
「Where do you come from?」這幾乎是老外問來歷的起手式。
「Taiwan.」
「Taiwan? Not China?」
聽我來自台灣,大家覺得很新鮮,七嘴八舌討論起來。我發現美國人對台灣與中國的關係,似乎現在越來越瞭解,並不像我原本預期的「以為我們都一樣」。
然後他們也提到學校裡現在越來越多來自中國的學生與研究員,可是都沒有合作成功。來自台灣的研究員倒是很少遇到。今天聽完我的簡報,他們覺得我跟之前遇到的人不太一樣。
「謝謝,我會盡力幫忙,做到最好。」對他們的誇獎我不置可否,反正就是盡力作就是了。「在我的國家,在我台灣的醫院裡,我只是很普通的角色,有太多臨床和學術比我強的人」我後面補了這一句。
一起從學校走回醫院的路上,老闆跟我說:「那些大學教授很難搞,要引起他們的興趣很困難,不過你今天的報告很好,他們剛才跟我說,有很大的意願和我們外傷中心合作,謝謝你。」
「謝謝,我會努力。」其實我一時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能說謝謝而已。
「他們原本以為你是中國人,因為他們之前幾次跟來自中國的研究員合作經驗不好,不過現在這些都不是問題了,你就好好做吧!讓他們知道你,讓他們知道台灣。」跟老闆分手前,他這麼告訴我。
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這件事。
其實不能否認,大部分的人都還是從膚色與口音當作第一印象,特別是在另一個國家,而這個國家又充滿著四面八方人種匯集。我不知道他們之前遭遇了什麼不好的經驗,總之我就是做我自己該做的。
與其跟老外爭辯台灣中國這些複雜的問題,不如拿出實力證明自己跟他們不一樣。
我不是什麼大人物,沒有奧運金牌或世界紀錄,只是個來自台灣的國際研究員。穩穩地做事,找到機會就表現自己,也讓另一個國家的人知道,有一個台灣人還不錯,讓外國人認識台灣,認識華人世界裡的另一個國家,而且這個國家裡,有著許多有能力與熱情人。
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貢獻,但是我們還是可以為國家做點事。
只要堅守崗位穩紮穩打,每個人都可以為國家做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