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自我感覺

Peter Fu交代史迪普聯絡一些事,
史迪普卻一直沒有處理...

隔了很多天,Peter Fu忍無可忍向史迪普抱怨,
他這才趕緊聯絡...

Peter Fu語重心長地跟史迪普說:
「你變了,你知道我最恨人家不把我講的話當一回事...」
「我們以前剛在一起的時候,你不是這樣子的,我講的話你都會很在意...」

史迪普大聲地辯解:「我哪有!!」

P:「有!你以前很在意我說的話!」

史:「我一直都是這樣啊!是你以前比較自我感覺良好...」

P:「..............................」

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

還原現場

好像很多故事都脫不出和診斷書相關...
這真是臨床工作上,最容易和病人有歧見的地方...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時尚概念

關於時尚美學,Peter Fu不是專家...
不過什麼地方穿什麼衣服,還是有起碼的概念...

Peter Fu住在林口的三井outlet附近...
隨著捷運通車,每到假日就會非常熱鬧...
整個商場都是逛街吃飯的人潮...

前幾天全家去逛outlet...
有一個年輕小姐穿七分褲配白襪,然後穿一雙毛毛拖鞋...
(就是典型的室內穿,毛絨絨的臥室拖鞋~)

這真是太時尚了!!
時尚到Peter Fu和史迪普面面相覷...

不過話說回來,今年在東京銀座,號稱是時尚聖地...
拍了這張照片...
這麼好看的涼鞋, 真的不能只有我看到!


我只能說我不懂時尚...
CoCo Chanel女士如果泉下有知,不知道會怎麼想...

同行相輕

關於同行相輕,最近有些很深的感受...

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

親子時間

最近的每天晚上,我們家會分成兩組...
母子組是負責寫功課算數學讀英文...
父女組則是講故事玩玩具玩拼圖...

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

創意聯想

急診有個非常狹窄的樓梯,院內工作人員專用...
Peter Fu正要走下樓時,另一端一位住院醫師要上樓...

樓梯非常狹窄,完全無法錯身...

Peter Fu和住院醫師都各自準備退後讓對方先過...
最後是住院醫師退到樓下,讓Peter Fu先走過去...
(樓梯窄到連轉身都難,只能直直退後)

P: 你有沒有遇過被蟑螂爬進耳朵的病人?

住:沒有...

P:如果遇到的話,千萬不能直接夾牠,因為蟑螂不會後退,
所以你從外面夾,牠會越鑽越裡面...

住:你為什麼突然跟我講這個?

P:我剛看到你直直後退,所以突然想到...

住:...................................

醫人醫心

一個在外院服務的同學說,他有一個病人走了...
病人解脫了,家屬解脫了,他也解脫了...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成績優異

彼得兔最近開始補習數學...
他們學的是一種教導思考邏輯的數學運算...
昨晚彼得兔在書桌前復習,史迪普要Peter Fu在旁邊督促他...

看彼得兔算了幾分鐘,Peter Fu馬上就想出解題的技巧,
可是史迪普說不可以教他,要讓他自己想...
總算最後彼得兔還是靠自己算了出來...

等到孩子睡覺之後,Peter Fu迫不及待跟史迪普分享自己的解題技巧,
覺得比補習班老師教的能更快解出...

「我從小數學就不好,我沒興趣...」
史迪普一句話就回絕了Peter Fu...

「你從小數學不好,英文也不好,那國文呢?」

「普普通通,還可以...」

「數學不好,英文不好,國文普通,那體育運動呢?」

「也很普通...」

「那你到底有什麼是很好的?」

「長得好.........」
史迪普充滿自信,不假思索的回答~~

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吃貨

彼得水基本上是個聽話的孩子,可是有個很嚴重的問題...
太愛吃零食餅乾糖果...
(吃得臉圓嘟嘟的~~)

出去外頭,吵著要買的不是玩具,而是糖果...

我們在家裡有嚴格的規定,沒有爸爸媽媽同意,不可以打開零食...
但她仍常會去零食櫃探頭探腦...
當被我們發現時,她還會狡辯說:「我只是看一看而已~~」

或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哀求:
「我只是拿著糖果,保證不會吃~~」

Peter Fu和史迪普常很擔心,如果有壞人拿糖果就能把她拐跑...

前幾天我們在百貨公司,幫她買了夢寐以求的做徽章機器...
回來後她很開心地做著各種徽章,Peter Fu還幫他印了照片與卡通素材...
今天星期一,她把做好的徽章別在書包上去上學...

下午放學後,史迪普跟Peter Fu說徽章少了...
我們以前是弄丟,弄壞, 還是被其他小朋友拿走了...

「同學跟我要,我不給他。他用餅乾跟我交換,我就給他了~~」




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後繼無人

在Peter Fu的文章中,經常分享外傷醫療的熱血故事...
在電光石火之下,生死一線之間,
如果做了正確的決定正確的處置,
病人確實有機會能活下來...

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我本將心照明月

前陣子收到一家雜誌的來信,
很客氣地說恭喜Peter Fu出書,後頭表示想請Peter Fu惠賜一篇文章...
("惠賜"是信中所寫,我個人認為這是很有禮貌的用法)

對於這類邀稿信件,Peter Fu如果有空的話,
都會盡量幫忙寫些東西...

那時候剛好正在編輯新書,
於是Peter Fu選了一篇自己覺得寫得不錯,
但出版社認為和新書版面有限,所以沒有採用的文章...

對方邀稿一小時內,Peter Fu就把文章寄過去...
其實寄去就寄去了,我也忘記這件事情,
頂多等雜誌出刊時,會寄一本給我...

幾天後收到回信:文稿過長,只需要1500-2000字即可...

於是Peter Fu將文章做了刪減,還附了另一篇短文...
信中註明可以讓編輯二選一...

又過了幾天,收到一封信,這次是很制式的文字:
台端之文章風格與本刊不同,經斟酌後無法刊登,尚請見諒...

收到信的當下覺得ooxx,TMD跟人家邀稿還可以退稿的~~
那還是去花錢買書好了!

揹黑鍋

一早的電梯非常忙碌,裡頭擠滿了醫護人員,病患與家屬...
Peter Fu低頭滑著手機打發時間...

突然擁擠的電梯裡有個響亮的聲音,
就從Peter Fu旁邊發出...
(真的很大聲,每個人都注意到了)

站在Peter Fu隔壁的太太正在用Pokemon Go抓怪...

每個人的目光都看向Peter Fu這邊,
為了避免被人家誤會是自己在玩,Peter Fu很機警地把手機收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隔壁的太太比我動作還快...

先Peter Fu把手機收起來,然後和眾人一起看著Peter Fu~~

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

一小時的課

前幾天幫學生上影像課...
下課後某個學生跑來跟我說:
「聽你上一個小時,居然讓我弄懂過去五年都不懂的東西!」

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略盡棉薄

Peter Fu和史迪普長期都支持流浪動物...
可是礙於工作忙碌,雖然有心卻沒有太多時間付出行動...

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出版前夕

寫在第四本書即將上市前,
回頭翻了翻前三本書,還有網誌上的過往文章...
突然很感動也很感慨...

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

世代交替

很久沒有全家去吃 Fridays,
侍者很熱情地向Peter Fu介紹最新的菜色...

P:哦...現在「又」有千層麵了?

侍:這是最新推出的,你說「又」的意思是以前吃過嗎?

P:有啊,很多年前Fridays有千層麵,後來這道菜就沒了...

侍:真的嗎?我從來沒聽過...

P:嗯...我念大學的時候常吃,那是1995年...

侍:不好意思,我那時候還沒出生.....

P:...........................

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

講道理

前幾天和醫學生聊天,Peter Fu問了他們一個問題:
「如果我現在把手術刀交到你手上,你敢不敢幫病人做開腹手術?」

答案當然是不敢。

Peter Fu當然敢,這是每天在做的事。

這當中「敢」與「不敢」的差異,不是單純的勇氣問題,
而是建立在專業與能力之上,知道這刀劃下去會發生什麼事,
以及有能力處理接下來的所有問題。

這就是專業訓練的目的與價值。

很多讀者看了Peter Fu的文章,會說我很勇敢地對抗不合理的病人或家屬,
住院醫師覺得我很有氣魄。

其實不是這樣子的。

我之所以「敢」說這些話,也是需要經過訓練,必須承擔所有的後果。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門診來了一對母女,要開上週看急診的診斷書。
這原本是一件小事,不過媽媽特別跟我要求:
「要寫『六個小時』喔!這樣保險才會給付。」

「我看一下電腦紀錄,可以就可以,不行就不行。」
我笑笑地請他們先在外頭等,然後打開病歷檔案。

「我記得我們只待四個小時,所以才要你幫忙。」

「如果是這樣就沒辦法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我都已經特別拜託你了,你這個醫生怎麼這樣子?」

「不好意思,我會照實寫。」
然後我起身,面帶微笑地做個請便的手勢。

「他們剛才有問我『院長信箱』要怎麼寫,我怕他們會去投訴。」
送走病人,護理師有點擔心地提醒我。

「好,我知道了。」

同一個門診來了另一個中年男子,自訴兩星期前車禍,
去過其他醫院檢查沒事,但胸口仍隱隱作痛。

「基本上已經過了兩星期,應該不會有太嚴重的問題,
我可以幫你開點止痛藥。」

「我的疑慮是裡面會不會有問題?」

「如果真的擔心,就再照一張X光,雖然我相信沒事。」

「X光我照過了,所以應該不用再照。」

「那就繼續吃藥吧!不用太擔心了。」
說著我準備結束這個病人的看診。

「可是只是吃止痛藥...」

我們在胸口痛、照X光與開藥之間,又轉了兩三個迴圈,病人始終欲言又止。

「你的訴求是什麼?直接告訴我。」

「因為我是跟對方擦撞,所以我想住院住個幾天,對方的保險才願意賠。」

「沒有辦法,幫不上忙。」
然後我就很客氣地請病人出去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門診結束後,我噓了一口氣,告訴跟診的護理師:
「坦白說,我剛當主治醫師的時候,很不會處理這些問題。」

「我會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也怕拒絕了病人,會被病人抱怨、投訴,
或是以後就不來看我的診了。」

「要不就是很容易情緒失控跟病人吵起來。」

「跟病人相處就是這樣,只要一大聲就輸了,人家就算道理上講不贏你,
只要投訴你『態度不佳』,事情就沒完沒了。」

「你應該會發現,我已經很久沒在診間生氣了。這些年我學到的經驗與教訓就是,
越是不高興,越要輕聲細語。」

「這麼多年來,我總算悟出了一個道理,就是:『很多人是明明知道道理,
卻不跟你講道理的。』」

「我學到的不是跟著不講道理,而是『堅持道理但不讓自己受傷』。」

面對不合理的要求,這當中的「敢」於拒絕,
需要勇氣的訓練。
而勇氣之後讓自己不要受傷,更是在多年的磨練與挫折中學來。

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成功的終點

連假期間有個特別的聚會...
Peter Fu回彰化老家,和幾個國中同學吃晚餐...

透過網路輾轉聯絡上彼此,
五個加起來兩百歲的大男人,在畢業二十幾年沒見後,
再度聚在一起...

二十幾年過去,每個人都有了自己的家庭與自己的事業...

一直以來,我都不認同所謂的"讀書無用論"...
我自己就是一路在聯考過關斬將,然後走到今天...

不過二十年後,老同學再聚首...
我雖然還是覺得,但也真心認為"成績早已不是一切"...

要說成績,無庸置疑是這群同學中最好的...
在當年那個以分數論英雄,聯考定終生的時代,
師長眼中的"好學生"就是成績好...
功課不好就是壞學生...

可是回頭來看,不管當年大家的功課如何...
這群人當中有人自己開公司當老板,有人是連鎖藥局的店長,
有人是國中的學務主任,有人是大企業裡的主管...
我也不過是個醫生...

二十年來,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奮鬥與努力...
也造就自己的人生...

成績不是一切,人生很長,終點還沒到...
持續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關鍵...

職業倦怠

常被別人問:「工作遇到挫折或壓力時,會不會有職業倦怠?」
面對這個問題,我必須很坦白說:「當然會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