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9月28日 星期五

2018美國外傷年會

我們來自台灣。

2018年美國外傷醫學會年會暨世界外傷大會,全世界外傷醫療的最高殿堂。
和過去不同的是,今年有個論壇專屬台灣。

我們幾個講者輪流介紹著台灣在外傷領域的研究與進展,包括資料庫運用、人工智慧學習,以及資料庫建置後的醫療流程改善。

從參與的人數與發問的踴躍度,看得出大家對這個話題很有興趣。
甚至許多有趣的東西,我也是第一次從同事那邊聽來~~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雖然是小國,可是我們很努力。
努力不輸給世界,努力讓世界看到我們的努力。

我們來自台灣。



2018年9月26日 星期三

即將出發


還有六個小時就要出發,Peter Fu去美國開會十天。美國外傷醫學會年會(AAST)/世界外傷年會(WTC)/美國急救醫學會年會(ACEP)連著十天在聖地牙哥舉行。

坦白說,對這趟美國行沒有太多「出去玩」的期待感,畢竟才剛從美國回來沒多久,聖地牙哥今年四月也才去過,家人也沒陪我同行。

這趟旅行是有任務的。

美國外傷醫學會年會是外傷醫療界最高的學術殿堂。這些年我雖然每年都投稿,然而卻不是每年都可以在這個會場報告。Peter Fu的同事(一個傑出的外傷醫師與醫學研究者)前年也在美國進修,他優異的表現讓美國外傷醫學會主席大為讚賞,也認識到台灣的醫療與學術能力。

於是今年的大會,有「長庚醫院/台灣」的專屬時段。我們幾個來自台灣的外傷人,要輪流介紹台灣的實力!Peter Fu當然是講這些年努力最多的骨盆外傷。

外傷年會結束,接著美國急救醫學年會,這是急診醫療的最高學術會議。Peter Fu要以另一個身份「庫克郡外傷中心資深研究員」的身份,和美國的同事一起參加,報告的是我去年用美國外傷國家資料庫做的研究。老板要上台報告,可是從投影片、圖表、資料都是由我一手包辦,所以他要我一定得在現場。

這些年經歷過許多事,慢慢發現我們的角色其實可以很多。在醫院看病人開刀是一部份,能讓自己的醫院或國家發光發熱,是另一個層次!

我很開心成長的過程有一群強大的伙伴,無論是台灣還是美國。
在每一個角落,我們每個人都努力著。

為了自我實現,為了自己工作的機構,為了自己的國家,台灣。

2018年9月22日 星期六

強國風範

年輕女性,從中國回台灣就醫,一下飛機就直奔急診。

據她的說法是三天前車禍,結果腳踝脫臼。

車禍的地點是南京,當地的醫院沒辦法將脫臼復位,於是建議她去上海的大醫院就醫。
然而上海的醫院也沒辦法,於是她回台灣治療。

照標準程序,我們聯絡了骨科醫師會診。

然後骨科醫師就在急診室裡,成功地把脫臼復位~~

「那麼厲害?南京上海兩家醫院搞不定,我們這邊半小時就好了!?」
Peter Fu對於骨科的效率和能力感到相當驚訝。

「其實也不是我們厲害。」骨科醫師一派輕鬆地說。
「我剛才幫病人打了一些止痛藥和鎮定劑,進行的過程成就很順利。病人說中國的脫臼復位是直接拉,沒有給任何藥~~」

不愧是強國人!
比起來我們真的一點狼性都沒有~~

中秋節快樂

一早先送史迪普和孩子們去搭高鐵...
上高速公路前開始大排長龍,因為匝道的交警要一輛一輛檢查是否符合高承載管制。

以物易物

以前有個童話故事,講一個善心人從菩薩那邊得到一根稻草,
然後一路以物易物,最後成為富貴人家...

2018年9月21日 星期五

向軍人致敬

門診來了一個年輕人,一個很大很深的大腿撕裂傷...
Peter Fu幫他拆線,不過交代他走路用力還是要小心...
因為傷口有點大,又在關節彎曲處,難保不會再裂開...

2018年9月17日 星期一

倒數計時

難得一個沒事的午後,Peter Fu和史迪普兩人坐在咖啡廳...
史迪普逛著網路,一邊和Peter Fu講些最近家裡的事...
Peter Fu則忙著處理一份撰寫中的研究論文,所以對於史迪普的話,只能有一搭沒一搭地回應...

斜槓中年


今天院內有一場演講,對象是以醫學生和年輕醫師為主...
想了很多主題,考慮該講很深入的醫學研究,或是比較輕鬆的話題...

2018年9月10日 星期一

成語運用

Peter Fu和史迪普在某個商場裡停車...

Peter Fu正準備倒進一個角落很狹窄的停車格。這時眼尖的史迪普指著一個就在電梯旁邊,左右都沒車的超好位子:「停這裡吧!」

Peter Fu踩下煞車,在兩個位子間猶豫...
史迪普不解地問:「這個比較好停,你在考慮什麼?」

事實上Peter Fu停車有一個習慣,就是哪一個位子難停,就偏要挑戰那個位子~~

P:「我跟你講一句成語,可以形容我現在的心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然後自以為很有氣魄地往角落難停的位子開過去...

史:「那我也跟你講一句成語,等你停不進去或是刮到車子的時候可以用:『痛不欲生』!」

P:「................」


2018年9月9日 星期日

戳中笑點

上班時間,Peter Fu接到辦公室秘書來電:
「這幾天院方有制服套量,你要訂做醫師服嗎?」

2018年9月7日 星期五

沒話找話

有時候我們會刻意找些話題來跟病人聊天,以拉近彼此的距離。

例如有小病人來看門診,我會把彼得兔和彼得水愛看的卡通與玩具拿來聊,我相信小朋友喜歡的都差不多。小朋友如果穿跟彼得兔同家小學的制服,我就會跟家長聊聊學校的事,也讓他們知道,我兒子也唸那所小學。

今天門診來了個頭皮撕裂傷要拆線的病人。

一進門我就聞到渾身酒味,「那天喝太多在家裡跌倒了啦~~」
病人笑嘻嘻地說...

「喝醉酒的時候是不是不會痛?」我一邊拆線一邊問他。

「對啊!我睡死了,早上我太太才發現我頭上一灘血。」

「我也覺得喝太多酒的時候不會痛。很多年前有一次尾牙我喝得比較多,結果下巴撞到地板,完全沒有感覺,結果酒醒之後好痛。」不知道為什麼,我順口跟他聊了多年前某次喝多的經驗。

「醫生你也喝喔~~」病人彷彿遇到知音,一整個話匣子打開,不斷跟我分享喝酒的心得。

「醫生你下次要喝不要一個人啦!找我陪你喝,我們還可以去唱卡啦ok~~」
一直到看診結束,病人的情緒還是很high....

我以後再也不敢隨便找話聊了...

責任教育

我工作的外科急診,每個月都有不同職級的醫師輪調訓練。
有實習醫學生、年輕住院醫師,也有資深住院醫師...
偶爾人多的時候,現場可能會有七八個甚至更多位醫師...

2018年9月6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