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8月31日 星期一

有病

最近病人有點多,而且個個狀況不穩定。一早Peter Fu趕去看病人,一進護理站就發現整個炸鍋了~

護:「你的病人A昨天晚上偷吃一個便當,結果整晚腹痛冒冷汗,值班醫師處裡了一整晚都沒有改善~」(護理師說的是一個急性胰臟炎的病人,我的醫囑是必須嚴格空腹禁食)

P:「好,我等一下去看。」

護:「你的病人B半夜跑去偷抽煙,結果不小心把肚子上的引流管扯掉了~~」

P:「齁!!!!」

護:「我們已經告訴你的病人C很多次,只能吃清淡的稀飯,結果他堅持要吃碗粿,剛才吐了一大攤,現在呼吸有點喘,值班醫師幫他拍了一張X光,怕是有吸入性肺炎。」

Peter Fu深吸一口氣,然後忍不住大吼:「這些病人是有病嗎?」

「有啊~他們本來就是病人。」坐在隔壁的同事自言自語著。

全新的開始

全國小學開學的第一天,史迪普說他的臉書被她的媽媽朋友們瘋狂洗版,所有人都分享著孩子第一天上學的照片與心情。

孩子們當然是混合著新鮮、興奮,又有點抗拒開學的心情去學校;做父母的我們,也必須調整心情與步調。




經歷一番波折,我們的兩兄妹終於考進同一家小學,今天也都分別拿到本學期的英文教材。這代表著英文家教Peter Fu接下來會有個學生,雙倍的工作。

哥哥已經很熟悉整個過程了,第一天已經有作業,他很自動地把單字整理好,再把該讀的文章拿出來預習,Peter Fu只須要幫他做最後訂正。

彼得水今天也有英文課,所以晚上也有第一堂家教課(Peter Fu),我陪他練習每個單字,再教他怎麼查字典查出意思~~(發生一個無奈的插曲:單字查出來了,反而是中文字會認的不太夠,結果反而是中文看不懂。)



小女生就是小女生,有些和哥哥臭男生不一樣的偏執,她拿出自己收藏珍愛的角落生物卡片來做單字卡,把中文英文整理在一起,第一天的英文功課很順利地結束。

一個暑假過去,孩子要重新回到功課的試練場,英文家教Peter Fu也放了一個暑假,孩子與我都要面對全新的挑戰!

2020年8月27日 星期四

順著對方說話

 電視上播著鋼琴家郎朗的表演,Peter Fu問史迪普:「你覺得如果我去學鋼琴的話,會彈得比郎朗好嗎?」

史:「會。」

有天晚餐後我們在書店逛逛,漫畫區有一本灌籃高手的彩色特輯,Peter Fu順手翻了幾頁,然後問史迪普:「你覺得我拿球上籃的時候,宮城守不守的住我?」

史:「守不住。」

網路上的影片介紹著拳王泰森,Peter Fu問史迪普:「你覺得我如果跟泰森PK,有沒有勝算?」

史:「你會贏。」

Peter Fu看著史迪普,想不透他的回答:「你最近對我的問題,答案怎麼跟以前不一樣?以前你都會一直吐嘈....」

史:「因為我只要回答你想聽的答案,這個問題就結束了,你就不會再煩我了........」

P:「..............................」

2020年8月26日 星期三

給醫師的禮物

關於給醫師的禮物。

很多病人非常客氣,總是來門診回診時,帶禮物送給Peter Fu。大家的心意,總是讓Peter Fu又感動又感謝。

水果禮盒是常見的禮物之一,內容包羅萬象,我收過蘋果、水梨、芒果、櫻桃.....

有些病人會帶糕點甚至是咖啡與早餐,對於這種「可以立即吃掉」的禮物,Peter Fu總是在病人一離開診間,就「毫不客氣打開來吃」~~

有一次病人送了一盒手工餅乾,Peter Fu邊說謝謝邊送病人出診間,當診間門一關上,Peter Fu立刻開了其中一包來吃:「看起來真是太好吃了!讓我先吃一包再看下一位病人!」沒想到正在大口吃著餅乾的時候,剛才那位病人又突然開門回馬槍,他發現診斷書有打錯字要改,結果就和正吃著他送的餅乾的Peter Fu四目相接~~

「醫生,很好吃對不對?」

「ㄜ.....是.....謝謝。」

也有很多病人會送酒,頻率高到讓我不禁懷疑:「酒類」是禮品市場中流通率相當高的商品嗎?還是病人都會先入為主覺得「醫生愛喝酒」,還是Peter Fu讓人家一看就覺得是愛喝酒的樣子?

收受病人禮物其實是一門大學問,要分為治療前或治療後的送禮。

一般都是出院回診時,因為恢復良好而送禮物給醫師,這種禮物通常沒有問題,感謝的成份居多,正常來說也不會有價位太高不適合收受的問題。

如果是住院期間,還在治療進行中或是手術前,病人與家屬送的禮物就要非常小心。前幾個月的某個早上,我和住院醫師去看一位隔天預計開刀的病人,病人的太太在我看完病人要離開時,提著一個水果禮盒追到護理站要感謝我。

「謝謝您,其實不用送禮的,您太客氣了!」我當然是趕緊回禮謝謝他。

「不會不會!應該的,您辛苦了!」

提著水果禮盒,我確定家屬已經走回病房,我跟住院醫師說:「找個隱密的地方拆禮物!找護理人員或護理長一起來!」

住院醫師很疑惑,不理解我為什麼那麼嚴肅。

「開刀前送的禮物不要隨便收,就算要收,也要很小心!」

於是我們幾個人在討論室小房間裡拆禮物,一打開就是一個紅包,摸起來很厚一疊,在護理人員作證下,我拿去還給病人:「不要這樣!你的感謝我收到,但是把這個拿回去,我不能收!」

拉拉扯扯了好一會,家屬才把紅包收回去。

因為這件事情,住院醫師把我當神一樣崇拜~~覺得我料事如神。

精美禮物

今天去某家醫學中心演講,分享Peter Fu的寫作經歷與生活。

幾乎所有的演講邀約,都有一定的SOP:機構(學校、醫院、公司行號)透過出版社、經紀人或直接來信邀約,如果日期時間敲定後,會發一份正式的邀請公文;正式演講當日,在演講前半小時,主辦方主管或邀請人會先接待Peter Fu彼此認識;開講前由主持人介紹來賓,演講後大合照與致贈感謝狀...

除了演講費車馬費之外,今天的主辦方相當用心,替Peter Fu準備了紀念品:一個燒作精緻、看起來相當典雅的瓷器。

這令Peter Fu受寵若驚,一直在想這麼美的東西要擺在哪裡,家裡有沒有適合的位置。

回程的高鐵上,我把和對方主管的合照傳給史迪普與科內同事,沒想到大家看到照片,居然不約而同以為禮物是一瓶酒~~

回到家後我和史迪普一起開箱,除了當做擺飾之外,我決定要讓史迪普做一盅超級無敵海景佛跳牆!!




2020年8月25日 星期二

以前每次回老家,都會把老照片找出來看。可能是自己回味,可能是跟史迪普分享:「這是我小時候住的地方。」「這是我讀高中的樣子。」「這是我小學時去xx玩~」

常常臨時要找某本相簿,卻不知道塞到哪兒;又或者照片保存品質不佳,總是令人遺憾。

現在是數位時代,很多事情變得相當方便。儲存回憶與挖掘回憶,在大量數位影像與雲端儲存的進步之下,再也不是麻煩事。

前幾天彼得兔參加籃球比賽,我們全家去幫他加油。

當他套上比賽分組的背心時,除了驚覺孩子已經從襁褓中的嬰兒,變成青少年的模樣之外,腦中浮現了一張過去他的照片。

那時十年前彼得兔穿著史迪普的睡衣背心,我戲稱他好像要加入球隊一樣~

一邊想到這張照片,一邊問史迪普還有沒有印象,然後我在手機的雲端相簿裡,就找出了這張照片,然後我們兩個傻呼呼的父母,就看著照片對照球場上活躍的孩子,笑得闔不攏嘴~~

也還好這十多年,養成了固定寫作的習慣。許多曾經發生過的好事壞事鳥事、醫院的事、家庭的事,都能在這上千篇的文章中一一保存。當這些往事已經快要從記憶中被抹去之時,透過儲存起來的文字,就能夠再被喚醒。

「原來,我曾經遭遇過這樣一件事。」

「光看標題,我都已經忘掉了~」

每回看自己過去的舊文章,都會有這樣的心得,再把當時的心情回想一遍;每回看著過往的舊照片,對照現在的模樣,又能把孩子的成長再回顧一遍。

2020年8月22日 星期六

未來人穿越

時不時就會有些都市傳說,某個未來穿越時空的未來人,預言會發生某某災難或世界大事。Peter Fu對這種謠言很有興趣,常常網路上看到後,會跟史迪普分享。

最近有部電影要上映,講的也是時空旅行相關題材,因此Peter Fu約史迪普去看。

史:「我不懂你為什麼對時空旅行的電影那麼著迷。」

P:「其實,有個秘密我要告訴你。」

史:「?」

P:「我是從未來穿越到現代的人,很多事情的發生都在我的預料之中。」

史:「不可能!」

P:「你為什麼那麼篤定?」

史:「未來人哪有那麼弱的?」

P:「.............................」

演講人生

我的演講人生。

在很多場合,我都會被介紹為醫師與作家。因為這兩個同時存在的身份,我常被邀請演講,分享自己的slash斜槓人生。

究竟哪個是因哪個是果,我已經搞不清楚,但現在除了醫師與作家之外,也有一部份工作是到處演講。(佔了一定比例的工作時間,也佔了一定比例的收入~~)

剛開始的邀約,多是透過認識Peter Fu的友人,套交情式的邀請至學校或醫院分享。這幾年的場子越來越多,各行各業的邀請都有,直到某次報稅時,才發現原來一場一場的演講,也能累積一些收入。

既然演講費的價碼提高,自然必須提供高品質的內容。在某些高單價的商演中,企畫曾經告訴我有人被觀眾問倒噓下台,甚至被主辦單位列為黑名單。我的運氣還不錯,還沒遇到這麼慘的狀況過,不過市場就是這樣,想要人家從口袋掏錢請你,那就不能怪人家殘酷。

各式各樣的演講場合中,我覺得醫學專業的演講是最簡單的,例如到某個研究機構去講我的研究專長骨盆外傷。因為聽眾基本上已經被篩選過,是「聽得懂」或「有興趣」的專業人士。而我之所以可以被邀請,一定是因為我所做的醫學研究足以令聽眾覺得耳目一新,所以我可以盡量講得深、講得多、專有名詞盡量用。程度夠聽得懂可以跟我討論或給我一些建議,聽不懂那我也沒辦法~~

其次是對一般民眾的工作與生活分享,我必須顧慮到聽眾沒有醫學專業,所以必須以「讓聽眾知道自己在講什麼」為目標。很多年前我發生過,講了一個有趣的醫學梗,結果因為聽眾不知道我在講什麼,在我預期會哄堂大笑的時候鴉雀無聲~~

或者換句話說,就因為聽眾只是一般門眾,所以只要我講些醫院裡有趣的案例,搭配一些照片,就足以令大家目瞪口呆驚呼連連。

對我來說,最困難的演講,是對「醫療同業」講「非醫療專業」的故事。

因為講題不是專業研究,所以去講一堆研究或論文,或是自己做了多了不起的研究,一點意思都沒有;因為聽眾都是醫療同業,一些民眾會有興趣的醫院內部工作題材,絕對引起不了興趣。

我認為引人入勝的演講,講者必須說一些聽眾不知道、沒聽過、且有興趣的故事。對同為醫療人員的聽眾來說,我對他們的特別絕對不是醫師的身份,反而是醫療之外的人生經歷,可能是成為作家、部落客的過程,可能是這當中獲利模式的探討,也可能是如何從中建立個人品牌與形象。

就如同我的每份工作一樣,全力以赴是基本原則。

邀請單位付我演講費車馬費,不是請我去吃飯喝茶聊天的,一定是希望我帶給他們的聽眾些什麼。要當一個稱職的演講者,我追求讓聽眾看到每一張投影片後的目瞪口呆,聽到每一個笑點後哄堂大笑,意識到每一個生命故事背後的正面力量。

我把演講當作工作的一部份,聽眾的反應也是我的成就感。

2020年8月18日 星期二

我只是問問看

有一個從床上跌到地上的老太太,被家屬帶來急診,照了一堆X光與各種檢查,都沒有發現問題。所以我開了口服藥和預約門診,就準備讓病人出院。

家屬拿了單子後,沒有馬上去辦離院。當時現場有很多其他病人,所以我沒有特別再去注意他們。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家屬走來找我:「我媽媽到現在還很虛弱,可不可以先不要出院?」

我一邊忙著處理其他病人的文件,只是跟他說:「可以啊!那就再休息一下,等好一點再走。」

「那可以住院嗎?打個點滴還是營養針什麼的。」

「這恐怕不行,目前沒有住院的必要。」

「喔...好吧!我只是問問看...」然後家屬就走回床位去了。

又過了一會兒,家屬再來找我:「我媽媽年紀很大,而且跌得滿重的,可以算是『重大疾病』嗎?能不能幫他申請重大疾病還是殘障手冊?」

我停下手中的工作,抬頭看著他:「『重大傷病』和『殘障』有很嚴格的定義的,不是說開就開,況且,老太太除了一點擦傷之外,根本稱不上重傷,我沒有辦法幫忙。」

「喔,好吧!我只是問一下而已。」他又再度走回床位。

過了好一陣子,我正自納悶著他們怎麼還沒離院時,家屬又來我的座位前:「我平常上班很忙,都沒時間可以照顧我媽媽....」

「所以呢?」我大概預料到他又會再問我可不可以住院的事。

「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幫我開個申請外勞的巴氏量表?」

「不好意思,急診是短期評估,不可能開立這樣的文件。如果老人家符合資格,又有固定的慢性疾病,可以請長期幫他看診的醫師評估。」

「我之前問過我媽的醫生了,他說我媽媽不符合申請條件。」

「那就對啦~我怎麼幫的上忙呢?」這時候輪到我看著他。

「算了,我只是問一問。」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類似這種「我只是問問看」的事件,一天到晚就在醫院發生。

如果是醫療上的問題,無論多麼奇怪或莫名其妙,我都很願意解答,因為確實很多我覺得是基本常識的東西,一般民眾不見得瞭解。

然而在專業醫療之外,許多和基本做人處事倫常相關的問題,為什麼病人與家屬可以這麼隨意(甚至是隨便或任意)地提出各種「明明自己就知道答案」、「自己也知道不合理」、「甚至是違背常理」的要求與問題,然後期待醫師給他一個自己想要的答案~~

我常會很不理解,偶爾會感到憤怒,再怎麼自我要求要對病人好,也會在不知不覺中失去耐性。

每位看文章的讀者,可不可以打賞個幾百一千的小費?算了,我只是問問看而已~

2020年8月13日 星期四

信以為真

前幾天跟家人們在餐廳吃飯,有道菜是用法國麵包入菜。

Peter Fu一邊撕著麵包一邊說:「你知道法國人下班都會買一條長法國麵包回家嗎?而且如果當天沒吃完,麵包隔天會變硬。」

家人長輩很認真聽我說法國麵包的故事。

Peter Fu接著說:「當麵包變硬之後,會跟石頭一樣咬不動,所以可以當作防身的工具,法文稱之為『魔杖』。」

長輩對我的說法感到很驚訝,史迪普趕緊打斷這個話題:「你不要聽Peter Fu亂講!」

Peter Fu向來以表情認真嚴肅講五四三著稱~~

有個朋友向Peter Fu抱怨自己膽固醇過高。

P:「現代人吃得很好,膽固醇過高很常見,我也偏高啊~而且以你的飲食習慣,不高才奇怪吧!」(朋友是極度美食主義者。)

友:「可是我的尿酸也非常高,隨時都會痛風~」朋友一臉沮喪。

P:「那就多喝點酒啊!酒精可以讓尿酸融化,你吃得雖然多,可是酒喝不夠多!」

友:「你說真的嗎?喝酒可以化尿酸?」

P:「沒有,我唬爛的。」

史迪普常常語重心長跟我說:「你可不可以少講一點五四三?」

公眾人物

門診時間,來了一位慢性腹痛的病人,他在其他醫院已經做過檢查與評估,再到我的門診來做二次諮詢。我告訴他目前的狀況穩定,我的看法與前家醫院一樣,持續追蹤就可以。

病人很開心地離開,臨走前他告訴我:「我一直都在追蹤你的部落格。」

我很感動地說:「謝謝。」

另一個臉上有傷口的小朋友,到我的診間評估後續處置,看診後小病人的家長跟我說:「我是你的頭號粉絲唷~」

我當然還是很感動地表示感謝。

門診日的前一天,粉專傳來絲訊,有個從南部上來的病人想掛我的診,但是已經滿號。我趕緊指示小編回覆:「請直接來診間敲門,Peter Fu會幫你加號。」

門診結束時,診間護理師跟我說:「今天的門診,根本就是你的粉絲見面會!」

對於大家的厚愛,我除了感謝沒別的可以說。

這些年經營網路工作,無形中交了許多朋友,有些原本是朋友後來我能在醫療上幫他們服務,也有些從病人變成朋友。其實無論是粉絲、讀者、追蹤者....我都把大家當朋友一樣,也謝謝大家把我當作朋友!

我常開玩笑地說,現在認識我的人可能比我認識的人多。偶爾在路上有朋友迎面而來跟我打招呼:「請問你是Peter Fu嗎?」這樣的狀況不只發生在我的醫院,也發生在通化街夜市、某家不知名咖啡館、台大醫院、榮總門口、埔心農場、高鐵、日本九州~~

很多年前我的家人生病,在台北某家醫學中心住院。我那天真的只是去探病的一般民眾,然而當我抱著彼得兔走進醫院大廳,迎面走來兩個住院醫師(或是醫學生):「嗨!傅醫師。」

當場我跟彼得兔兩個人相當錯愕。

「把拔,你是名人嗎?」

「Errrrrrr......................」

#這篇是感謝文

#不是炫耀文

#這沒什麼好炫耀的

#知名度提醒自己凡事要更謹慎


丈母娘看女婿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這句俗諺從我結婚前,就有充份的體會,結婚之後更是感受至深。史迪普的家人,都對Peter Fu非常好。

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聽我的阿姨(Peter媽的妹妹)說過:「丈母娘總是對女婿比對兒子還好,也覺得只要她對女婿好,女婿就會對她女兒好,所以外婆對你爸很好。」確實回想起來,我的外婆真的對我老爸很好,偶爾老爸來娘家作客,外婆總是熱情地招待,做很多他愛吃的東西,原來背後是這麼有愛,有這麼大的意義。

我對史迪普的好與不好,當然不會因為迪普爸媽怎麼對我而有影響。不過確實,迪普爸媽對我真的很好很好,就跟親生孩子一樣。

因為工作忙碌的緣故,我大概一年才會去史迪普娘家拜訪一次,每次待的時間也不常。然而只要我的行程敲定後,迪普媽就會把第一天到最後一天的活動安排好,第一天晚上請我吃什麼,第二天帶我去哪裡玩,第三天讓我在家休息.....

我去史迪普娘家,完全沒有當客人的壓力,反而是迪普媽總是跟我說:「來了就放輕鬆,想幾點起床就幾點起床,想去哪邊走走就叫史迪普帶你去,不用有壓力~~」

上個週末難得沒有值班,我快閃去屏東待了一個週末,充份感受到大家對我的厚愛,我自在地過了一個完全放鬆的假期。只需要配合大家帶我去吃各種山珍海味,唯一的壓力就是吃太多了,幾乎沒有一刻嘴巴是停過的~~

比起許多需要正襟危坐的拜訪親戚,去史迪普家真的是一件快樂的事。

2020年8月8日 星期六

父親節快樂

今天是父親節,我的身份既是父親,也是兒子。

我讀大學後就離家北上,到後來成家立業,其實和父親的相處比小時候少了許多。偶爾父子間通個電話,想聊些什麼卻也不知道怎麼起頭,他對我的話題多半都是「最近工作忙不忙?」「病人有沒有什麼狀況?」「論文寫得怎麼樣?」「什麼時後升教授?」

雖然我們的話題多半都是工作方面,但身為傳統的老父親,我知道這當中包含了他對孩子的愛,以及許多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的關心。

我每一回出書、得獎、晉升、接受媒體採訪,他都會把相關的報導與文件完完整整地收集,可能比我自己還用心。他常很驕傲地把這些東西,跟他的朋友們分享,「這是我的兒子!」

他是個很節儉的人,對物質慾望也不高。逢年過節我常問他需要什麼,他也總說什麼都不缺,要我少花點錢,就算我們在生日或各節慶時會包紅包給他,他也多是用在救援流浪狗上,沒有把錢花在自己身上。(Peter爸在老家彰化,花了很多力氣與金錢,在照顧被遺棄的流浪狗們。)

所以很難幫他準備禮物。

或許,「不讓父親為自己操心」與「時時讓父親以這個兒子為榮」,就是一份最好的父親節禮物。

親愛的老爸,父親節快樂,我會一直一直努力。


為自己負責

 身為父母,本來就有義務處理孩子遇到的困難,或者必須幫孩子捅的麻煩擦屁股。

前陣子彼得兔的夏令營遇到問題,報名五天的營隊,但第一天結束,孩子就哭著回來說不想去了。因為營隊的老師很兇,把他罵到讓他不願意繼續參加。

身為家長的我們,第一時間當然是確定孩子說話的真實性,有沒有加油添醋,還是老師真的講了類似人身攻擊的話。

孩子信誓旦旦地保證,他說的一切屬實。那接下來就是做家長的事了,史迪普向營隊反映此事,營隊也向老師求證,老師真的說了這些話,但也強調只是開玩笑,不知道孩子會這麼在意,之後會再注意。

既然事情已經解決,我們當然希望孩子繼續隔天的課程。彼得兔怎麼樣都不願意,任憑我們好說歹說都勸不動。

這就讓我有點不高興,畢竟造成他不想去營隊的問題已經解決,沒道理就這樣放棄。況且當初是他要求我們讓他參加,報名費不少錢我們也沒猶豫。

我最後跟他說:「你真的不願意參加,我當然尊重你。不過明天我還是會帶你去營隊,但是我會在門口等你。」

「要幹嘛?」

「你必須自己去面對營隊老師,告訴他你不想參加的理由,同樣地,必須面對老師給你的挽留,跟他討論之後,再告訴他你的決定,是『確定不再參加』還是『我願意再試試看』。」這是我對他的要求。

「這是你的決定,必須自己面對。有些事情父母可以幫你出頭,但有些事就必須自己處理。」史迪普也接著說。

我本以為他會因此打退堂鼓,不過隔天還是勇敢地走進去。我們在營隊外頭等他,也很想知道他最後決定留下來或離開。

在與老師溝通完之後,他還是決定不再參加,做父母的我們沒有再說什麼,也沒有替他出面。孩子為自己做出決定,也為這個決定負責,而不是躲在父母後面,讓父母親出面收爛攤子。

看似浪費了後面幾天營隊的費用,可是我覺得換來的成長很值得。

2020年8月7日 星期五

心累

 很久沒有寫新文章,每天都有非常多的事。

人到了一個年紀之後,追求的不外乎「財務自由」與「時間自由」。基本上只要是領薪水階級,家中又有各種大大小小費用需要支出的情況下,短時間是不可能有「財務自由」的。(當然我應該感恩目前還不錯的生活品質,但對真正的財務自由,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那「時間自由」呢?

照理說身為資深主治醫師,我應該可以完全決定自己什麼時候值班、看診、開刀,其他的時間我就可以自由分配。

很困難,無論是自我要求或他人的期待,我都不會有「完全沒事」的時候。

每回心中暗自盤算著,今天沒開刀沒值班,應該可以輕鬆做點什麼,就總會有事情冒出來。我如果要找事做,就一定有事可以做,嚴格來說,我沒有完全沒事的一刻。

待辦事項裡永遠有五件以上的事情,美國老板交代的事、學生的論文要幫忙改、某個會議要參加、某個演講邀約、某個學生想找我聊聊~~

可以拒絕嗎?當然可以!

我會拒絕嗎?不會。

很多時候,會因為想做點跟別人不一樣的事、想當跟別人不一樣的人,想要滿足每個人對傅醫師或Peter Fu的期望,然後傅醫師與Peter Fu其實也活在這種成就感中。

不過真的好累。

過去可能每幾個月我會休一小段假,可能去日本走走,可能去美國洽公順便放鬆一下。最近的狀況不允許出國,那其實待在台灣就都一樣,待在家就會覺得應該去醫院一下,到了醫院就會覺得不如把其他事也做一下~~

做個跟別人不一樣的人,需要付出時間與心力。在成就感之餘,心有時候也會累。

#替自己很多天沒梗找爛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