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4月23日 星期四

2020年4月20日 星期一

不求人

孩子的房間裡,史迪普正陪兩個小鬼寫功課和準備考試。Peter Fu通常也會待在裡頭,如果史迪普需要幫忙,或是彼得兔的數學需要指導,就可以馬上支援。

快速篩檢

最近的疫情讓大家都緊張兮兮,無論是門診還是急診,免不了有病人上門,詢問自己是否有可能被感染,甚至要求篩檢。

不過目前關於是否篩檢,無論是國家還是院方,都有固定的流程與條件,至少不會是「病人要求」,醫師就進行檢測。

特別是前陣子新聞說武漢肺炎會嗅覺喪失,結果就出現了自覺聞東西都沒味道的病人,懷疑自己得到武漢肺炎。

「如果每個越來越多病人,都因為『味覺喪失』來看診,那我們到底要怎麼應付呢?」診間的護理師很擔心。

「有個簡單的方法,可以大規模篩檢。」一向點子最多的Peter Fu,馬上想到方法。

「什麼方法?」

「在擠滿人的電梯裡放個屁,馬上就逃出電梯的人應該沒事,不動如山繼續待著的,就把他抓來篩檢~~~」


2020年4月19日 星期日

真的很敢講

很多人與事,真的是沒有下限。

輸不起

彼得水現在很喜歡跟我們玩猜謎遊戲,常把學校聽來的謎語拿回家問我們。

有天Peter Fu和史迪普載彼得水出門,車上她問我們:「樹上有個碗,下雨下不滿。你們猜是什麼?」

「鳥巢啊~~」Peter Fu和史迪普幾乎是異口同聲,回答出這個老謎語的答案。

「那...我再問你們一題:『身體黃黃,耳朵黑黑,臉紅紅』猜一種動物。」在第一題被我們秒殺之後,彼得水不死心又追加一題。

「嗯......是什麼動物?」史迪普嘴裡唸唸有詞,重複一遍謎題,但是想不出答案。

「其實也不算動物啦....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彼得水這時候給我們提示。

P:「我知道!皮卡丘!!」Peter Fu很快就想出答案。

水:「答對了!」

P:「說實在話,還是我跟孩子比較貼近。」對於比史迪普先猜出答案,Peter Fu得意極了。

史:「這種低能的東西你最會了。」

P:「..........................」

小學英文

彼得兔學校的英文課業很重,每週有固定進度與週考,而且是中師與外師各有要求。

2020年4月16日 星期四

正面助益

有時候我常在想,當醫生這個行業,除了工作成就感、收入、社經地位之外,還有沒有替我的人生,帶來其他的正面助益?

2020年4月11日 星期六

武器選擇

有天晚上孩子睡了,Peter Fu和史迪普一人抱著一台電腦在看影片。Peter Fu看的是講中古時代騎士十字軍的古裝片。

P:「欸!我問你喔~~~」

史:「什麼事?」史迪普很專心在看他的韓劇,Peter Fu一連叫了他好幾聲,他才搭理我。

P:「如果我生在古代,你覺得我拿什麼武器比較適合?」

史:「...............................」

P:「你覺得我當弓箭手好呢?還是拿長劍?要不然中國傳統武器青龍偃月刀怎麼樣?」

史:「...............................」

P:「不要這樣嘛!回答一下啦!」

史:「...............................」

P:「問你問題都不回答,你很無趣耶~~」

史:「不管你拿什麼武器,應該一上場五分鐘就會陣亡,所以都一樣。」

P:「...............................」

世界救星

有個幾年前的老病人,當年接受胰臟癌手術後,轉到台北另一家醫學中心,接受後續的化學治療。雖然並沒有在我這邊追蹤,但手術期間我們彼此的信任感建立得不錯,所以他一段時間就會來我門診,讓我知道近況。

笨與壞的距離。

庸醫誤人。

坐在醫院咖啡廳裡,聽到隔壁桌的人在講電話,內容是抱怨他家人的主治醫師,似乎是治療之後仍然沒有恢復,預期能出院卻沒有出院,電話中他用庸醫來形容這位醫師。

講電話的人,很激動地說這位「庸醫」害了他母親。

醫療事件的本身我沒有參與所以不評論,誰對誰錯我也不知道。

我想談的是「庸醫」這個字,這個字眼經常出現在有醫療糾紛時,病家用來指責醫師的用語。(多年前我也曾經被病人家屬罵過庸醫...)

從字面來看,「庸」是「平庸」的意思,講白一點,就是嫌醫師笨,因為醫師的專業能力不足,導致誤了生命。

但是「笨」不等於「壞」,「笨」也不等於「害」。假設某個醫療狀況,真的是醫師造成的,「笨」還是「壞」取決於有沒有犯意。

(我認為)(正常的)醫師即便救不了病人,但也不致於要害人。

有些醫師的給藥選擇、治療計畫、手術方式「怪怪的」,跟自己想的或是一般常規不一樣,但他是「發自內心」相信這樣的治療方式,因而用在自己的病人身上。如果最後的治療結果不好,或許你可以怪他「笨」、怪他「專業能力不足」,但你可以怪他「壞」嗎?我相信他不是出於惡意害人,才選擇這樣的治療。

所謂的庸醫,應該指的就是這類人吧!

有些替代治療提供者(他們甚至沒有醫療專業身份),讓病人接受許多悖離現今醫學的治療方式,例如符水、能量水、保健食品、排毒.....不僅讓病人花很多錢,還耽擱了原本該接受的正統治療(最惡劣的是告訴病人不要去看醫生,身體是被醫生看壞的,相信他的xx就好。)

他們可能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商品,生了病乖乖去看醫生,但卻繼續用這套騙錢。這些人不算庸醫,因為他們不笨不平庸,也不是醫師。他們就是惡人殺人犯。

有一類人,我完全無法理解。自己是醫師,學的也是正統醫學,但卻利用自己醫師的身份,來販售非醫療的商品牟利,賺到錢是一回事,還要回頭去批評自己過去所學與自己的同僚,認為正統醫療沒效,他提供的替代療法,可以讓病人不看醫生就好起來。

這樣的人不是庸醫,他是惡醫。(就是我前括號所說,超出「我認為」與「正常人範圍」的部份)

有些人笨,但是不壞。

#頭號粉絲專屬
#咖啡廳的人生領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