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Seafood

最近seafood的梗正夯...

Peter  Fu在家也自稱seafood,史迪普也叫我seafood...

「Seafood睏了,要去睡了。」
「Seafood今天下班陪你們去打網球。」
 「晚上Seafood帶你們去市區裡吃飯。」

我們東一句seafood,西一句seafood的聊著...

彼得兔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馬麻,你為什麼叫把拔seafood?」
「Seafood是什麼意思?」

史:「Seafood就是指很厲害的人。」

兔:「那就不應該是把拔啊!他一點都不厲害~~」

Peter  Fu躺著也中槍,然後玻璃心碎一地...

種族歧視

來美國的醫院上班快兩個月,
今天終於感受到種族歧視,Peter  Fu現在心情很沉重...

今天跟老板去醫學院開會,認識一些其他的醫師...
也順便介紹一下目前做研究的進度...

會後大家喝咖啡談話...
老外很愉快地聊著天,可是Peter  Fu插不上話,只好靜靜坐著...

幾位新認識的醫師走過來找我...
但英文不好,也只能有一搭沒一搭...

我老板這時候跟那些醫師說:「Peter很害羞的(shy),
他不喜歡講垃圾話(junk talk)...」

身為外國人,Peter  Fu感到因為語言隔閡造成的歧視!
被認為很害羞已經是一種誤解...
不能參與垃圾話,或是被認為不會講垃圾話,這更是奇恥大辱!

面對整桌的垃圾話,Peter  Fu因為語言卡卡而說不出來...
是一種對心靈的凌虐...

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一波三折的識別證

一波三折的識別證...

七月底到醫院報到之後,科內秘書就說要幫我辦一張醫院識別證...
方便我進出醫院與各個管制區...

我用台灣的觀念來想,辦一張識別證有什麼大不了的?
交照片填資料,然後就做好了,頂多付個工本費...

美國這邊不是這樣...
因為我的工作有可能接觸病患...
所以要做身體檢查,包括疫苗注射傳染病篩檢等等...
還要做所謂的background check,就是去按指紋做身家調查,
確定沒有犯罪紀錄之類的...

因此當報到的第一天,我沒辦法辦識別證...
只拿到一個資料袋,裡頭有我必須準備的文件清單...
接下來的一週,我就在各處奔走做檢查完成文件...

終於八月初文件備齊,送去人資室後卻說要審核二至三週...
依美國人的效率,我也只能認了...
反正沒有識別證,我還是可以參與會議討論做研究...

只是我心中仍然一直掛著這件事...
因為我覺得,這是證明自己是團隊一份子的某種認同...

八月底了,還是沒有下文...
忍不住去人資室問了一下進度,對方回覆卡在我的「肺結核篩檢」...
雖然我報到的時候已經做過一次,也證實陰性沒有感染...
但他們要求要做兩次...

心裡當然是不太高興,好像被人家當做很髒似的...
不過既然這樣規定,那我也只能想辦法配合...
於是又再做了一次,同樣陰性沒有感染...

再度把報告交去,又等了兩週沒有消息...

昨天再問一次,還是那在「肺結核測試」...
這可讓我不高興了,因為人資的要求我都有達到,
一直不給識別證是怎樣...
協助我辦理的秘書很無奈,他也看出我的不悅...
於是答應今天再幫我去瞭解...

今天一早,秘書很興奮地告訴我:「識別證可以領取了!」

我問他之前問題出在哪裡,他說第二次的報告書夾在其他文件裡,
所以承辦人員沒看到...

「雖然不是我規定的,不過我對你很遺憾,因為外國人都會嚴格一點。」
秘書語帶抱歉地說...

「沒關係,解決就好。只是一直跟我要『肺結核』報告,
是不是覺得我可能感染?」我這麼自我解嘲著...

秘書聳聳肩,不置可否地帶我走進人資室。

「這是Peter Fu,他的肺結核報告沒問題了,我帶他來辦識別證。」
秘書很熱情地幫我跟人資室人員說。

「謝謝你。咳~~咳~~咳~~」Peter  Fu邊說邊大聲咳嗽著。

承辦人員被我的咳嗽聲嚇了一跳,然後檢視著我的肺結核報告文件。

「上面寫陰性沒有感染,咳咳!!咳~~咳........咳......擤~~」
Peter  Fu繼續咳嗽,然後拿出口袋的衛生紙大聲擤鼻涕。

「謝謝你的協助,我沒有肺結核。咳~~Have...咳...a nice 咳咳咳 day~~」
Peter  Fu邊咳邊走出人資室。

知道Peter  Fu是故意的,秘書跟在我後面,
一走出人資室就放聲大笑。

「Peter!你真是有趣的傢伙!」

果然垃圾話五四三耍白爛不分國界...
Peter  Fu用耍白癡交朋友...



出外靠朋友

彼得兔每天放學後,會在校園的運動場玩一會兒才回家...
通常史迪普和Peter  Fu都是坐在旁邊,邊滑手機打發時間邊等孩子玩完...

2017年9月10日 星期日

慌張

今天要去看小熊隊比賽...
 接近球場的交流道就開始塞車...

Peter  Fu一時不察,車子還在內線道,
沒有開進大家在排隊下交流道的隊伍中...
等發現時已經快要下高速公路了...

「完了!完了!完了!」Peter  Fu一時很慌張地大喊。

「打方向燈,然後慢慢靠過去,一定會有車子願意讓一下的。」
「你只知道大喊『完了』,然後卻繼續直直向前開~~」
史迪普很淡定地說。

「........................................」

更換玻璃

上週的一千公里長途旅行後,
或許是被路上的小石頭彈到,車子的擋風玻璃出現的一道小裂縫...
接下來的幾天越裂越大,看起來有點恐怖...
上週的工作就是換玻璃...

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世代交替

上週我們去美國國家空軍博物館...
裡頭有各種戰鬥機的展示...

Peter Fu從萊特兄弟發明飛機開始,
一路講解著飛機的歷史給彼得兔聽...

Freestyle

很少轉貼網路笑話。
今天早上工作中,看到這個笑話,Peter Fu覺得很有趣。
剛才我們全家去Costco買日用品和晚餐...
兩個孩子在賣場裡玩推車、追逐嬉戲、吵著買這買那...
史迪普一邊制止孩子,一邊專心地想家裡還缺什麼?
Peter Fu問史迪普:「你知道曹植會freestyle嗎?」
史迪普搖搖頭:「不知道,那是什麼?」
P:「Yo..嗯哼..Yo...煮豆~~燃~~豆萁~啊哈..」
史:「你正經一點好不好!我兩個孩子已經夠吵了,結果老公還是白癡!!」

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