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2月27日 星期一

台中印象

連假來台中住一晚...
昨天飯店人員很親切地問Peter Fu:
"有來過台中嗎?需不需要跟您介紹景點?"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特殊檢查

一個媽媽陪她讀高中的女兒來掛急診,
主訴是摔車撞到下面...

剛好當班的住院醫師中有女醫師,
於是Peter Fu請她先幫病人診視...

住院醫師回報,沒有流血,沒有傷口,也沒有紅腫...
應該冰敷吃點止痛藥就可以了...

家長要求我們會診婦產科...

P:基本上如果沒有出血或造成解尿困難的腫脹,
應該沒有關係...
(有些陰部受到撞擊的女病患,會因為陰唇腫脹阻塞尿道口)

母:我想叫婦產科醫師檢查一下,有沒有傷到處女膜?

P:急診沒有檢查病患是否是處女的業務...........

資深人員

在成長的路上,常會提到提攜自己的恩師們...
其實除了醫界前輩之外,還有一群人對Peter Fu意義非凡...
也是看著Peter Fu長大...
都像Peter Fu的姊姊阿姨一般...

她們是醫院的護理師...

很多護理人員,在醫院裡也是一待就是一二十年...
或許Peter Fu剛入行當住院醫師時,他們也是護理界新人...
這些年過去,許多當年和Peter Fu一起推著換藥車看病人的護理師,
現在都是護理長甚至督導等級...

其實對於醫療,她們才是真正的第一線面對病人...
抽痰把屎把尿翻身拍背,做著許多連家屬不想做的工作...
更何況還得經常遇到病人或家屬不合理的要求或抱怨...

有時候他們看到Peter Fu會很驚訝,居然已經長這麼大了~~
(很像老媽看到兒子)
Peter Fu看到他們也會意外,當年的new nurse現在已是阿長...

昨天在路上巧遇一位資深的專科護理師...
她很開心地跟我說,很喜歡我的文章,說以前都沒想到我這麼會寫~~
然後她說她現在也是Peter Fu的粉絲...

這位學姊說來認識也十多年了...
從我當住院醫師起,我們便一起服侍著各大主任老板...
曾經一起被主任罵得狗血淋頭...
也曾巧妙地互相掩護過彼此搞砸的事,在大老板的暴怒中死裡逃生...

我們在走廊聊了幾分鐘,都是多年前的往事...
那一刻,我突然覺得自己彷彿回到當年當總醫師時的樣子...

道別後,思緒回到現實,我有一台刀要開,然後要幫學生上課...

生活中偶爾有這樣的巧遇與回憶,也算是一種小確幸。

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

心情很灰

這些年常被問的幾個問題:
從事急重症醫療,壓力會不會很大?
你喜不喜歡這份工作?

我一貫的回答總是:
壓力大,習慣就好...
我很喜歡自己的工作...

昨天值班,徹夜的忙碌到今天中午才稍停...

腹膜炎的病人接受手術,術中狀況很糟...
帶著強心劑到加護病房進行術後觀察...
手術結束,確認病人已經抵達加護病房後,
正想休息一下...

沒想到半小時候便接到加護病房來電...
剛才開刀的病人突然心律有變,然後心跳就停了!!

火速趕到加護病房,指揮著大夥急救...
然而持續的急救,病人的反應始終不好...
種種跡象都顯示可能是心臟出了問題...
在這一波嚴重的感染後,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雖然術中術後發生心臟疾病的比例,國內外均有許多文獻報告過,
甚至比率不算低...
然而對病情如此急轉直下,大家還是措手不及...

感謝半夜趕來協助的團隊...
心臟內科醫師推了超音波過來,也確認了心臟疾病...
心臟外科醫師馬上聯繫葉克膜人員,
幫病人裝上維生機器,或許可以爭取一線生機...

無論最後的結果如何,當下醫療團隊的共同目標就是「拚」!

身為病人的主治醫師,雖然有加護病房和其他科的同事幫忙,
可是我一步都不敢離開...
除了確認病患的最新狀況之外,我也必須讓家屬理解事情的嚴重性...

急重症醫療的可怕就在於太多的不確定性...
畢竟連醫師都一時間難以接受的事,我更有義務對家屬們說明清楚...

一直忙到中午,大家都盡力了,可是病人還是離開了...

脫著疲憊的心理與身體回到家,一句話都不想講...

雖然我沒辦法做到料事如神,對於生命的逝去也無力回天,
但失去了一個病人,仍讓我的心情很灰...
失去的如此快如此突然,更讓我備感壓力...

在這個時刻如果有人問我開頭的兩個問題,
我可能得想一想。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新陳代謝

難得沒事的早上,
孩子都去上學後,Peter Fu陪史迪普喝咖啡吃早餐...

一如往常地史迪普點了他的拿鐵和軟法麵包...

史:你要吃什麼?

P:我喝咖啡就好了,這幾天大吃大喝,現在必須節制一點...

減肥專家史迪普馬上糾正Peter Fu:
 "千萬不要用不吃東西的方式來減肥,
我們的身體很敏感,如果讓身體發現我們在減肥的話,
它就會停止新陳代謝,然後產生報復性肥胖..."

Peter Fu聽到這樣的理論,有點半信半疑:真的嗎?

史迪普輾釘截鐵自信的回答:真的!

P:好吧!那我還是點一些好了,我要一個軟法麵包,一個牛肉可頌三明治,還有一塊乳酪蛋糕...

史:...........................

無形線

昨夜睡到一半,手機簡短地"叮"了一聲...
雖然聲音不大,睡得也算熟...
但這"叮"的一聲,Peter Fu立刻如觸電般跳起來...

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

角色思維

有個上腹悶痛了好幾個月的病人,已經反覆來過急診好幾次...
於是急診讓他住院做後續治療...

鄉野傳說

Peter Fu從很小的時候,就被Peter媽告誡:
「耳屎很毒!不可以吃耳屎,會啞掉;眼睛弄到耳屎會瞎掉!」

雖然長大當了醫生,慢慢瞭解這其實是無稽的鄉野傳說...
(是不致於無聊到吃耳屎,但我不相信吃了會啞巴 ~~)
但這樣的告誡卻一直深植我心...

小時候Peter Fu有過敏性鼻炎...
經常鼻塞的結果,就是習慣用嘴巴呼吸...
然後被Peter Fu的阿姨警告:
「不用鼻子呼吸,鼻子會退化到只剩兩個鼻孔!」

當時還小,無法想像那是什麼樣子...
只記得很害怕很害怕...
(現在想想,應該就是佛地魔的樣子吧~~)

長大後當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只是當年的鄉野傳說一直深植我心~~

這篇文章要來徵求,各位聽說過和健康醫療有關的傳說!!

2017年2月13日 星期一

中肯的史迪普

前幾天開刀時,手術室的護理師放著王菲很多年前的一首歌“棋子”……
這是1995年,Peter Fu剛進大學時的歌曲。
今天Peter Fu在家裡大唱著這首歌,
“起手無回你從不曾猶豫~~♪♪~”
“你覺得我唱得怎麼樣?”唱完後Peter Fu很陶醉地問史迪普。
史:很難聽……
P:你怎麼那麼無情?
史:像你那麼優秀,如果又唱歌好聽,豈不是太沒天理了?
史迪普這話真是太中肯,我愛死史迪普了!

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天倫之樂

從日本旅行回到家,孩子們也從外公外婆家回來了...
我們一家人又聚在一起...

Peter Fu下班回家,久違的孩子們見到爸爸...
很開心地跳過來擁抱我...

Peter Fu相當滿足地享受這天倫之樂...

P:我真的太開心太滿足了!!

史:孩子們還沒有開始吵架開始鬧,等一下再看你怎麼說...

沒過一會兒,孩子們就開始大吵大鬧把家裡弄了一團亂...
Peter Fu忍不住開始罵人...

史迪普:很好,大約維持一小時~~

P:...........................

2017年2月7日 星期二

旅行中的憂鬱

 

東京的最後一晚,Peter Fu和史迪普在新宿某個大樓頂樓的隱密餐廳裡,
吃著魚子醬蟹肉餅和神戶牛排...

看著窗外的夜景與桌上的美食,
我跟史迪普說:「我很珍惜這一刻...」

不只是食物的美味,也不只是沒有孩子的打擾的二人世界...
而是我很開心能夠和自己愛的人,一同體驗這樣的生活...
讓身邊的人能跟我一起過好日子,是這一生努力追求的成就...

走回旅館的路上,我開始感到憂鬱...
一種好久沒有出現的憂鬱...

以前每次的旅行,過了中半段就會開始不太開心...
因為覺得旅行要結束了,對於期待已久的事即將結束有失落感...
然而這些年或許是出國頻繁,或許是工作繁忙...
旅行的中後期往往都是希望快點回家...

而不是如今天一般,居然因為明天要回家而感到憂鬱...

或許是因為這趟旅行太開心了吧...

所謂的開心,是因為史迪普在我身邊...
我們可以享受彼此都自由的旅行...
史迪普想逛藥妝或小物,Peter Fu沒有興趣...
那他逛他的,我找家咖啡廳做自己的事...

新宿銀座台場原宿澀谷,去過了不知多少次...
這次想去沒去過的代官山自由之丘,兩個人說走就走...

晚上兩個人找家餐廳,開開心心地吃頓飯...
再走牽手走回飯店...

明天就要回家...
我很珍惜這一刻,也有著莫名的一股憂鬱...



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

二人世界

這些年常出門旅行,
多半是帶著孩子到處走走...
雖然和孩子一起玩一起成長很開心,
但這樣的旅行完全沒有放鬆的感覺...

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搶救時間

這是一篇炫耀文...

大年初五的急診,病人陸續開始變多...
一整個早上每個人手上工作都沒停過...

外院轉來一個脾臟撕裂傷的年輕人...
電腦斷層顯示正在出血中...
轉出來時血壓還算穩定,一到本院時卻量不到血壓了...

我一邊指示加強輸血與重新評估一次...
一邊拿起電話打給負責手術的同事:「內出血,休克,絕急!」

「我知道了!你快把病人送上來,我這邊來聯繫手術室!」
沒有第二句話,基於彼此長期工作的默契...
我說絕對緊急,他不會懷疑我的專業...
同樣的,當我打這通電話時,我也知道隨時都有後援...

「病人需要馬上開刀,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很簡短地向家屬說明病情,十分鐘內手術室的同事接手了後續處理...

忙完這個病人,還沒喘過一口氣時...
第二個病人轉來了...
另一個內出血的病人...
看著生命徵像儀上不到五十的血壓,還有超音波底下腹內滿滿的積血...

我再度拿起電話:「又一個!有辦法嗎?」
同樣是默契十足的一句話,我想辦法,他找辦法...

「開刀房已經再空出一間!不過前一台我正要開始...」

「好!我幫你找人!」
當時我必須守在急診現場,所以沒辦法自己上去開...

「有一台內出血,有沒有空?」
幾分鐘內我馬上找到第二組人來幫病人開刀...

「裡面狀況怎麼樣?」
沒多久後,值班的同事下來急診找我聊天,我問起剛才兩個病人..

「一個肝臟爆掉,一個脾臟爆掉...」
「都開完了,也都送回加護病房了,應該救活了...」

前後其實只有半小時左右...
忙亂的時間只有半小時左右...

半個小時,這個團隊救了兩條命...

我以和這樣的團隊工作為榮...
我以一個外傷科醫師為榮...

刀房梗

這應該只有開刀房的同仁才聽的懂的梗...

那天Peter Fu在開刀,
大夥討論著 Peter Fu前陣子在東京買的寶可夢背包...

正在做術前準備時,護理師幫忙把手術用的電燒刀接好...
然後問Peter Fu:傅醫師,你電燒要多少?
(不同手術,不同執刀醫師,會用不同電燒強度)

P:十萬伏特!!!!

還好只是開玩笑的,不然病人就GG了~~

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沖洗

有個中年男子來掛急診...
主訴是被人用不明液體潑到頭與臉...
由於不確定是否有化學性傷害,所以他來看醫生...

初步檢視病人,臉上沒有灼傷痕跡...
只有頭髮濕了一大片...
問他是被什麼東西潑到,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於是按照燒燙傷標準處理流程,我們讓他先去沖水...

頭髮沖完後,還是沒有任何燒燙傷證據...
連想幫他擦藥,都不知道要擦哪裡...

於是就給他批價單去批價了~~

如果沒記錯,醫學中心的急診掛號費是七八百塊...
好像比曼都貴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