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6年11月30日 星期三

極限運動


前陣子利用週末,帶孩子去體驗攀岩活動...
彼得兔爬得很開心...
Peter Fu也拚了老命陪兒子玩...

回來後彼得兔對攀岩念念不忘...

史迪普於是開始幫他物色暑期活動,
發現有攀岩營...

P:那彼得兔什麼時候可以挑戰不用安全索攀岩?

史:怎麼可能不用安全索?那多危險?

P:我看老美在大峽谷攀岩,都是徒手不用安全索啊...

史:你看哪個節目?不可能!

P:就是湯姆克魯斯演的不可能的任務啊...

史:..............................


2016年11月28日 星期一

三條命,三種命

前陣子某個狂亂的值班夜...
一口氣開了八台刀,當中包括三個術前已經濱臨死亡的病患...

腸壞死的老先生,術前多重器官衰竭...

腸壞死的老太太,術前嚴重休克...

被打到內出血的中年婦人,腹內失血6000cc...

老先生開刀前,家屬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拜託醫生一定要救他!
老太太開刀前,家屬眉頭一皺:開完刀是不是問題會很多?
婦人開刀前沒有家屬,只有緊急醫療見證人代簽手術同意書...

感謝上天恩賜,經過外科醫師搶救,三條命都被留在人間...
但也無法避免地,難免會有些後遺症...

老先生還在加護病房裡搏鬥著,家屬抱著最後一點希望...
老太太恢復的不錯,家屬對於之後的照護開始互相推託...
婦人的家屬到現在還沒出現...

同樣切了一大段腸子,同樣做了腸造口...

老先生的家屬開始接觸後續換藥與造口護理工作...
老先生家屬眉頭一皺:醫生你這樣搞,讓我們很麻煩...
婦人沒有任何問題,因為沒有任何家屬...

三條命,三種命...

試探

Peter Fu和史迪普在車上閒聊...
談到最近的工作計劃,包括寫書和演講等等...

P:你覺得我前幾天去高雄演講的投影片怎麼樣?
就是我放在粉絲頁的那張投影片...

史:喔...還不錯啊...

P:你知道是哪一張嗎?上面寫什麼?

史:骨盆骨折,不是一個人的事...

P:對...很好...

史:你這是在試探我嗎?

P:因為你太常敷衍我了,讓我有很強的不安全感~~

史:...........................

2016年11月25日 星期五

逆天而行

值班時間的一開始,大清早就接到緊急通知...
有個腹部被刀刺穿的中年人,需要緊急手術...

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

文字風格

又要繼續趕稿了!
這次的目標是在12月底前完成15000字...

自從十月初把明年要出版的新書完稿後,
心中一塊大石頭原本已經放下...
結果前幾天開完編輯會議後,有幾篇文章被認為需要修改...

修改的理由不是寫得不好...

而是太嚴肅了~~

Peter Fu前三本書的風格是走深度人文關懷文青路線...
第四本書編輯希望走輕鬆有趣路線...

所以會中的討論,覺得某幾篇文章太沉重不夠有趣...

要寫出好笑有趣的文章,這對Peter Fu來說可是苦差事...
相信讀者們都知道,Peter Fu其實有發自內心的嚴肅與浩然正氣...

於是接下來的一個半月,Peter Fu必須寫出好笑的文章...

2017年也請讀者期待全新的Peter Fu,
有著輕鬆有趣風格的Peter Fu新書!

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

談點錢的事

前陣子一個嚴重內出血的病人...
Peter Fu和另一個同事花了一整夜在處理...
出血的位置非常刁鑽,術中病人出現嚴重休克...
眼看就要不行了...

2016年11月15日 星期二

2016年11月12日 星期六

昨夜

腥風血雨過了一天...

昨天又是個從早開到晚,又從晚開到早的值班日...
膽囊炎,闌尾炎,腸阻塞,腸穿孔,內出血...
彷彿幫我做外傷急症外科手術總復習一般...
一直到今天接近中午,整整三十小時,才地把最後一台刀開完...

離去前我先到加護病房,瞭解昨夜幾位病患的狀況...
雖未脫離險境,但目前持續穩定中...
我交代了後續該注意的事情後,終於可以回家休息...

一路上心裡有種說不出的踏實感...
雖然當中混合著疲憊與無力,但也有著一份身為外科醫師的成就感...

偶爾會看看網路上的文章,也知道目前的輿論的主流為何...
然而此刻的心情,卻與當前的主流意識形態不同...

在這個講究合理勞動權與合理工時的時代,
我並不想如老一輩般倚老賣老地緬懷著自己用勞力換來的成就...
或是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起...
更不該用自己的標準來要求其他人...

但不能否認,支持自己在這份工作一直往前走的...
很大一部份是靠這份成就感...

這份"盡力發揮專業,然後看到效果"的成就感...

一個腸壞死的病人,在急診室已經呈現敗血性休克...
接到會診後,我立即聯繫手術室準備開刀...
同仁也在最快的時間將病人推進手術室裡...

由於病情緊急,平時像我這種小主治醫師門可羅雀的房間,
此時雖屬半夜,裡頭卻是人聲鼎沸...
麻醉科幾位醫護同仁都過來幫忙,手術室原本要下班的同仁留下來幫忙...
住院醫師,總醫師,大家都來幫忙...

為了救這一條命,每個人都過來幫忙...

當病人手術後漸趨穩定,即將送到加護病房觀察時...
還沒來得及喘口氣,急診又送來另一個內出血休克的傷患...

於是我們完全沒有停滯地立刻開始另一台手術...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你已經跟我開了一整晚了..."
我問值班的住院醫師,是否需要找人跟他替手...

"我想跟你開這台刀,我已經打定主意要跟到天亮了!"
住院醫師搖搖頭,他的精神似乎比我還好...
對他來說,工作的成就感與學習的熱忱,大過身體感受的疲憊...

受到劇烈撞擊爆掉的脾臟,外加腹內六千cc的鮮血...
下刀後五分鐘,我們便把出血給控制住...

"處裡內出血的手術方式,和一般非緊急的處置方式不一樣..."
我向住院醫師說明自己的手法,如何用最短時間做到出血控制...

"血壓應該會越來越穩定!因為血已經止住了!"
我很有自信地告訴麻醉科醫師,請他不用再擔心休克問題...

當說這些話時,我看著眼前的住院醫師,也想到當年的自己...

這關鍵的五分鐘,是多年來無數個值班夜中磨練出來...
是在無數次與死神交手,有時候大獲全勝,有時候一敗塗地中磨練出來...

因著這些熱忱與成就感,才能支撐自己走過這無數個日子...

而這些經驗與成就感,也無法單純用工作時數收入數字來量化...

這是一份專屬於外科醫師的豪情...
我是外科醫師,我是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我是Peter Fu...
我會繼續往前走...

2016年11月8日 星期二

遊民

跟Peter Fu共事過的同事應該都知道...
無論多無禮,多惡劣,多莫名其妙的病患家屬,我們都遇過不少...
但最會讓Peter Fu暴怒無法忍受的,
只有"賴著不出院"...

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

敷衍

史迪普正在忙著做家事,Peter Fu跟她碎唸一堆有的沒的事...
史迪普頭也不回地說:嗯哼...

P:你不要"嗯哼"!這是在敷衍我...

史:那不然我要說什麼?

P:我每次講話你都敷衍我!
我說我想開演唱會,你不當一回事...
我說我想存錢去爬K2,你也不當一回事...
我問你我有沒有可能去當職業摔角手,你還是敷衍我!

史:那我回答你最後一個問題,免得你說我都敷衍你...
你不可能當職業摔角手!

P:為什麼?

史:你連打流感疫苗都會怕痛,當什麼摔角手?

P:..........................

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

沒話找話(2)

Peter Fu和史迪普帶著孩子們在運動公園裡玩耍...
彼得兔在溜直排輪,彼得水騎腳踏車...
史迪普則是一圈又一圈地快走運動...

Peter Fu原本在一旁發獃,看到史迪普走來...
馬上迎向前去,並且很敏捷地跳過一張橫板凳...

史:你小心!要是腿摔斷了很麻煩...

P:你知道古人怎麼練輕功嗎?

史:你又要講什麼五四三?

P:古人會每天對著小樹苗跳個幾十次,一天天過去,
樹苗越長越高,自然也越跳越高...
幾十年後,我就可以飛越一整棵樹...

史:對於一個連簡單障礙物都跳不過,還摔得四腳朝天的人來說,
這些話實在沒有說服力...

P:......................

沒話找話

孩子都睡了的夜裡,史迪普和Peter Fu各佔據沙發的一角,
史迪普在滑手機,Peter Fu拿著電視遙控器無意識地換著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