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請便

忙碌的假日急診,病人是醫師的好幾倍...
一如往常地,病人或家屬對我們很不耐煩...

吃東西的罪惡感

最近又開始減重,一方面是覺得肚子真的越來越大...
另一方面也是不希望花很多錢買的衣服褲子穿不下...

萬箭穿心

Peter Fu和史迪普在開車,聊到張洪量最近要開演場會...
他是Peter Fu小時候的當紅藝人...

"莫名,我就喜歡你.......♫, ♬~~"
Peter Fu一邊聊一邊哼起他的成名曲...

"深深的愛上你......"
史迪普也接著唱下去...

"你剛才那句音準有很大的問題..."
Peter Fu毫不留情地指出史迪普的起音太低...

"你有什麼資格講我?你才是一天到晚走音!!"
史迪普也不客氣地還擊...

P:你有參加過歌唱比賽嗎?我當學生的時候,可是參加過卡啦OK大賽的!

史:因為我有自知之明,你有嗎?你知道什麼是自知之明嗎?

P:..............................

史:還有,你知道什麼叫作藏拙嗎?就是把自己的笨拙藏起來!!

P:,,,,,,,,,,,,,,,,,,,,,,,,,,,,,,


2016年5月25日 星期三

夢幻逸品

 
昨天買的大玩具到貨了...
Peter Fu一整晚都處在開心的狀態,
今天下班也忙著跟史迪普介紹它的功能...

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全部願望一次滿足

急診來了個老先生,右手包著紗布...
進急診時還在滴血...

提出問題

身為外科醫師,幾乎每天都要跟病患家屬討論手術相關細節,
所以我也很習慣家屬們有各種奇奇怪怪的問題...
包括傷口有多大,手術的風險,後續的照顧等等...

不知如何接話

我覺得自己應該戒掉講五四三垃圾化的習慣...

前幾天上班時,接到教學部行政人員來電...
其實我不知道對方是誰,當然也不認識他...

教:傅醫師恭喜你,被票選為今年的最佳教學主治醫師...

P:喔...謝謝

教:順便要提醒你頒獎典禮的日期,請你務必準時...

P:頒獎?獎品是什麼?

對方似乎沒料到會有人問他"獎品是什麼",
愣了兩秒才說:有一張獎狀,還有鼓勵性質的獎金...

P:沒有休旅車還是美國來回機票之類的獎品嗎?

教:.............................

然後電話就掛掉了

2016年5月20日 星期五

販賣希望

醫療工作中常會遇到癌症病人...
對於癌症的治療,西醫的處置方式大約就幾種:
不外乎就是手術切除,化學治療,放射線治療或一些標靶療法...
正統的中醫也有許多有理論與證據基礎的治療方式...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Peter Fu最近展開健身與減肥...
除了固定的運動之外,也減少高熱量食物的攝取...

2016年5月16日 星期一

最害怕的話

幾星期前我們全家去大賣場補貨,
Peter Fu買了一條洗面皂...
不過因為舊的還沒用完,所以新買的先收起來...

今天洗澡前,Peter Fu問史迪普:
上次買的洗面皂在哪裡?我原本那條已經用完了...

這其實是再普通不過的生活對話...

不過我突然發現,自己最害怕的不是聽到史迪普說:
"我不愛你了"或是"我要跟你離婚"

而是她瞪著無辜的大眼:
"我不知道啊,上次你說怕孩子拿來玩,所以自己藏起來了..."

2016年5月15日 星期日

人不如狗

最近陸續聽說自己身邊的朋友或家人,
他們養的狗生病或走丟了...
過去我們自己也遭遇過寵物離開的悲傷,
那真的是一種錐心刺骨的痛...

過往足跡

昨天有些事回去北醫一趟...
趁著有空逛了逛母校的校園...
也順道尋找了自己過去的足跡...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賭注

昨天寫的文章,謝謝許多讀者分享與認同...
不過也收到一些私訊與異見,我可能得說明一下:

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玩命

今天想來談一件事,行醫這些年我觀察到的特別現象,我盡量不要用"仇醫"或"醫療崩壞"這麼沉重的角度來看這件事...
相較於其他行業,醫師這個工作特別常被人家挑戰,或者應該說,很多人特別喜歡挑戰醫師的專業...
不是說醫師不可以被挑戰,只是看過一些言論之後心有所感,很多民眾好像以為能挑戰醫師,或者挑戰成功,是個多了不起的事~~
有時候在急診會遇到一些需要住院或開刀的病患,面對這些病人,醫師之所以會做這樣的建議,當然是住院或手術有其必要性...
大多數的病患能接受,少部份的病人堅持不肯接受……
既然病人不接受醫師的建議,那當然也不能勉強。然而有的病人在沒有住院或開刀之後,症狀也真的消失了...
然後他會來門診嗆聲,或是酸我們誤診云云...
要不就是在網路上大放厥詞,覺得還好沒有聽從醫師的建議,靠自己的免疫能力食療氣功健身運動,病就自己好了...
看在醫師眼裡,
這根本是玩命...
也常看到有媽媽帶著小孩來掛急診...
但醫師建議他住院他不要,
給他類固醇他不要,
給他退燒藥他不要,
給他抗生素他不要...
然後什麼都不要就出院了...
運氣好的時候,小孩慢慢恢復,又在網上大放厥詞,覺得自己照顧孩子的用心,勝過醫師動不動就開藥...
一樣,這是玩命,玩自己孩子的命。
其實醫師當然不是什麼都懂,
也不是每一次判斷都會完全精準...
要挑戰醫師也真的沒那麼困難...
醫師看診與處置的邏輯很簡單,
就是綜合病患的症狀,還有醫學教科書期刊,以及自己的經驗,做出一個最適合的決定(請注意是最適合,而非最正確)
醫學跟其他科學不一樣,
數學我可以很篤定地說1+1=2,沒有例外...
醫學上我只能根據上述的判斷,不治療80%會死,20%會好...
至於病人要賭那80%還是20%,憑的是運氣...
想像一下當機車壞掉時,我們會推去機車行...
車行老板說某個零件需要換,否則會影響行車安全時...
當然我們還是可以選擇接受或不接受這個建議...
可是當我們發現不換還是可以騎的時候...
會不會到處跟人家講:
"這車我騎了十年了,沒有人比我懂他,
修車老板也沒我行~~"
就算心裡這麼想,也不會洋洋得意大肆宣揚,旁人聽了會勸他不要玩命,而不會盲目地按讚有樣學樣。
我不懂玩命有什麼好說嘴的...
也不懂挑戰醫師的專業有什麼好爽的...
挑戰成功也不過就是說嘴一下,
挑戰失敗...
嗯...然後他就死掉了...

有誠意

當朋友們知道我們家前幾天去泰國旅行之後,
下一個問題總是:泰國好不好玩?
其實這個問題有點難回答...
一下飛機就進飯店,逛街區也都在飯店附近...
隔天一整天都在動物園,再隔一天去夢幻世界(一個主題樂園),然後就回家了...
所以對泰國沒什麼特別的印象,
就好像開很遠的車,去一個沒去過的動物園或主題樂園罷了...
不過我覺得泰國的遊樂園很有"誠意"...
有個適合孩子玩的小飛機...
不快也不高,讓小孩子在上頭轉,這在很多地方都有...
按照以往經驗,不管是在台灣或其他國家,Peter Fu的感覺總是轉幾下就沒了...
當彼得水開心地坐小汽車時,彼得兔覺得很無聊,所以要我帶他去坐這個小飛機...
於是彼得兔上去搭,老爸在下面等,他們母女在另一邊...
本以為也是轉幾下就沒了...
結果一直轉一直轉,我看至少有五分鐘以上...
我彷彿看到彼得兔已經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我們全家會合後,又去搭了另一個空中巴士...
其實也只是個不快不高,適合小小孩的遊樂設施...
我以為也是個轉幾圈就會結束的玩意兒...
結果它順時針轉了十來圈後,停下來不到幾秒鐘,又開始逆時針轉...
又轉了十幾圈後,Peter Fu和史迪普以為結束了,停下來不到幾秒鐘,又開始順時針轉...
到第三輪的時候,Peter Fu問史迪普:
"怎麼轉個不停?會不會是壞了?"
看到地面上排隊的人不多...
(排隊人潮多半還是在刺激好玩的那幾種,
小朋友玩的設施人都很少)
Peter Fu憂心忡忡地說:
"會不會要一直轉到下一輪的人數足夠,才會放我們下來?"
最後就在前十圈後十圈前十圈後十圈之後終於結束...
真的是很有誠意的泰國遊樂園~~

2016年5月8日 星期日

父子同心

泰國的購物中心裡,擺著忍者龜的人形公仔...
彼得兔和Peter Fu遠遠就看到了...

療癒

彼得兔從小就愛動物...
在他上幼稚園之前,幾乎所有的圖書玩具都是動物相關...
(進入幼稚園,和同學們有了接觸,才開始喜歡超級英雄或妖怪手錶~~)

泰國好不好玩?

目前孩子們在渡假中...
因為只有孩子很開心,做爸媽的我們真的累癱了~~

2016年5月5日 星期四

取捨

前幾天Peter Fu有一篇新的醫學論文刊出了...
算是近幾年來分數排名還不錯的...
也是自己的第五十篇論文...

忠誠

偶爾會有病患或家屬,在網路上問Peter Fu一些醫療問題...
如果純屬醫學知識衛教類的,Peter Fu有空都會回答...

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定價


今天有個新聞,又是婦產科的醫療糾紛...
走的是標準的SOP:
生產過程不順,孩子發育有問題,家屬不滿,求償天價...

我不是婦產科醫師,醫療細節不懂不談...
我也不想用帶著情緒的字眼來悲嘆醫療環境不佳,
或是批判家屬的質疑無理...

是非自有公斷,法界醫界都會對案件本身有客觀看法...
醫療可能有疏失,也可能沒有,這不是這篇文章要談的事...

只是單純就求償三千萬這件事,有些想不透...

我相信家屬是真的悲傷...
我相信孩子這輩子真的是辛苦...
我相信事出必有因,可能是上帝,可能是環境,可能是醫院...
我也寧可相信,家屬不是惡意的獅子大開口...

但是,三千萬這個數字,到底怎麼算出來的?

把人開車撞死,可能賠個兩三百萬就解決...
鄭捷殺了那麼多人,那一個需要賠三千萬?
八仙塵爆的死者傷者,多的是終生需要復健無法工作的,他們該索賠多少?

據家屬的說法,是計算到孩子活到六十五歲的花費與可能收入...

我活到這把年紀,不敢說事業有成,但起碼算上軌道...
我都賺不到三千萬...
若是再扣掉從小家裡栽培我花的錢,那應該會更少...

一個剛出生的生命,如何幫他定出三千萬這個價?
更何況成長的路上又不見得一路順遂,將來的事業工作又是幾十年後的事...

我曾在過去服務的機構,擔任過類似醫療糾紛協調者的角色...
面對賠償求償,醫病雙方都存在著類似作生意式的詭詐...

家屬方會開很高價,因為他預期醫院會殺價...
醫療提供者一方會把價錢壓到很低,甚至一毛不付,讓對方加價的空間減低...

這種討價還價的模式令人厭惡,
令人不禁懷疑,到底家屬要的是公道是正義還是錢?

我很不喜歡批判家屬,我相信他們是真的難過...
只是單純想知道,三千萬的賠償依據在那?


懲罰

自殺,懲罰了誰?

中年女性,被救護車送來急診...
據救護人員說,下午和老公吵架之後,喝了一瓶洗廁所的鹽酸...
嚴重的消化道灼傷,需要外科手術...

對於自殺的病人,醫師的責任是"救",沒有權力問"救還是不救"?

食道爛掉了,胃爛掉了,十二指腸和小腸勉強留的住...

食道切掉了,胃切掉了,命應該是保住了,不過可預期生活品質會非常糟...

病人躺在床上,沒辦法吃東西,沒辦法講話...
未來重建的路很漫長,而且還不一定能過關...

在外科急診看了這麼多年,覺得喝強酸強鹼自傷或自殺的人好傻...
因為通常都不會成功死亡,或者說,不會馬上死...
下場就是慢慢被折磨而死,或是被救成不生不死...

病人躺在床上,照顧她的是那個因他而喝鹽酸的老公...
沒有子女,沒有其他家人...
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自己身體苦,對方心裡苦...
現在因為罪惡感而照顧,再過幾年,倦了,累了,煩了,覺得債還完了...
該不該走?
該?是否揹上負心漢的罵名?
不該?為什麼要為對方一時的衝動,陪上自己的人生?

自殺,是懲罰自己,還是懲罰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