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十年前後

十年,很多事情都會不一樣...
可以讓什麼都不懂的住院醫師,變成經驗豐富的資深主治醫師...

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買玩具

帶孩子去日本玩,免不了逛玩具買玩具...
這也是孩子對旅行中的一大期待...

日本人的創意

這段時間很常去日本,但是今年還沒帶孩子們去...
所以這次的九州旅行,是替孩子們安排的行程...

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父母的追求

每次旅行,行程永遠不是我想談的事...
和那些撰寫詳細的旅遊書或旅行部落客達人的遊記比起來,
Peter Fu實在是沒資格介紹行程的文章...

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心得分享

出門在外,三件事非常重要:人身安全,心臟夠大,錢要帶夠...
今天是全家旅行的第一天,史無前例地發生預料外的大事...
Peter Fu用很沉痛的心情,來分享這件事的心得,
也用感恩的心情,慶幸目前全家平安...

2016年7月24日 星期日

人格破產

史迪普有個女性朋友住在中部,可是老公在南部上班...
每週一到五老公住南部,假日週末才回中部與妻小團聚...

前幾天Peter Fu和史迪普聊到這對夫妻...

P:他們長期分隔兩地,你朋友不怕他老公在南部亂來嗎?

史:不要亂講!他老公不是這樣的人...

P:你又知道了,這種事很難講...

史:我相信他老公的為人...

P:你還記得好幾年前,我曾經突發奇想要從台中通勤上班嗎?

(多年前我們在台中七期有間漂亮的房子,
住沒多久就隨老板回台北工作,只能把房子空著...)
(台北租屋的環境又貴又爛,讓Peter Fu懷念起台中,
曾經跟史迪普討論搬回台中,然後每天搭高鐵通勤的可能性...)

史:有,我記得...

P:那如果當時真的這麼做,然後某一天我跟你說這樣太累,
我要在北部租個小套房,週末才回去...

史:我不會答應!(直接打斷)

P:為什麼你不答應?

史:因為你會亂來...

P:....................................

誠心發問

最近很愛認真發問...

無力反擊

延續前陣子賴著不出院的病人話題,
那個被要求改自費住院的病人,才自費一天家屬就受不了決定隔天出院...

2016年7月22日 星期五

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他們只是要錢罷了

「他們只是要錢罷了...」同事淡淡地說,但眼神透露出無奈...

無預警地接到法務人員通知,說自己成了醫療糾紛的被告,
除了意外之外,相信誰的心情都不會好...

我想表達關心,也問問是否真有醫療疏失...

因為醫療糾紛的對策,有沒有疏失的處理方式差很多...
若認定己方沒錯,那就算跟對方周旋到底也不怕;
反之,要是沒辦法確定自己能全身而退,那就往少輸為贏來運作...

「我早就忘記這個病人了...」同事還是一臉無奈

「忘記?怎麼可能?難道治療期間一點徵兆都沒有嗎?」
我很疑惑這樣的狀況,一般來說,會有醫療糾紛的個案,
家屬在住院期間多少會表達一些不滿...

「完全沒有!這個病人開完刀後雖然發生併發症,
可是後來也都處理得差不多了,他最後是在手術後三個月,
因為肺炎而死...」

「那關你什麼事?這樣也可以告?」

「而且病人已經過世一年多了,家屬才突然告我,莫名其妙。」

同事晃了晃手上的訴狀,好厚的一大疊。

「借我看看。」我伸手接過那本起訴書。

上頭鉅細靡遺地紀載了就醫的過程、委屈與質疑。
很難想像,一年前的事情,包括對話怎麼會記那麼清楚。

要不是一開始就預謀錄音,要不就是憑空想像。

當我提出這個疑問時,同事不假思索地說:「當然是想像的!」

說著他隨手翻出一段話:「被告(X醫師)佯稱:『手術非常完美,無懈可擊。』」
「用『佯稱』來形容我的解釋病情,會不會太重了?而且我絕不可能用『完美』或『無懈可擊』這種詞彙!」同事越念內容越氣。

家屬的訴求要求賠償八百萬,其中訴狀上用了四頁來說明各子女雖然與病患不同住,但感情相當深厚,因此各要求一百萬之精神賠償。

「他們只是要錢罷了...」同事最後嘆了一口氣,語氣中透露著無奈。

2016年7月19日 星期二

動物日

身為專業的外傷科醫師,處理各種緊急狀況的能力是必備的...
Peter Fu以急診與外傷一線多年的工作經驗,
處理過非常多種動物咬傷...

被狗咬貓咬人咬蛇咬,都是司空見慣的事...

少見一點的有被螞蟻蜈蚣蜜蜂虎頭蜂蠍子咬傷,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Peter Fu曾經在一家靠近木柵動物園附近的醫院服務過,
曾有動物園的員工上班請假來掛門診,
一個被蜥蜴咬,一個被穿山甲咬...

去年處理過被蝙蝠咬傷的登山客,
本以為各種動物咬傷已經收集的差不多...

今天又是一個瘋狂動物日~~



2016年7月16日 星期六

演講訓練

過去這一週是忙碌的一週...
除了上班值班開刀之外,一星期有四場演講...
四場演講卻有三個主題,要準備三套講稿...


2016年7月15日 星期五

我覺得

最近又聽說有同事被告了...
雖然醫療糾紛這種事幾乎每天都在發生,
但知道發生在自己身邊,還是不怎麼開心...

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

品味

Peter Fu身邊充斥著各種"有品味"的朋友...

有人很懂紅酒,去哪一家餐廳,吃什麼菜,都可以講出一大套酒單...
有人很懂錶,花了幾十萬幾百萬當學費,來收集各種名錶...
也有人很懂車子,內裝油耗安全性,他都可以如數家珍...
也有日本旅遊達人,交通旅館景點,幾乎難不倒他...

前幾天Peter Fu很語重心長地跟史迪普說:
"我覺得我需要培養一些品味..."
"跟我那些朋友比起來,我好像很遜,什麼品味也沒有..."
"車我也不懂,酒我也不懂,名錶珠寶也不懂..."
"以前還可以講一點Prada的鞋款研究,現在買得少也說不上來..."
"好像沒有什麼,是我比人懂的..."

史迪普拍拍Peter Fu的肩膀:
"你就專心當個文青好了..."
"說到文字創作出版演講,你無人能出其右..."

這是誇獎嗎?得到史迪普的誇獎,我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2016年7月10日 星期日

安心

前幾天史迪普帶著孩子們出門,
下車時彼得兔說:馬麻,我剛才好像在車上看到一隻蟑螂...

大驚之下,史迪普跟Peter Fu抱怨這件事...

Peter Fu倒是很淡定:
這很合理啊,你們總是在車上吃東西...
不過蟑螂應該逛一逛就會離開了...

"不管,這幾天我要跟你換車!你負責把蟑螂找出來..."
(我們家有兩輛車,通常是Peter Fu開小車,
史迪普因為常載孩子所以開大車,這時候他倒是換車換得很乾脆~~)

於是Peter Fu把車子上上下下檢查了一遍,
還把車送去洗車廠清理...
都沒有發現蟑螂...

不過史迪普還是不放心:他不死,我睡不著........


2016年7月7日 星期四

新書

最近正在衝刺第四本書的進度...
保持著每三天完成一個故事的節奏向前邁進...
雖然合約的完稿日訂在今年年底,
但Peter Fu給自己的期限是三個月要完成...

意想不到

前陣子有個要接受膽囊切除手術的病人,
Peter Fu花了一點時間跟他說明腹腔鏡手術的方式...

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

打針

急診來了個被蜜蜂螫傷的年輕人...
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就是手指腫得跟香菇一樣...

Peter Fu診視完之後,
告訴病人要打一支破傷風,還有一支抗過敏針...

病:啊...要打針喔?

P:對,要打兩支...

病:那我會痛死啦!!!

P:如果你很痛的話,可以再打個止痛針...

病:那我一定會暈倒了啦~~

P:如果暈倒的話,還有其他的針打...

病:$%^#@@#$.....

2016年7月2日 星期六

蛻變

  「當時的自己,自認為在社團裡找到一片天,將它看得比什麼都重,對於學業、成績與前途,與其說茫然,倒不如說是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