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0年7月30日 星期五

新城市新生活

搬回台北的第三天...
依然繼續著開箱,整理,歸位與打掃的工作...

我不是存心害你...

雖然經常在網誌上揭露史迪普對Peter Fu嚴厲的批判,
但其實史迪普是為了Peter Fu好...
(似乎關於史迪普的文章特別受歡迎!?)

2010年7月29日 星期四

我恨搬家!!!!(1)

Peter Fu永遠都是那麼的悲慘...
前不久介紹過十幾年來搬家n次的血淚,
這一次的大搬家又是痛苦不堪~~

我恨搬家!!!!(3)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在街上看過這樣的看板:
"褲子大王"
"再大的鳥都裝的下"...

我恨搬家!!!!(2)

這次的搬家真的是糟糕透了...
理論上七月廿八是搬家日,
Peter Fu就應該開始台北的生活...

2010年7月22日 星期四

有件事今天一定要講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彼得兔七個月了!!

有很多人要感謝-化妝師們

臨床工作中,除了同為醫師的工作伙伴之外,
還有一群資深專業的專科護理師...

有很多人要感謝-法師

回頭過去的兩年十個月,
能夠有今天,真的要感謝很多很多人...

要畢業了,接下來有一連串的感謝文

距離離職已經不到十天,
真的意識到自己"要走了"...

電視兒童

Peter Fu的工作是每天上班開刀看病人,
史迪普的工作是全職媽媽帶小孩...

2010年7月20日 星期二

暫時都不能再吃韭菜了

有些食物,說真的是好吃...
但就是吃完之後那個氣味,
不但讓週遭的人不舒服,自己也很痛苦...

2010年7月19日 星期一

2010年7月18日 星期日

孟母三遷(4)

本來只是分享大學時租屋的趣事,
竟然意外獲得廣大迴響...
繼續來把搬家的血淚史交待完...

另一個走狗運的傢伙

很多殘酷的事情,其實每天都在我們的身邊發生...
只是當我們不知道的時候,就可以假裝什麼事都沒有,
一旦知道了,就很難裝聾作啞...

2010年7月15日 星期四

孟母三遷(3)

算起來大學生活已經住第五個地方了...
我們三個還是決定繼續當同居人,
於是又換到另一個公寓...

孟母三遷(2)

自從搬離與可怕的怪婆婆同住的雅房之後,
Peter Fu與另一位室友展開另一波找房子的工作...

實在是太令人意外了

最後一個月了,沒有值班也沒有收病人,
理論上應該是個已經沒有刀開的週四...
卻意外開了一台刀...

2010年7月13日 星期二

捎來拖把先生的消息

自從彼得兔登場後,拖把狗的戲份明顯減少...
這篇文章講一下拖把先生的近況,
免得他的粉絲們引頸企盼...

自殺論(3)

還有一種是機率型自殺...
自殺者或許沒有終結自己生命的意願,
但是他做的卻是不折不扣自殺的行為...

自殺論(2)

有人說這是效率論,急性自殺與慢性自殺的區別...
一槍斃命才叫自殺,慢性傷害健康就不算自殺...
我對這種說法很存疑...

自殺論(1)

有很多慢性疾病其實是生活習慣不良造成的,
抽煙,喝酒,吃檳榔...
這些早就已經被証實對人體健康有很大的傷害...

2010年7月10日 星期六

2010年7月9日 星期五

2010年7月7日 星期三

袋鼠男人

彼得兔每天都有固定的哭鬧時間...
早上起床後,中午睡覺前,晚餐後與睡覺前...
(這麼說來好像隨時都在哭鬧~~)

副食品轉換

彼得兔已經滿六個月大了...
現在正是從吃母奶轉換為副食品的時候...

2010年7月5日 星期一

醫師作家

很多醫師都愛寫書...
除了醫學專業的書籍之外,
接觸的人生百態醫界內幕都是很好的題材...

跨領域發展

現在是媒體的時代...
經常會有醫師同行上電視,
可能是接受採訪,也許是參加談話性節目...

2010年7月4日 星期日

2010年7月3日 星期六

2010年7月2日 星期五

一根筷子斷得快,兩根筷子好夾菜

最近一直被朋友問一個問題,
什麼時候要再生一個?

說實在話,剛成為新手父母的我們,

這世界什麼人都有(2)

有一對夫妻最讓人生氣,來看過房子一次...
當時他們表示回去考慮,Peter Fu也不催他們,
反正有興趣自然會再來問...

這世界什麼人都有(1)

最近在搞房子的事...
弄得心情很差烏煙瘴氣的...

對人性越來越失望

接著想講一些事情,最近遇到的事...
都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
但這些事情讓當事人Peter Fu一點都笑不出來...

有點空虛的勞碌命

進入離職前最後一個月...
慢慢減少值班與手術的量,
不希望離開前還帶著對病人的牽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