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

心情很灰

這些年常被問的幾個問題:
從事急重症醫療,壓力會不會很大?
你喜不喜歡這份工作?

我一貫的回答總是:
壓力大,習慣就好...
我很喜歡自己的工作...

昨天值班,徹夜的忙碌到今天中午才稍停...

腹膜炎的病人接受手術,術中狀況很糟...
帶著強心劑到加護病房進行術後觀察...
手術結束,確認病人已經抵達加護病房後,
正想休息一下...

沒想到半小時候便接到加護病房來電...
剛才開刀的病人突然心律有變,然後心跳就停了!!

火速趕到加護病房,指揮著大夥急救...
然而持續的急救,病人的反應始終不好...
種種跡象都顯示可能是心臟出了問題...
在這一波嚴重的感染後,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雖然術中術後發生心臟疾病的比例,國內外均有許多文獻報告過,
甚至比率不算低...
然而對病情如此急轉直下,大家還是措手不及...

感謝半夜趕來協助的團隊...
心臟內科醫師推了超音波過來,也確認了心臟疾病...
心臟外科醫師馬上聯繫葉克膜人員,
幫病人裝上維生機器,或許可以爭取一線生機...

無論最後的結果如何,當下醫療團隊的共同目標就是「拚」!

身為病人的主治醫師,雖然有加護病房和其他科的同事幫忙,
可是我一步都不敢離開...
除了確認病患的最新狀況之外,我也必須讓家屬理解事情的嚴重性...

急重症醫療的可怕就在於太多的不確定性...
畢竟連醫師都一時間難以接受的事,我更有義務對家屬們說明清楚...

一直忙到中午,大家都盡力了,可是病人還是離開了...

脫著疲憊的心理與身體回到家,一句話都不想講...

雖然我沒辦法做到料事如神,對於生命的逝去也無力回天,
但失去了一個病人,仍讓我的心情很灰...
失去的如此快如此突然,更讓我備感壓力...

在這個時刻如果有人問我開頭的兩個問題,
我可能得想一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