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同行相輕

關於同行相輕,最近有些很深的感受...


前陣子同事接到外院轉診電話...
一個被車碾過的傷患,到院已經沒有生命徵象...
急救後仍然無效,因此要轉診至本院...

同事只是很客氣地問了一句:
「病人不是已經死了嗎?轉來本院做什麼?」

「所以你不接受嗎?你們醫學中心可以拒收嗎?」
據同事說他還沒來得及再講,對方就把電話掛了~~

沒多久病人轉來,一邊CPR一邊從急診大門進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關於「同行相輕」,或許存在於每個專科,每家醫院,甚至每個行業...
大部份的人(也包括我自己)常會覺得自己做得最好,
其他沒有參與其中的人,發表的意見都是不負責任的評論...
因此轉來的上游醫師,沒辦法接受下游醫師的提醒...
接受轉診的下游,或許是事後諸葛,或許是所處機構的優勢,
也覺得前一家醫院的處置有問題...

我必須承認,自己剛入行時(即便還只是住院醫師菜鳥階段),
會因為自己所處是大機構醫學中心,而有著優越感...

以前在急診遇到其他中小型醫院轉診病患過來,
除了有著「外院都在亂搞」的先入為主成見外,
在交班過程中,也會用帶著傲慢的口吻「接受」其他醫院轉診...
哪怕轉診來的醫師,可能比自己資深...
只是受限在自己所處機構無法處理,或是家屬的主觀要求...

隨著年歲漸長,也慢慢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甚至自己也曾經當過醫學中心醫師口中「亂搞」的小型醫院醫師...

走過這些年,現在脾氣改了很多...
可以理解基層醫療受限於資源甚至家屬壓力的難處...
又或者說,小型醫院有很多比自己厲害的高手...
(曾遇到過張力性氣胸,已經快要掛掉的傷患,
家屬堅持所有治療要轉到大醫院再做~~)
(我一度很氣前一家醫院怎麼什麼都不做就轉來,
知道實情後我把家屬講了一頓!)

所以現在的我,已經習慣不再多問...
對於外院的轉診要求,我的制式回答就是:「我知道了。」

雖然這跟高級外傷救命術中強調的轉診交班精神有所悖離,
但與其在電話裡討論(甚至爭辯)對事實沒有幫助...
我們認為該做的,其他同業未必認同...
有時候我們好意的提醒,或許會被外院同行誤以為是質疑...
況且我們的建議也未必一定正確,
當沒親眼看到病人,提出的建議不見得可行...

至於在電話裡討論誰比較資深,
自己是某某主任,行醫多少年,過去遇過什麼案例...
更是無聊中的無聊...

「我知道了」是最好的回答...
與其花很多時間討論病情或處置,還不如快點動作...
處置正確轉過來,我充滿感恩,也會告訴家屬前一家醫院做得對...
偶爾遇到處置怪怪的,反正來了我再重新評估一次...

從小長輩告訴我「少說話,多做事」...
這個時候就很有用~~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病人從進來就開始CPR,又急救了三十分鐘...
最後在本院宣告死亡...

本以為是家屬的堅持...
(這些年真的偶爾遇到即使已經死亡,還要轉診的家屬 )

家屬兩手一攤表示無奈,他們說自己一直被催著上救護車~~

當然這可能是會陷入各說各話的羅生門...
於是同事打回前一家醫院,想要瞭解當時情形...
對方告訴他:「我已經可以當你的老師了!我跟你們主任很熟,
一定叫他好好教訓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