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

醫人醫心

一個在外院服務的同學說,他有一個病人走了...
病人解脫了,家屬解脫了,他也解脫了...


腹內腫瘤的病人,已經開過無數次刀...
腫瘤切除,復發再切除,再復發再切除,甚至還做過腹膜內化療...
這次因為嚴重的腸沾黏造成阻塞,
我的同學不得不再開進去...

所謂的「不得不」,是因為可預期肚子裡面的狀況一定很糟,
對病人或是醫師來說,都是一大挑戰...

果不其然,所有的腸子都黏成一團,完全分不出正常的腸子還是其他組織...
手術臺上奮鬥了四個小時,最後還是沒辦法...
只能再把肚皮關起來,向家屬說明無能為力...

對於手術失敗的必然,家屬似乎已有心理準備...
對於醫療上已無計可施,病患自己也心知肚明...

接下來進入手術後的「等待」...

不是等待好轉,而是等待死亡...

醫療這件事,說困難當然是很困難...
但某種程度來說,其實也算簡單...
病人進來住院,把病人治療好出院;
或是疾病已超過醫療的極限,治不好然後死亡...

然而最可怕的狀態不是「死亡」,而是「好不了也死不了」...

嚴重的出血控制不住,死亡可能是幾小時或一兩天...
嚴重的感染控制不住,死亡可能是幾天或幾週...
即便是惡性腫瘤,終究會復發或擴散,死亡也不是遙遙無期...

然而病人躺在床上,腸子不通不能吃東西...
你知道他絕對不會好,但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死...

住了一個多月後的某天,病人因為大量胃液逆流...
導致吸入性肺炎...
或許是病得太久了...
家屬決定不插管不急救...
當天晚上病人就離開了...

「身為他的主治醫師,我當然不會害病人。可是當值班醫師告訴我,
病人發生肺炎然後往生的時候,我突然鬆了一口氣。」
同學在網路上發訊息給我,告訴我他這一個多月來的心境轉折...

同為外科醫師,我可以理解這樣心情...
在絕無惡意的狀況之下,卻因為病人的死亡感到解脫...
這是多麼「虐心」的期待。

這些年有很深的感覺,當醫生不只是治療病人...
也常要治療家屬...

甚至,還需要治療自己的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