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職業倦怠

常被別人問:「工作遇到挫折或壓力時,會不會有職業倦怠?」
面對這個問題,我必須很坦白說:「當然會有。」


不管再有趣的事情,日復一日做個十幾二十年,當然都會有想休息的時候。

不過我也常自我解嘲:「不當醫生其他什麼都不會...」

在急診上班,一天到晚遇到鳥爛事情奧客一堆,
當然會不想做。

值班開刀看病人,除了隨著年紀增長體力下滑之外,
病人隨時可能死亡的壓力,隨時要面對家屬質疑的壓力,
當然會讓自己萌生退意。

即便是自己最喜歡的醫學教育,
每週每天講著相同的內容時,當然會覺得煩。

甚至是寫文章寫網誌寫論文,也經常會有電腦打開腦子一片空白的時候。

如果駝鳥一點,不再站在第一線急診室,好像也得過且過;
如果駝鳥一點,挑簡單好處理的病人治療,也沒人能說我不對;
如果駝鳥一點,學生的課少上一些甚至不上,也不會有人勉強我:
如果駝鳥一點,網誌擺著不再更新,讀者久而久之就會忘了Peter Fu。

每當遇到這樣的職業倦怠,我都會想起以前老板的言教身教:
「我們就是要做別人不想做的事,才能跟別人不一樣。」

因此,雖然真的很累很煩,可是徹夜開刀值班的早上,
總有一種「又完成一件事」的成就感。

固定上課的時間是下午四點,因此三點五十分時常常腳步疲憊地走進教室,
然而每堂課上完,知道學生真的在這個小時中學到了點東西,
似乎疲累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過去幾年已經有不知多少次,想從此不再被網誌制約,
不想給自己必須時時更新的壓力。
但也還好仍然堅持著寫作,也才有一本又一本的創作。

職業倦怠,我當然會有。

可是不當醫生,我也什麼都不會。
不教學生,不寫文章,可能休息幾天後就會不甘寂寞。

要做別人不想做的事,才能跟別人不一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