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0年7月4日 星期日

<轉錄一篇文章>越來越宅的旅行者

這是本網誌第一次轉錄文章...
剛好從上海旅行回來,看到此文有些心得...

(原刊4/10中國時報旅遊的滋味專欄)

我不是蘋果迷、對3C產品的敏感度很低,新型的相機、
筆記型電腦、通訊產品、電子書都是在旅途中才開了
眼界。這些電子新玩具已經成了許多旅人非帶不可的
「旅伴」,而且依賴度極高,眼睛總是盯著大大小小
的螢幕、手指總在各式各樣的按鍵上舞動。網路成了
旅途中最重要的一條路,至於風景、朋友、體驗,都
是成就網路之路的配件而已。

五年前出國旅行,帶筆記型電腦的背包客還不算多;
但這兩年,隨著平價小電腦的崛起,背包客的行囊裡
都帶著一台小電腦。過去在青年旅舍,交誼廳是大家
分享旅程、打屁聊天、情感交流的地方;現在青年旅
館的交誼廳等同於網咖。人手一台電腦、沉浸在網路
世界,不是在MSN就是在更新Facebook要不然就是言
不及義的twitter寫著:剛吃完早餐之類的無聊句子。
彷彿旅行就是為了在異國上網,更新近況與上傳圖片。
所做的事情和在家裡做的事情無異,只是換個地方上
網而已。

剛進旅館Check In的Steve是有點年紀的背包客,他
很不好意思的問剛好闔上電腦的我:「這間旅館大廳
人那麼多,從外面看還以為很熱鬧,沒想到這麼安靜,
大家好像都在忙自己的事情。你來這裡幾天了?」我
在都柏林的這間超人氣旅店住了三天,Steve是第一個
跟我說話的人,其他人也是忙著說話,不過,是掛上
耳機、別上麥克風,跟遠方的朋友Skype。

Steve後來感嘆的說:「以前去超人氣的旅館是可以
聽到很多特別的旅行經驗,現在所謂的超人氣是要有無
線網路,而且要光纖、這樣才能傳圖很快。」網路綁架
旅人的心志,也獨裁的限制旅人認識「眼前」且「真
實」朋友的機會,豔遇變少了。現在在旅途上認識的
朋友,除了交換基本資料,接下來就是問:「你有沒
有Facebook?」緣份都在Facebook裡。

數位與影像成了旅行的顯學,大家出門扛得相機越來
越大台,除了拍還要錄,相機裡的記憶卡比腦子裡的記
憶力還要重要。記憶卡陣亡有如把旅程delete掉一樣嚴
重。在南極的船上,室友很懊惱相機被雨水淋壞,她沮
喪的說:「感覺上這趟好像白來了,花了三十萬,一點
證據都沒有。」

後來幾天她都沒有帶相機,但一天比一天開心。她愉快
的說:「這一趟我終於明白風景與體驗是拍不下來的,
以前我都是用CCD看世界,這幾天我才是真正的用眼睛、
耳朵、鼻子、皮膚感受世界。企鵝棲地的臭味拍不起來、
冰河崩落的聲音拍不起來、我的興奮也拍不起來。」這些
領悟都非YA YA照可以表現,但大多數的旅人仍堅持鉅細
靡遺的拍照,就像在拍犯罪現場的證物一樣仔細。大龍
說:「拍起來我的家人與朋友才知道旅途中的一切!」

不過,數位照片真的太多、太氾濫了,問一些旅行者,
才發現很少人會回頭再去檢視硬碟裡的檔案。至於網路
相簿,只不過是網友用滑鼠點過的檔案,很難激起旅行
的想望,就連神遊也覺得過於含糊且無切入點,還不如
去看google earth的地圖。

曾幾何時各式各樣的線材、充電器、筆記型電腦、數位
相機、I phone成了行囊中最沈重的負擔;可不可以上網,
能不能充電成了旅程中最大的焦慮。上個世紀的旅行者,
沒有這些「電器」也是能走出一片天地、旅行的爽度也沒
減少。揹著那麼多電器去旅行,是不是因為旅人越來越
寂寞,還是,根本就沒打算出發,只是搭上飛機,到另一
個地方上網、點著奇摩新聞、細數影劇八卦,然後再下載
「艋舺」。雖然在陌生的國度,但在打開電腦、連上網路
的那一剎那,一切都那麼熟悉、那麼宅。

突然想念起過去沒有網路、只能翻著旅遊書的日子;想念
沒有網路訂房,只能在車站問東問西找旅館的日子;想念
用便條紙寫下自己的名字電話與住址的日子;想念一分開
就不知道該怎麼聯繫只能守著國際電話的日子;想念躲在
電話亭裡打電話的日子…….。這一切都很繁瑣,但有人
的交流,可以強烈的意識到:我在旅行。

如果有哪個地方連不上網路、手機沒有任何訊號,請偷偷
告訴我。

1 則留言:

  1. 紐西蘭 Golden bay!
    我了解,也有深刻感受!
    我帶了電腦,方便,也揮霍不少難得旅行的日

    租到有WIFI的房子 訂到有WIFI的旅館的這三
    個月 精彩沒有以前多了 冒險沒有那麼豐富了
    空閒時間很容易就變成蜘蛛掛在網上

    突然興起 把自己丟到荒漠小鎮 enjoy the
    rural wild life

    回覆刪除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