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

盡己之力(存檔)

替自己的國家做點事。
前幾天去醫院所附屬的大學開會,和老板去談一個跨專科合作的案子。
每次陪他開會,他總是這麼向別人介紹:「這是Peter,我的資深國際研究員,加入我們科部之後,對我們的學術貢獻很多,你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請教他,將來如果有任何合作,他也都會參與。」
會後幾個合作案的關鍵人物留下來小組討論,我提了對研究方向的建議,以及可以在統計與分析上提供的協助,還有目前在美國已經完成的實體成績,大家都對接下來的合作充滿信心,也排定初步的工作計畫。
或許是老闆介紹我是所用的「國際研究員」,再加上我一臉就是外國人的樣子,大家不免對我的來歷很好奇…
「Where do you come from?」這幾乎是老外問來歷的起手式。
「Taiwan.」
「Taiwan? Not China?」
聽我來自台灣,大家覺得很新鮮,七嘴八舌討論起來。我發現美國人對台灣與中國的關係,似乎現在越來越瞭解,並不像我原本預期的「以為我們都一樣」。
然後他們也提到學校裡現在越來越多來自中國的學生與研究員,可是都沒有合作成功。來自台灣的研究員倒是很少遇到。今天聽完我的簡報,他們覺得我跟之前遇到的人不太一樣。
「謝謝,我會盡力幫忙,做到最好。」對他們的誇獎我不置可否,反正就是盡力作就是了。「在我的國家,在我台灣的醫院裡,我只是很普通的角色,有太多臨床和學術比我強的人」我後面補了這一句。
一起從學校走回醫院的路上,老闆跟我說:「那些大學教授很難搞,要引起他們的興趣很困難,不過你今天的報告很好,他們剛才跟我說,有很大的意願和我們外傷中心合作,謝謝你。」
「謝謝,我會努力。」其實我一時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能說謝謝而已。
「他們原本以為你是中國人,因為他們之前幾次跟來自中國的研究員合作經驗不好,不過現在這些都不是問題了,你就好好做吧!讓他們知道你,讓他們知道台灣。」跟老闆分手前,他這麼告訴我。
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這件事。
其實不能否認,大部分的人都還是從膚色與口音當作第一印象,特別是在另一個國家,而這個國家又充滿著四面八方人種匯集。我不知道他們之前遭遇了什麼不好的經驗,總之我就是做我自己該做的。
與其跟老外爭辯台灣中國這些複雜的問題,不如拿出實力證明自己跟他們不一樣。
我不是什麼大人物,沒有奧運金牌或世界紀錄,只是個來自台灣的國際研究員。穩穩地做事,找到機會就表現自己,也讓另一個國家的人知道,有一個台灣人還不錯,讓外國人認識台灣,認識華人世界裡的另一個國家,而且這個國家裡,有著許多有能力與熱情人。
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貢獻,但是我們還是可以為國家做點事。
只要堅守崗位穩紮穩打,每個人都可以為國家做點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