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9月7日 星期五

責任教育

我工作的外科急診,每個月都有不同職級的醫師輪調訓練。
有實習醫學生、年輕住院醫師,也有資深住院醫師...
偶爾人多的時候,現場可能會有七八個甚至更多位醫師...


也是因為這樣,有時候會有人遲到、早退,甚至人間蒸發。

我的習慣是一上班會先點名,一方面是確認每個人都有出現,
二方面也是認識一下大家。

不過沒幾天總是會有人不到,打給他還會睡眼惺忪姍姍來遲。
有時候甚至直接找不到人。
當他們趕來之後,會很抱歉地跟我說「抱歉,我忘了。」

我也不太會罵他們,不過我打從心裡就不相信是忘掉。
跟女朋友約會不會忘,為什麼上班會忘掉?
不放在心上或者不覺得一定要來,或是不覺得會被發現...
惡劣一點的是覺得,我們不能拿他們怎麼樣。
(其實要處理的方式太多了,光是當掉重修,就足以令他無法準時畢業)

有些已經惡名昭彰的學生,幾乎每個班的主治醫師都發現他們會慣性遲到或不到,
當然除了應有的懲處之外,大家也會私底下討論這些垃圾...

有次談到一位只要下雨、假日就會自動消失的醫學生,科內一位主治醫師很感慨地說:「到底這樣的人,為什麼要學醫?」

我很贊同這個說法,也有著同樣的疑問...

其實醫學教育與醫師的養成,有很大一部份在於「責任教育」。
值班的時候必須隨call隨到,病人有狀況必須親自診視再處裡(無論你覺得是否合理),即便當了主治醫師,病人的惡化或死亡,也不會因為你下班而停止。

這些都是在培養一個醫師的責任。

當然我們不必像老一輩那樣,好像必須任勞任怨作牛作馬...
但是最起碼,「該是自己的責任必須做到」。
例如「準時上班,該出現就出現」,這只是當醫師的最低標準而已。

其實認真去看許多的醫療糾紛,往往爭議點都不見得在於「醫術」,而是在於「面對責任的態度」。病患恢復不如預期,當然未必是醫師的錯,可是當病情出現變化,醫師應當即時介入,卻乎略自己的責任時,可能就會令自己陷入風暴。

可能我現在真的老了,已經不像當年剛當主治醫師時,常會對看不慣的事破口大罵。
只是有些事放在心裡,或是替他們捏一把冷汗,用這樣的態度來行醫,早晚有一天會出事。

同事問的好,這樣的人為什麼要當醫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