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他們只是要錢罷了

「他們只是要錢罷了...」同事淡淡地說,但眼神透露出無奈...

無預警地接到法務人員通知,說自己成了醫療糾紛的被告,
除了意外之外,相信誰的心情都不會好...

我想表達關心,也問問是否真有醫療疏失...

因為醫療糾紛的對策,有沒有疏失的處理方式差很多...
若認定己方沒錯,那就算跟對方周旋到底也不怕;
反之,要是沒辦法確定自己能全身而退,那就往少輸為贏來運作...

「我早就忘記這個病人了...」同事還是一臉無奈

「忘記?怎麼可能?難道治療期間一點徵兆都沒有嗎?」
我很疑惑這樣的狀況,一般來說,會有醫療糾紛的個案,
家屬在住院期間多少會表達一些不滿...

「完全沒有!這個病人開完刀後雖然發生併發症,
可是後來也都處理得差不多了,他最後是在手術後三個月,
因為肺炎而死...」

「那關你什麼事?這樣也可以告?」

「而且病人已經過世一年多了,家屬才突然告我,莫名其妙。」

同事晃了晃手上的訴狀,好厚的一大疊。

「借我看看。」我伸手接過那本起訴書。

上頭鉅細靡遺地紀載了就醫的過程、委屈與質疑。
很難想像,一年前的事情,包括對話怎麼會記那麼清楚。

要不是一開始就預謀錄音,要不就是憑空想像。

當我提出這個疑問時,同事不假思索地說:「當然是想像的!」

說著他隨手翻出一段話:「被告(X醫師)佯稱:『手術非常完美,無懈可擊。』」
「用『佯稱』來形容我的解釋病情,會不會太重了?而且我絕不可能用『完美』或『無懈可擊』這種詞彙!」同事越念內容越氣。

家屬的訴求要求賠償八百萬,其中訴狀上用了四頁來說明各子女雖然與病患不同住,但感情相當深厚,因此各要求一百萬之精神賠償。

「他們只是要錢罷了...」同事最後嘆了一口氣,語氣中透露著無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