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醫學研究的價值

說好不談政治的,最近忍不住一直聊...
這和Peter Fu一貫的風格相當不同...
不過選戰的攻擊目標,既然進入學術專業或醫療倫理,我也有點東西想說...


不知道看完這篇文章的朋友,會覺得Peter Fu的立場是什麼...
不過既然要看,就希望各位能夠看完...
至於解讀如何,我不在乎,這就只是個人想法而已...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先講一件事...
我個人不喜歡柯P...
無關乎政治立場,無關乎藍綠,無關乎選舉,無關乎國家認同...
純粹是和他的相處經驗...

幾年前,Peter Fu有幸和柯醫師一起參加一個活動...
某醫學院邀請了幾位成名的醫界人士去演講...
當時Peter Fu的職稱是某市立醫院的外傷急症外科主任...
柯醫師是台大創傷醫學部主任,算是我的前輩...

會後我禮貌性地向柯醫師自我介紹,並且遞上名片...
柯醫師看了一下我的名片:
"xx醫院喔,那樣的醫院有辦法做外傷嗎?病人不是小貓兩三隻嗎?"

喜歡他的人,或許可以說他"不會social","白目","講話直白"...

xx醫院真的不大,也或許真如他所說,小貓只有兩三隻...

不過聽在Peter Fu耳裡,這就是不尊重人,連一點基本的禮貌都沒有...

所以知道他要參選,雖然我對國民黨的糟糕很反感...
但一直提不起想要支持他的動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但最近有人批評柯醫師的器官移植專業,連他寫的論文都拿出來講...
這我就不得不說點話...

我跟柯醫師在不同機構服務,彼此的專長也不一樣...
甚至就像之前所說,私底下我不喜歡他...

不過同為學術研究者,他還是我的前輩...

有接觸學術論文寫作的人都知道,要寫出一篇國際級的SCI論文有多難...
而國外對於論文要求的標準,不管研究結果多有價值,大前提都是必須符合醫學倫理...
否則將陷入毒樹毒果的循環中...
(也就是說,用非法方式取得的研究結果,將不能做為正式的結論)

Peter Fu在2009年去中國大陸開會...
老共做了一個實驗,把嚴重燒燙傷的病人分成兩組,
一組給予點滴輸液,一組嚴格限水...
然後比較兩組病人死亡率,做出"嚴重燒燙傷病患需要給予點滴輸液"的結論...
就實驗方法來看,無疑這是個毫無暇疵,做出合理結論的實驗...
只是那些被限水的燒燙傷病患,就在這樣的人體實驗中犧牲了...

因此結論雖然強而有力,但仍只能刊在中國大陸自己內部的燒燙傷期刊中...
照理來說,這樣好的結論,應該能登在世界第一的國際期刊才對...

可能講太深太遠了,換個例子來說吧...

從台北101跳下來會不會死?

我相信每人都會說:廢話,當然會死!

可是請問有人見過從101跳下來死掉的例子嗎?

我們之所以會認為必死無疑,是因為過去的經驗...
別說台北101,從比它矮的小公寓掉下來都活不了,從最高的101跳下來當然會死...

問題是這樣的"常理推論",在證據醫學上是最低等級的"個人想法"...

就算有人拿命來試,自己跳下來死了...
也只不過是個案而已...

要最完美證明,是拿100個人丟下去,然後計算死幾個,活幾個,殘廢幾個...
這才符合證據醫學的精神...

但顯然沒有人會做這樣的實驗,因為嚴重違反倫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回到主題...

柯醫師的研究,能夠投稿到國際期刊...
在最嚴謹的醫學倫理評估下接受刊登...

這已經代表能禁得起考驗...

任何對研究有疑義的人,在這十幾年來應該提出他的看法...
並且"具名","提出相關的科學論點"來質疑,然後投稿到同一篇期刊...

期刊在接到有效(條件同上)的質疑後,會請作者回覆...

一旦質疑成立,將會徹回該篇的刊登...
同樣的,若被發現只是惡意攻拮,那
質疑者將受到同樣的標準來檢視其研究內容...

我不管誰會當選,我也不瞭解器官捐贈的流程...
不過我相信學術研究...
也無法接受用煽動性的語言,來質疑我們這些醫學研究者,
一直以來堅守的價值...

1 則留言:

  1. 傅志遠 醫師

    醫學研究的價值

    這篇可以轉貼於PTT嗎?

    回覆刪除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