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商品價值

有很多文章,在討論尊重專業這回事...
其中一個就是不該用價錢來論斷專業,
不該隨意對專業工作殺價砍價...
一味的cost-down就是一種不尊重專業的行為...


我不完全認同這樣的論點...
我認為社會與經濟成熟度,還沒有進步到可以不議價的程度...

商家在要求消費者不該隨便殺價,或是堅持不二價的同時...
代表他必須提供相對不容挑戰的品質,
又或者讓消費者有不會被當冤大頭的信心...

最近在弄房子的裝璜,已經到了最後挑傢俱的階段...
在設計師的介紹下,找了一家有名的傢俱廠商...
對我們外行的消費者來說,設計傢俱當然是一門專業...
從尺寸丈量,材質挑選,車工打磨等等,
設計師滿口的專業術語,坦白說我們有聽沒有懂...

最後的報價是二十幾萬...

在收到報價單後,史迪普問我的意見...

"我是覺得價錢有點貴,不過既然是設計師推薦的,
而且東西看起來品質不錯,那就這麼決定吧..."
這當中每樣東西,都是史迪普挑過喜歡的,所以基本上我沒有什麼意見...

我當時的想法是,做傢俱的專業我們不懂...
人家開這個價錢,一定是東西有這個價值...
所以要嘛接受,要嘛如果覺得太貴,我們可以再去別家比價...

"我來問問他可否算便宜一點..."說著史迪普撥出電話...

"我們打算就跟你們公司訂了,可是你可以算我便宜一點嗎?"
"拜託嘛....我們很喜歡,可是價錢太高了..."
在史迪普的溫情攻勢下,設計師把價格降了兩萬...

於是就這麼成交了...

史迪普很開心地殺價成功...

雖然省了兩萬,可是我沒有很開心的感覺...
史迪普只是在電話裡盧了兩句,就可以馬上降兩萬...
那如果臉皮再厚一點的客人呢?會不會可以殺更多?
如果當時我們很乾脆地直接簽約,這兩萬不是多花了嗎?

這不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寧可他價錢很硬一毛不減,
才不會令我有"是否可以再殺多一點"的懷疑與遺憾...

同一天發生另一件事...
史迪普已經在網路上做好功課...
比較出某款熱水器,目前問到最低的價格是17100...
只是並非實體店面,而是網路通路...

家附近有一家水電行,史迪普親自去問的價格卻要18500...

Peter Fu的看法是,雖然是網路通路,
但基本上都是公司直接保固與維修...
所以應該沒差...

史迪普卻打算再去問問看,他比較相信實體店面...
"基本上不必比17100便宜,只要17500我就可以接受了..."
走進去前,史迪普告訴我他的計畫...

早上去的時候是老板娘看店,晚上我們再一起去時是老板本人...
"你要這台喔,17000裝到好!"

我們只是問了一下價錢,其他什麼都沒說,
老板的開價讓我們相當意外...

訂完之後回家路上,Peter Fu很疑惑這樣的作生意方式...
"如果不同的商家,彼此有價差都已經很奇怪了..."
(理論上相同的商品相同的型號,不就該不二價全國相同嗎?)

"同一家商店,只是我們去的時候遇到不同的人,價錢就不一樣!?"
"這實在是莫名其妙!"

我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就是很多商家的賺錢,總令我覺得有點"坑人"的成份...
在這一家買完東西,到了下一家再問馬上後悔剛才的價格...
(這次更扯,在同一家的價錢也不一樣~)

偏偏很多商家都是如此...
也或許他們知道台灣的消費者習慣砍價,
所以會刻意把價格抬高,預留讓消費者殺價的空間...

但這絕對不是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
維護市場機制是商家的責任與義務...
商家不能要求消費者不殺價,
商家能做的是堅守品質與它該有的價格,
當消費者發現不二價已是常態,而且沒有漫天開價...
殺價不成功後,自然就會改變這種習慣...

當商家提供了應有的品質與童叟無欺的價格,
消費者自然不會(也無法成功)殺價...

而當消費者面對到不想(或付不起)的價格...
自然就會選擇不買(或跟別家買)...
而不是嘗試殺個價...
然後還居然真的殺價成功~~

我絕對相信每樣東西都有專業...
殺價不僅不尊重專業也傷感情,我同意...

只是這些專業人士們,問問自己的良心...
當你們堅持"一分錢,一分貨"時...
有沒有拿一分貨來換一分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