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5年12月14日 星期一

寫作之路

原本是小麗的活動,應該他是主角的...
沒想到卻變成Peter Fu受訪~~
大約三年前,小麗剛來我們家的頭幾個月...
有一天他問我可以去那裡買便宜的電腦...
他想和家鄉的親人保持聯絡...
可是薪水有限,而且頭一年的薪水有很高比例得被仲介抽成...
還要把剩下的錢寄回家裡...

剛好Peter Fu和史迪普有淘汰不用的舊電腦...
(功能正常,純粹是喜新厭舊想換新的~~)
所以就給小麗先頂著用...
至少一般的上網功能沒有問題...

結果他就這麼寫著寫著也出書了...
難不成文青的家裡,連外佣都是文青不成!!??
(以後如果有什麼徵文比賽,主辦單位跟Peter Fu邀稿的話,
我可以回答他們:我派我們家外佣出賽~~)

不過話說回來,或許是醫療工作之故,常與外籍看護工有所接觸...
我見過太多被雇主不當人不尊重的作法,也可以理解他們有多弱勢...
總有家屬在病房對他們大吼,甚至拳腳相向,
只因為自己從來不來探視被照護的長輩,當被通知病情有變時...
就用責難外籍看護工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關心...
或是像捉小偷一般檢查阿公阿媽身上,有沒有可能的外傷...
然後一口咬定外佣虐待他們的長輩...

更不用說有一堆真的被虐待,不給他們吃東西,或是被惡意忽視延後就醫的案例...

我也曾經治療過被刀砍得不成人形的泰勞,只是因為放假在街上落單...
據陪他來的仲介說,有些小流氓的樂趣,就是圍毆外勞...

每次看到這些事,我都在想...
台灣真的是個對人友善的地方嗎?
我們對待這些弱勢族群的手段,怎麼好像還停留在野蠻時代?



長期和Peter Fu合作的時報出版,曾經替外籍移工出過兩本書:
"逃"和"離"...
講述了他們在台灣底層遇到的故事與悲歌...

或許是內容太過真實殘酷...
看了幾篇就不忍心再看下去...
(一直以來,我都不喜歡看那些描述人性有多壞多惡毒的文章)

這次的移工文學獎集結了第三本"流"...

很榮幸能參與新書的發表會,也很開心能用行動來支持...
在我們這片土地上,真心期待,每一個人都能獲得起碼的公平與尊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