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

演講邀約

前幾天一個朋友發訊息,跟我邀請一個演講。對方很客氣,還特別強調:「演講費不多。」

因為我跟他是很熟的朋友,所以可以開開玩笑。先回了一張耍白爛的貼圖後,當然是沒有問題地答應了~

關於演講這件事,過去幾年我講過非常非常多場。從幾百人幾千人的大場子,到個位數聽眾的溫馨小聚會都有。演講內容從專業外傷到生活閒聊都有。

不同的對象、不同的場子,當然演講費也不一樣。其實,對於演講的邀約,無論演講費用高低,只要能力所及,我都會盡量答應。我還是對於人家的邀約充滿感恩,願意聽我講一兩個小時,是給面子的事。

只是這種事真的很極端,某種程度也跟運氣有關。

最大方的是商演,有些公司或團體的教育課程,給講師的禮遇很足,除了來回車馬費(遠距離縣市有些提供飯店住宿)之外,一次的演講費可以跟上班族一個月薪水一樣。不過費用高的代價,當然就是準備內容必須有料,否則被問問題問倒、被噓、講到一半聽眾走一大半,這種事情也時有所聞~~(幸運的是,我還沒遇過這麼尷尬的狀況。不過接活動之前,多半會打聽一下強度,如果是很硬的場子,企畫都會特別提醒。)

我曾經接過某家市立醫院的邀請演講,預定的日期是我從歐洲開會下飛機的當天。大約兩個月前就與院方敲好時間,我在飛機上準備投影片,一下飛機就直奔家裡,換套西裝後就直衝會場。結果現場大門深鎖,我氣得打電話找負責人詢問,得到的答案是:「抱歉,我忘了公告和上公文~~」

有些學生社團很有誠意,同學寫信請我去演講,特別告訴我:「抱歉,我們預算有限,可否沒有車馬費。但我們會請您吃本校附近的名產,然後社員一人買一本您的書.....」對於這麼有誠意的邀請,我如果拒絕就太不夠意思了。

曾經有家赫赫有名的醫院邀請我去做專業演講,談骨盆外傷的處理。我很重視這個邀約,所以準備了很多東西,對我來說,答應這場演講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賺車馬費。過程中與台下互動很好,我覺得是一次很成功的演講。會後照例要合照留影,對方主任和我握手後,送了我一張感謝狀,再負責聯絡的醫師送我到醫院門口。

由於大家都是醫療同業,開口談演講費其實有點尷尬,可是我已經要離開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下:「不好意思,演講費是匯入戶頭,還是現金或支票核銷?我需要提供扣繳憑單資料嗎?」(一般的演講都要填扣憑資料,邀請方可以銷帳,這筆費用會計入我的收入。)

「沒有演講費。」

「沒有演講費?」雖然我不是為了賺錢而來,可是我對於一家大醫院沒有給演講外賓車馬費,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我們主任說,能被邀請來演講,本身就是榮譽,所以不另外提供車馬費。所以我對你很抱歉,我個人可以請你喝咖啡~~」

「你的意思是說:『我還要謝謝你的邀請囉?』」負責聯絡的醫師是我多年好友,衝著彼此交情,當然是沒什麼好計較的,不過我覺得這家機構很莫名其妙。

最常參與的場合還是醫院、學校或某些社會團體的邀請。這些機構多半都有針對講師費的固定內規,少的只有幾百塊、多的幾千塊。雖然每次我都會跟邀請負責人開玩笑:「我的隨扈有幾十個,請把紅地毯從高鐵站鋪到貴院(校)門口~~」實際的狀況多半是我自己搭高鐵轉記程車,或是用不太靈光的導航,到某個很偏遠的地方,講一個小時候再自己離開。

其實,只要整場演講中,有一個人願意聽,那我就會覺得不虛此行了。

回到這個邀約簡訊,演講費不多沒關係。只要有人想聽,邀請人跟我又有交情,我當然是會全力以赴。更何況對方強調「我很受女學生歡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