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2月8日 星期六

帶著溫度

偶爾我會去上些廣播節目,透過和主持人在空中聊天的方式,讓聽眾認識我,或是聽我說些醫療中的故事。
有些廣播主持人相當「專業」。

我所謂的「專業」是指他可以把工作與私下的情緒完全抽離,節目上與節目下判若兩人。 

身為不是很紅的來賓,我和大部份的主持人都是第一次見面。開錄之前我們沒什麼話講,只是簡單打聲招呼就開始。 

「五、四、三、二、一!」

錄音間「on air」的燈亮起後,主持人用很自然與熟悉的語調:「讓我們歡迎今天的來賓!他是一位醫師............」接著用很熱情的口吻,像聽眾們介紹我,彷彿已經與我認識多年一般~~

節目中我們一問一答,像老朋友似的聊著醫療工作的故事。

「我們先進一段廣告,等會再回來和傅醫師聊聊!」

當「on air」的燈號熄滅後,主持人馬上轉換了情緒,一個人兀自滑著手機,我還停留在剛才聊天的情緒之中尚未抽離,所以想把被廣告打斷講到一半的故事講完。

「嗯...不好意思。現在是我的休息時間,有什麼話,等到開麥後再繼續講。」主持人抬頭看了我一眼,不帶表情地說,反而是弄得我有點尷尬,沒辦法再繼續接話。

「五、四、三、二、一!」當「on air」的燈號再度亮起,主持人馬上用高亢的聲音與節奏:「嘿~~歡迎回來,我們繼續來和傅醫師聊聊~~」

瞬間轉換的情緒,反而令我一臉黑人問號。

我可以理解和來賓聊天是他的工作,來賓對他來說,只是工作的一部份,而我也只是千千萬萬來賓中的一個。雖說這是媒體人的專業,不過對我們這種很少接觸的人來說,感受上總是覺得少了點溫度。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週四早上是我的門診時間,由於先前年假停診,所以這天開診老病人特別多。雖然我習慣掌握看診的節奏,盡量準時在中午前把病人看完,但很多老病人一坐下就開始聊。

有的人會跟我抱怨非我專長部位的不舒服,我靜靜聽完後,也沒辦法給太多專業意見,於是幫他預約給相關專科的同事評估。

有病人跟我抱怨撞到他的肇事者,在他受傷後不聞不問,保險公司請領理賠也受到刁難。

也有病人說了許多他家裡的事,兒子、女兒、媳婦..........

其實這些事情,我都幫不上忙,我能夠做的,就是靜靜地聽,或者陪他們聊上兩句。

對醫師來說,他們都只是幾十個病人的其中之一;但對病人來說,醫師就是這一個。很多時候,病人需要傾聽他們聲音的對象,他們也會把醫師當做傾吐的對象。

基於醫療,我當然可以很「專業」地,只把醫療本業做好。然而想到自己的過往經驗,或許帶點溫度能夠讓人有不同的感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