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4月16日 星期四

正面助益

有時候我常在想,當醫生這個行業,除了工作成就感、收入、社經地位之外,還有沒有替我的人生,帶來其他的正面助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有個需要排檢查的病人,在門診要求我把檢查排在與下次門診同一日,這樣就不用跑兩趟。我告訴他請與檢查單位協調,可以到櫃台和行政人員說。沒多久病人又走回門診,因為檢查單位說那天已經排滿,沒辦法再插進去。

「如果你一定要排在同一天的話,那就只有把門診延後了。」檢查單位非我可以控制,但門診日我是可以幫他改約其他天。

「我就只想要那一天!你不能幫我打去講一聲嗎?醫生打去講,應該會給面子吧!」

「沒辦法耶,檢查單位不歸我管。」這個要求不合理,所以我直接拒絕。

「可是我很不舒服,出門很不方便,你就打去叫檢查室配合不就好了?」病人為了這件事,在診間和我耗了十來分鐘,一下子說我沒有同理心,一下子說我擺架子,過一會又軟言拜託,都說不通就酸我「當到副教授了,連安插檢查都做不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有個住院病人,各方面恢復都不錯,如無意外,近日內可以出院。

有天晚上,他隔壁床病人(非我的病人)的主治醫師來巡房,解釋病情時告知病人,傷口感染的細菌培養結果。這是一件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事,然而隔著窗簾聽到後,就開始大吵大鬧,認為我們把有細菌感染的病人跟他住在一起,他也會因此被傳染。

值班醫師、護理師、護理長來跟他講都不接受。堅持要轉入單人房,而且不能跟他收差價(因為他認為是醫院的錯)。一直寫一直寫一直寫院長信箱,寫到主管受不了~~

「如果不想在細菌太多的地方住,最好的方法是出院。」我出面處理時,第一句話就這麼說。

「話不是這樣說啊!你們醫院的疏失,為什麼要我出院?」

「有什麼疏失?細菌培養幾乎每天、每個病人都在做,有什麼好不滿意的?」

「那如果傳染給我怎麼辦?我是不是可以告你們醫院?」

「那是你的權利,雖然我不知道你要告我什麼。況且,你有任何實質上的損失嗎?」看起來是已經沒什麼好溝通的了,當天我就幫病人辦了出院,您的要求恕難從命,最好的解法就是回家休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們大樓住戶有一個群組,做為反映事項與溝通的管道。

群組裡三天兩頭就有人吵架,一會兒對這個不滿、一會兒覺得那個不合理,然後反映方與被反映方又各執一詞,一言不合就吵起來。不然就是對大樓物業一大堆不滿,挑剔到吹毛求疵的程度,我覺得物業經理真的很可憐~~

坦白說,每次吵架的導火線,我都覺得只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有些住戶反映的事,其實我們家也有遇到,只是要我為這個去跟人家吵架,實在是太無聊。

那天處理完病人的抱怨回家,聽史迪普講大樓最新的戰況,我突然有了人生領悟。

醫療工作上,各式各樣的奧客,讓我對這些鳥事情的容忍度提高。和醫院裡面的鳥爛事情比起來,這些小問題根本不算什麼,更不值得我去抱怨。

「對鳥事的容忍度提高」,是醫師這份工作給我的另一個人生助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