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20年4月3日 星期五

臨終照護

希望不要有遺憾。
由於專科屬性的關係,我的癌症病人不多,即使有,也多只在前端外科手術的階段。術後的追蹤或是後續的化療標靶療法,我都是將病人轉給這個領域的專家 ,所以我比較少有癌末臨終照護的經驗。(外傷或急症的死亡往往又快又突然,癌症則是慢慢折磨人的死亡進行式,處理兩類病患的溝通技巧不太一樣。)

不過偶爾還是會有一些以前治療過的老病人,或許是已經進入最末期,沒有辦法再有積極治療,當出現各種大大小小的併發症後,基於病患服務,還是會住到我這邊來。

這些病人可能會三天兩頭需要跑醫院,有些時候急診打個點滴就能回家,有些時候會住院個幾天打打抗生素營養針之類。來醫院的次數會越來越頻繁,需要住院的頻率也越來越高,住院天數越來越長,在最後的某次住院就出不了院.....

或許是因為相處久了,我和這些病人與家屬都滿熟的,也像朋友一般。

前不久有個胃癌的老病人,我幫他開完刀後,長期在腫瘤內科做化療,這次因為腫瘤復發後的進食困難,住在我的病房。我每天的巡房時間,會把他放在最後一個看,得花一些時間陪他聊聊。在這個階段,藥物與點滴對他的幫助不大,他需要的是心情的排遣。

「一切都好嗎?今天。」我走進病房的時候,他正拿著運動飲料小小口地吸著。

「感覺好一點,我盡量讓自己多吃一些,可是吃完沒多久就肚子痛....」

我們大約談了十多分鐘,其實病人很清楚自己的狀況,但就是有許多問題,會在他心中一直打轉。

「我可以找你聊一聊嗎?」我已經走出病房了,他的太太與兒子隨後追出來。

「怎麼了嗎?」

「你不要看他現在這麼平靜,他每天晚上都在發脾氣!對我們這個也不滿意,那個也不滿意,連外佣都看不下去,知道他在找麻煩。」病人的太太向我訴苦。

「我可以想像,畢竟他的腦子很清楚,但是死亡的陰影實在太大。」

「其實他連醫生都不滿意,只是沒跟你講而已。他都說腫瘤科醫生救不了他,你這邊也都只是打打營養針,沒做什麼治療。」病人的兒子接著說。

「那我也沒辦法,醫學真的有極限,他想抱怨就抱怨吧!」我聳聳肩,不會因為病人的抱怨而有情緒。

「我跟我媽媽照顧得很辛苦,幾乎二十四小時都要聽他使喚。然後站在病床前一一挨他罵。坦白說,有時候壓力大到,會想嗆他『你什麼時候會死』。」病人的兒子淚水潰堤。

「我們都知道應該要順著他,可是好幾次我都被逼到想罵回去:『你怎麼不去死一死!』」病人的太太也這麼說,可以想見他們的壓力有多大。

在這個時候,我知道說什麼「忍一下」、「看開一點」、「這是正常的」似乎都沒有幫助,去跟病人講什麼也不對,畢竟是人家的家務事。

「我沒有辦法告訴你,該不該跟他吵架。不過吵架絕對沒有好話,當他離開的時候,我怕你會後悔:『當初自己會什麼要講這些?』都走到這一步了,留下遺憾很可惜。」

「醫生你這句話,對我們太重要了!謝謝!」

關於醫病關係的處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也都一直在學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