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H.O.P.E.沉默的希望

2023年9月29日 星期五

優雅

我真的很想維持工作中的自在與優雅。

在這個行業十多年,不敢說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至少大部份的狀況都可以處理得來,即便是能力所及之外的事,也多半可以憑經驗在還沒出大事之前找到幫忙的夥伴與備案。

無論是外傷手術或急診外傷第一線,很重視的是思路清晰的邏輯,在狀況緊急時間有限的情況下,有條不紊把事情依輕重緩急分配處理。

有時候遇到年輕剛入行的醫師會慌了手腳,我也會提醒他們深吸一口氣,想清楚再開始做。

所謂的優雅,在我看來不是長像或衣著,而是一種能夠讓所有人安心的氣質。

在我成長的路上,見過許多優雅的前輩,無論是急診現場、手術檯上或是加護病房裡,我一直想學習這份優雅~

下午總是外科急診最忙的時候,病人掛號的速度遠超過我們看病人的速度,當我剛把急救室一個大外傷的病人穩定下來,現場等著我的是七八個剛掛號還沒時間看的病人。

住院醫師們各有各自的工作,已經沒有其他人有空。「我來!交給我!」我開始一個病人一個病人診視,當時我很有自信,多年經驗讓我可以在忙碌中維持優雅。

除了問診之外,免不了要應付病人等太久的抱怨「我到急診好久了,都沒有人來看我!」「你們不是急診嗎?怎麼還這麼慢?」「你們醫院這麼大,只有這幾個醫生嗎?」

我也不多說,就快點開藥開檢查單,讓病人有去向就好,多解釋只會耽擱更多時間~

這當中仍有病人不斷掛號進來中,或是偶爾穿插突然趕到的家屬,要我說明病情,還有的是催促我檢查做完快點跟他們說結果.......

「所有的處置都要等!檢查要等!換藥要等!這已經是最快了!!!」接下來我每看一個病人就要附加這一句,我沒有激動或生氣,但是自己知道,快要失去工作中的優雅。

某個剛接受手術後出院的病人,因為傷口滲液再來掛急診,處置後沒什麼大問題,於是我幫他安排出院,病人要求我幫他開「一大堆」長期慢性藥(真的是一大堆,起碼有二十種),也要我幫他掛號給幫他手術的某教授。

「急診沒辦法開長期處方簽,照規定只能開三天的藥來應急,連假後回門診再開。」對於我的拒絕,病人本人跟他太太起碼煩了我五分鐘,「為什麼不行?為什麼?為什麼?」「那我的藥不夠怎麼辦?」

「下週一就有門診,我可以幫你掛最快的門診。」

「是x教授的門診嗎?」

「x教授的門診是週五,遇到連假又要延後,所以我建議你週一先去這位醫師的門診,他和x教授是同一個團隊,也是x教授的學生~」我自認這是很好的安排,而且講「學生」是客氣了,人家也是合格的主治醫師。

結果聽到「學生」兩個字,病人莫名其妙大爆炸~(真的是爆炸):「我就是要給x教授看!為什麼要給他的學生看!!!!?」

「那你自己決定好了,想好再跟我說。」在我失去優雅也跟著大爆炸前,我決定冷靜下來不跟吵。

再來就是另一個摔車的年輕人,我把藥單回診單診斷書都弄好,準備讓他回家時,他老爸跑來找我:「這個診斷書寫得太簡略了....」

「那你要怎麼改?」

「除了左手跟左腳之外,我兒子說他右大腿跟背也很痛。」

「喔,好。」這個要求不算不合理,所以雖然現場還有很多事要做,我還是把他的診斷書收回來重改。

「他接下來不能上班,可以寫『建議休養一週』嗎?」

「急診診斷書不寫這個,因為這是緊急的短期評估,沒辦法預測兩週後的事,之後來門診再說吧!」

就在我以為總算解決之後,「醫生,這個診斷書不行啦!要寫『意外』才行。」

「我沒看到是不是意外,內容就是這樣,沒什麼好說的了。」

轉過身,我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一點,再重回混亂的工作現場。

優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