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1年4月4日 星期一

關於子彈

最近剛好有一篇論文被美國急救醫學期刊(AJEM)接受,
講的是多重槍傷的診斷工具...

就如同Peter Fu的同學建議...
應該寄個感謝函給市長,讓我們有這麼多槍傷的病人可以治療...

一個成功的公共政策確實可以在上游改變很多事...

相較於歐美,台灣的槍傷算是非常少見...
主因還是因為我們有嚴格的槍枝管制...

就像全面規定戴安全帽的法規上路之後,
的確大幅減少了頭部外傷的問題...

我們處理的槍傷多半都是低速度低能量的武器...
很多是改造的土製手槍...
歐美常見的步槍機關槍散彈槍火箭砲刺針飛彈其實相當少見...


(要在現實生活中遇到被這種重武器打中的患者,
我一定是想太多了~~)
(改行當撿骨師比較快~~)

唯一的一個印象是曾經有一位獵人朋友,用他的自製鋼珠散彈槍打飛鼠...
結果不慎走火把自己打成蜂窩~~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就醫學上來講,子彈留在身體裡是不一定需要每一顆都取出來的...

只要我們用影像確定彈頭的位置,
沒有造成重要器官或血管的傷害...
理論上子彈在身體裡是可以接受的事...

如果要執著把每一顆子彈找到都拿出來,
可能反而會在找子彈挖子彈的時候造成器官的受傷...

但或許是受了電視劇電影的影響,
家屬總是要求我們把子彈給一顆一顆取出來~~

當我們好不容易說服了家屬不必拿子彈的理由之後...

另一方面會要求我們提供子彈的,就變成檢警單位...

檢方要彈頭做為証物或彈道比對的工具...

或者中槍的是歹徒,打中他的是警槍...
所以警察杯杯要拿彈頭回去寫報告~~

Peter Fu只好據實以告...
附一張子彈留在傷者體內的X光片,讓他夾在報告裡証明子彈的去向~~

1 則留言:

  1. 然後作MRI的時候突然失憶忘記自己中槍過,一推進去,子彈就「啪茲」一聲被吸出來,Dr.Fu的工作量又增加了...
    聽到槍傷我就會想到這個,不好意思,職業病發作,留這種垃圾留言,哈哈

    回覆刪除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