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3年7月13日 星期六

鬧笑話

上星期的值班,一個腥風血雨的夜晚...
腸子破掉,腸子爛掉,腸子不通...
病人好像約好一起來醫院一般,全被Peter Fu給遇上...

總結一整夜,還不包括一些闌尾炎或疝氣等小刀,
一共進行了五個開腹手術...
其中有三個病人都是大腸破掉~~

大腸疾病依照發生位置,簡單講可以分左邊右邊...
不同疾病治療方式當然不相同,同時還必須考慮病患本身狀態等許許多多複雜的因素...

因此開法每個病人都不一樣...
有的可以將破洞縫起來,有的必須切除那段腸子,有的腸子切掉可以接起來,有的切掉必須做人工肛門...

開了一整夜的刀,隔天Peter Fu頭昏腦脹地去查房...

剛開完刀的病人,傷口痛是免不了的...
但除了傷口疼痛之外,看起來一切正常...
因此Peter Fu很滿意地離開,準備去看下一位病患...

身後追來一位家屬:不好意思,昨天開刀的時候我不在,我可以知道手術的過程嗎?

於是Peter Fu拿了一張紙,畫出大腸的結構...
"你父親左邊的大腸破掉了,腹腔內有很多髒東西..."
"手術的部分是將破掉的腸子切除,再將裡頭的髒東西清掉..."
"暫時做了一個人工肛門,大約需要三到六個月再接回去..."

Peter Fu一邊畫圖,一邊口沫橫飛地說明,
家屬也一邊聽一邊點頭...

接著Peter Fu走去下一個病人,剛好護理師在幫病人換藥...
傷口很乾淨,各個監測數據也都很正常...
唯一不對勁的是,病人肚皮上有個預期外的人工肛門...

"人工肛門是不是一定要等半年才能接回去?"
可以理解,肚皮上有個造口,對病患的心理衝擊是很大的...
不過這是為了治療的需要,而不得不做的選擇...

解釋完這個病人的病情,再回想自己對前一位病患所講的話...
不禁冷汗直冒...
原來是因為病人太多,刀種又很類似,有的病人有做人工肛門,有的病人則不需要...
結果解釋病情的對象與內容弄錯了..........

於是Peter Fu趕緊跑回前一個病人那裡...
回頭再把家屬請來重講一次,家屬反而聽得很疑惑...
"我不覺得您有說錯啊,我覺得您說明得相當清楚..."

"百分之九十都沒錯啦,只差在你父親沒有做人工肛門..."
"做人工肛門的是另一個病患~~"

"難怪我跟我父親很疑惑,因為換藥的時候,我們找了很久,肚皮上都沒看到您說的人工肛門~~"
"我們還在煩惱不會照顧人工肛門的問題呢..."
知道自己的父親不需要做人工肛門,家屬沒有對我解釋弄錯對象感到生氣...
反而覺得有點開心~~

但他的下一句免不了要問:
"那應該...沒...有...開錯刀吧~~~~~~"

這點Peter Fu當然是拍胸脯保證沒有弄錯.......

離開護理站時,我彷彿聽到護理人員的嘲笑聲...
Peter Fu的專業形象就在這場鬧笑話中毀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