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說服力

有時候我常在想,
當病人不相信我講的話時,
究竟是病人的固執無法被說服,還是我說的話沒有說服力...


外傷急症外科門診,有個肋骨斷一根的病人回診...
一週前去過急診,照完X光後,就開止痛要讓他回家...
但幾天來還是很痛...

「要不要再做些詳細的檢查?急診那天只有照一張X光...」
病人的女兒這麼問我...

「基本上是不需要的,會威脅生命或是需要治療的問題,
急診的X光片就可以診斷及排除了。」
我在電腦上點出七天前的X光片,沒有氣胸,沒有血胸...
只有右邊第七根肋骨有點裂縫...

「是嗎?不要再進一步檢查?如果沒事的話,為什麼還這麼痛?」
病人顯然也還有點懷疑...

「肋骨骨折會痛很久,時間過去就慢慢會越來越好...」

「我還是覺得應該再檢查一下!」

「如果你真不放心,那再照一張X光好了。如果七天前跟七天後都沒有變化,
我相信你就可以放心了。」

「X光那天已經照過了!我是覺得不需做點更詳細的嗎?」
病人的女兒還是很不放心。

「不用。真的不用。我很誠懇地告訴你。做任何檢查都不會改變
你父親很痛的事實。」

「那我父親這麼痛,你要怎麼辦?」

「我可以幫他開點止痛藥。」
說著我開始打病歷,然後打算開藥結束這個看診。

「既然你只能開止痛藥,那你可以幫我掛別的科別的醫生嗎?」

「你想看什麼科?」

「看可以幫我父親的科,看不是『只會開止痛藥』的醫生。」

「好啊!不然我幫你掛胸腔外科好了,聽聽專家的意見也好。
你想掛主任的診,還是教授的診?」
然後病人就拿著胸腔外科的加掛單出去了。

雖然理論上自己應該不為這種小事不開心,
但下午我忍不住點了那個病人的病歷,
想看看他去看了胸腔外科後,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某種程度,這就是一種放不下。)

想當然爾什麼事也沒做,就開了三天普拿疼而已。

我不知道病人是否已經被說服,
我只知道自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無論是說服力還是個人修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