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回應讀者

簽書會前兩天出了個新聞,
有個病人在其他醫院開刀,用了自費醫材卻賴帳不付錢,
還找議員替他撐腰...
本來想寫點什麼,但卡在實在太累太忙而作罷...


簽書會當天和讀者談了一些寫作素材的取得,
也剛好有聽眾提問關於這個案件的看法...

這兩件事其實有點關係,可以來談一談...
(這可不是炒冷飯~~)

一本書的付梓,從發想到寫作,從校稿到問世...
前前後後大約需要一年...

因此2011年底出版的「拚命」,
其實是集結2008-2010年發生的故事...
那段時間我在台中工作,所以裡頭的故事幾乎都是在台中的故事...
難怪很多一路走來的老讀者,會對裡頭的故事印象特別深...

2013年出版的「醫生不醫死」,是這些年寫作銷量的顛峰...
(當然希望最近的「有一個銀蛋叫彼得」能夠再創佳績)
之所以受到歡迎,我相信是裡頭的故事張力夠...
壞人夠壞,賤人夠賤...
(這年頭強調人性光輝的作品,多半是叫好不叫座,
又要叫好又要叫座的,往往都是描述人性黑暗的東西...)
(例如鄉土劇裡的壞人,讓人恨得牙癢癢,但觀眾卻是邊罵邊看~~)

既然是2013年出版,故事多是發生在2010到2012...
當時我在一家社區型醫院服務...

病人賴帳不付錢,絕對不會少見...
病人到處投訴找媒體民代訴諸民粹,更是家常便飯...
所以當我看到這個新聞時,又讓我想到當年那段痛苦的過程,
以及「醫生不醫死」裡一段段真實發生的故事...

不知道各位覺得民主選舉選出的民意代表,
是否真的是為民喉舌的公僕?

講講我那些年的真實感受...
即使是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民意代表就是跟皇帝一樣大...
如果說皇帝太誇張了點,也至少有古代「王爺」或是「阿哥」的水準~~

病人等不到床,同時打電話請A議員和B議員喬床...
A議員打來的時候全院滿床,
B議員打來的時候總算有人出院,趕緊生一張床給病人...
結果A打到公關室大發脾氣,說醫院不給他面子...

曾經有議員的樁腳腹痛來掛急診,
由於症狀是上腹痛,所以急診開點胃藥讓他回家...
當天晚上變成右下腹痛,再來掛一次急診...
當我告訴他這是闌尾炎需要開刀時,病人當場大爆炸...
(闌尾炎的標準病程,就是以上腹痛開始,幾小時後移到右下腹)
隔天議員至少打了十通電話,公關室,外科部,副院長,院長全都人仰馬翻...
出院當天議員帶花籃來接病人出院,
打算順便在醫院大廳開記者會,指控醫院誤診...
(當議員可以當到,在人家地盤鬧事,人家還得把他當上賓,
這不是皇帝是什麼?)
高層好說歹說才把事情壓下,事後院長還得去「議員研究室」挨一頓排頭...

所以我看到這樣的新聞,一點也不意外...
也或許是那些年的真實經歷,才能激盪出「醫生不醫死」的寫作火花...

節錄新聞:
台北市議員了不起負責:「雖然我現在修身養性,
如果聯合醫院有任何醫院,請弱勢的民眾來簽本票的話,
那我原本的脾氣可能又回來了。」

那代表什麼意思呢?
姑且不論對錯,議員根深蒂固地認為,自己有權利對醫院發脾氣...
只是現在他修身養性,所以放過醫院一馬~~

醫療崩壞不會有變好的一天...
沒有人民公僕,只有作威作福...
距離民主,還有很遠的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