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似曾相識

身為科內的研究員,我的工作是分析資料庫...
然後把有用的數據匯成報表以供後續研究之用...
我習慣在每個圖表後面加上幾句話來說明,
讓收到報告的人,知道這個圖表的意義,
也可以做為後續論文寫作的參考...


前兩天一位醫師來找我,問我報表該怎麼解讀...
事實上解讀方式與統計方法都已經寫在後面...
我問他是不是我的英文讓他看不懂?
他苦笑搖搖頭,說不是英文的問題,
是自己對研究和統計不在行,要不是老板要他寫論文,他其實沒興趣...

「你有空嗎?需不需要我一項項解釋給你聽?」
Peter Fu放下手邊的工作,打算跟他講一會兒...

「嗯...不用了。你只要告訴我,這個表格在講什麼就好了。」
那位醫師很明顯不感興趣。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在美國的研究生活,進入第四個月...
除了我自己的研究專題之外,也會協助科內其他醫師...
可能是研究設計、可能是資料分析、也可能是統計技術服務...

其實美國跟台灣很像,大部份的醫師都還是專注在臨床工作...
因此實際相處下來,我也發現其實就算是國外的一級學術單位,
也未必每位醫師都對醫學研究很在行...

一開始和大家不熟,英文也不太好...
我與其他醫師的溝通都僅止於研究內容...
慢慢大家比較熟,我也比較敢講之後,
每當專題討論結束,我總是問他們:
「需不需要我教你怎麼做?以後你就可以自己處理...」

我得到的反應很兩極...
有的醫師會很開心很有興趣,把自己的電腦抱過來...
開始問我表格要怎麼設計,不同的狀況要用哪一種統計?
統計報表要怎麼解讀?
我會竭盡所能,用自己的破英文解釋給他聽...

有時候遇到的人很冷淡,他們只想拿了現成的資料就好,
但是其實不想學...
我也不會說什麼,反正對我來說是舉手之勞...

這跟我在台灣遇到的情況很類似...
或許是自己雞婆的個性,我很喜歡分享自己會的...
無論是對學生、對同事、對護理人員...
總是覺得如果能把別人教會,無論是閱片、開刀或任何自己在行的事,
學的人會有成就感,教的人也會有成就感...

常遇到的狀況是會診,病患因為某些因素做了腹部電腦斷層,
因此會診外科醫師評估是否需要手術...
我喜歡利用空檔跟會診醫師討論影像,
若是年輕的醫師,我也會主動詢問:「需不需要我教你看?」

反應一樣很兩極...
有的人很有興趣,拉個椅子過來跟我討論半天...
有的人面有難色「嗯...下次吧!我現在在忙。」
我也不會講什麼,反正對我來說,都只是舉手之勞...

關於個性這種事,真的是改不過來...
這種雞婆的性格,不會因為換了國家生活就改變...
而即使在不同國家,如此兩極的反應也似曾相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