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萬中選一

同樣是萬中選一,我們真的不差。


在台灣工作時,院方三令五申絕對不可以把工作服穿出院外...
主要是為了防止將醫院的病菌帶出去,或是把外頭的髒污帶入院內...
這是很單純的感染管制概念,我從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不過美國這段時間,我注意到醫院的工作人員,
幾乎都是「直接穿著工作服」來上班...
我們醫院的急診醫師或護理師,下了班就繼續穿著工作服去搭車...

有一天在車上問他們怎麼不換便服,
我本以為答案會是「這樣比較方便」或「嫌麻煩」之類的...

「在醫院工作是我的榮譽,穿著醫院的工作服就代表榮譽。」
一位急診的護理師這麼告訴我,說完他就穿著工作服下車了~~

前幾天科內辦感恩節派對,選在芝加哥市區一家高檔餐廳...
有位資深醫師很晚才到,進來包廂時他老兄穿著手術房的衣服...
很爽朗地跟我們講他剛才那台手術...

我私下問他,穿手術房的衣服出來好嗎?

「我是外科醫師,Top中的Top,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我對社會貢獻這麼多,每年繳這麼多稅給政府,我值得這樣的尊敬。」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同樣的作法,在台灣如果有人穿手術服去搭捷運或是高級餐廳...
大概隔天就會出現在爆什麼的公社,然後被罵翻戰翻...
衍生出來的就是「當醫生有什麼了不起」、
「醫護人 員有什麼好跩的」之類的負面評價...

感染管制的問題,不是這篇文章要談的重點...
我絕對同意這樣的穿著不對...
不只是怪,而是真的很髒~~

不過我想談的是這種身為醫護人員「打從心裡油然而生的自信與榮譽感」,
以及美國社會給予這群人的尊重,甚至某種程度是特權...
在台灣的我們,有多久沒有這種發自內心的自信與榮譽感了?
又或者目前的社會氛圍,大概也不容許我們有這樣的自信與榮譽感。

專業帶來自信,專業帶來榮譽。
這大概是我在美國這段時間感受最深的一件事...

我其實很感謝自己工作的機構,這些年不斷地把我的潛力給逼出來,
又要顧及臨床工作、還要教學生、還要做研究寫論文...
這樣的能力培養,讓我在美國除了英文差一點之外,其他的我一點都不覺得差人家多少...

可是在擁有了不輸給美國醫師的能力之後,回頭看自己的國家環境,
坦白講我並不覺得得到的社會回饋與尊重是等值的,
特別是和美國社會比較之後...

錢的事就不談了,講了傷心傷感情...
(某天一個美國醫師問我在台灣年薪多少,我為了面子還故意講高一點,
然後他就說:「嗯,我當年第一年主治醫師大概就是這樣。」)

金錢之外,我的專業知識與學問,能否得到尊重?

抑或我醫學院七年,臨床十五年的經驗,
仍舊比不上病人從Google上查到的一知半解與來自直銷與傳統療法的宣稱療效?
還是我總是得面對病人不信任不接受我的專業建議時的質疑?

事後諸葛誰都會...
當我們做了自認為最適合病患處置的決定時,
接著要面對國家用把你當賊的方式,來檢視每一筆處置,
或是當治療不如預期時,市家屬的投訴、民代撐腰、黑道的騷擾、網路的罷凌...

長期追蹤的讀者一定知道,抱怨環境向來不是我文章的主軸...
我不喜歡抱怨環境帶給我的壓力,反而希望正向看待自己的價值...

只是這段時間的觀察,有些小地方看到的文化衝擊,
反而很讓自己震撼。

同樣是萬中選一,我們真的不差。
但是我們的未來在哪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