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8年2月18日 星期日

防衛機制

「前幾天是不是有個病人,在急診治療無效死亡?請問是哪位醫師處理的?
可否跟我說一下當時狀況?家屬剛好認識我,所以想瞭解一下狀況。」
某天科內的通訊群組傳來這段話。


雖然人在美國,但還是利用通訊軟體與科內同事保持聯繫...
不過因為討論的多是科務,目前我不在國內,所以多是只看不說...

「是我。病人到院時已經死亡,所以照程序急救無效後,就判定死亡了。」
很快地有位同事回覆訊息。

「請問...家屬這麼問,是有什麼疑義嗎?」同事後面接了這一句...

「沒事,別擔心,只是問問而已。」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這件事不關我的事,而且也是一件很常出現再普通不過的事...
但我看了卻感觸良多...

面對親人的驟逝,大多數的人都不能接受,會想多瞭解一下是人之常情...
如果剛好有熟識的人在同家醫院工作,透過關係打聽一下也無可厚非...
我相信這個案例中,家屬的反應是很正常的...

問題是醫師有這樣的反應正常的嗎?

很悲哀,這是正常的。
同事會,我也會,我相信很多同業都會。

明明沒有做錯事,但卻會對「家屬可能有疑義」必須會啟動「防衛機制」。

說到底,還不就是行醫的路上,遇過太多奇奇怪怪的質疑...
導致我「不是不讓你問」,而是想知道「你為什麼要問」的深層恐懼...

幾年前某天接到病歷室電話,提醒我某本病歷還沒簽名蓋章,
必需快點完成...
「我今天會去處理,拜託不要扣我薪水。」
跟病歷室的同事們都是老朋友了,電話中我這麼跟他開玩笑。

「不是扣薪水的問題啦。是病人要訴訟,所以檢查官來調病歷。」

「訴訟?告我嗎?」聽到這樣的關鍵字,馬上啟動防衛機轉。
然後腦中開始快速回想,治療這個病人過程中,可曾有任何狀況?

「不是告你,是告肇事者。」病人因車禍住院,所以要告撞到他的人...

聽到這樣的回答,心中的警戒才又放下來...

行醫的過程,本來就是必須小心謹慎,因為每個決定都可能牽涉病人的健康甚至生命。
這是這份職業該有的堅持與價值...
然而坦白說,如果在醫療行為外,還必須承受著如此巨大的心理壓力...
我很難理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