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3年1月16日 星期三

搶救與解救

對於自殺的病人,我始終對他們有一份佩服...
(這句話不是揶揄他們,而是真的打從心裡的佩服)
要有多大的勇氣,才能放下一切尋死,甚或是承受死亡的過程所帶來的痛苦?

治療外傷這些年,我見過太多只是做做樣子鬧著玩的"自殺客"...
(用"自殺客"這個字,是因為他們常是急診的老面孔,
今天割腕,明天吞藥,後天又有新把戲...)
(可是光從談話中就可以知道,其實並不是真的想死...)
(一大堆割腕的小姐,淺淺的傷口就哇哇叫,還要醫師用美容針縫漂亮一點~~)

但一旦真心想死,那手段往往都相當激烈...
激烈到超過醫療可以挽回的極限...

有時候我常在想,會選擇這麼激烈的方式尋死...
想必是死意甚堅,或許真的有什麼過不去的難關...

醫師的角色到底是應該救他,還是應該成全他?

在倫理與職責上,這個答案很清楚...
"生命無價",所以無論如何都是先救再說...
這些年來(我相信包括未來也是),我們都是這麼做...

但職責歸職責...
當知道了病人想尋死的原因之後,
有時候反而會問自己:把他救活真的是幫助他嗎?

xxxxxxxxxxxxxxxxxxx講故事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很久以前發生的事...

一位癌末的老太太,因為多處的腫瘤擴散,進進出出腫瘤科病房好幾次...
醫師早已宣告他的時日無多,家屬亦做好心理準備...
雖然簽過"病危放棄急救同意書",但也僅止於和癌症末期相關的病危...
如果有其他突發狀況,還是不能置之不理...

這天一早他被送來急診...
據家屬的說法是前兩天才因久病厭世而燒炭自殺,
所幸及時發現並且阻止...

兩天後又被發現倒臥在血泊中...

我做了初步的檢視,問題非同小可...
燒炭,吞藥(據家屬說他把家中所有的藥都吞進去).再加割腕(割得很深的那一種)...
重度昏迷外加動脈破裂持續噴血...
幾乎是集所有想得到的自殺方式於一身...

身為第一線的處置醫師,棘手的傷勢必須讓我在短時間內判斷"該怎麼救"...
而沒有太多時間讓我思考"該不該救"...

插管,給藥,止血...
這些標準外傷處置步驟,一切就如反射動作般執行...

治療的空檔我與家屬們說明了一下病情:
"不管病人為什麼要自殺,都不是現在得考慮的問題,至少不該讓他流血至死..."
"我們現在的工作,是趕快將他的病情給穩定下來..."
病人的女兒只是在旁啜泣,對我的說明點點頭,沒有太多表示...

嚴重的手腕撕裂傷合併神經血管動脈斷裂,
整型外科要幫病人做顯微重建手術...
陷入重度昏迷而插管,我不確定他是否還能醒得過來...

幾天後我路過加護病房,看到病人的名字突然想起幾天前的場景...
刀開完了,生命徵像暫時也穩定住了,人也逐漸清醒...

但他原本癌症的問題依然存在...
造成他久病厭世的原因也沒有解決...
這次又更增加了脫離不了呼吸器,必須一直插著管子的新狀況...
換藥的疼痛使得沒多久就得打一次止痛針...

雖然救命是我們責無旁貸的工作...

但事實就是:
病人因為生不如死,所以一心想死...
醫師盡力做到起死回生...
結果把病人弄到不生不死~~

下班後脫下白袍,試著用醫師之外的角色來思考這件事...
我真的不覺得病人會因為我們把他救活而開心...
甚至如果我是病人,可能也會做同樣的選擇...

此時此刻,我並沒有過去那種在千鈞一髮之際把人救活的意氣風發...
或許我救了他的命,但顯然沒能真的幫助他...

我相信醫師的天職不會被改變...
更不能因為自己的情感好惡而選擇救與不救...

但行醫這條路上,我慢慢發現或許成全才是一種解救............

3 則留言:

  1. 人類沒有選擇出生的權利,但可以有選擇死亡的權利,期望有一天安樂死
    可以合法化...那是更有尊嚴的選擇。

    回覆刪除
  2. 我永遠不會忘記幾個月前的某個半夜
    小夜下班沒多久又被急call回醫院

    那台急診刀的病人切腹自殺
    一把水果刀直挺挺的插在肚子裡
    還好那把水果刀相當短小,沒有傷到病人任何一丁點的腸子

    拖著極疲憊的身軀睡眼惺忪的上完整台刀
    我卻絲毫沒有任何憐憫病人的心

    回覆刪除
  3. 我差一点也结束我的生命了.
    自杀真的要提起很大的勇气,不然,那纯粹是玩玩吓人而已.
    我并不能说,我走出了自杀的阴影,不过,至少今天以后,我知道,我是生病了.我的脑袋生病了.
    我看到杜鹃花开了.

    回覆刪除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