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5年1月24日 星期六

回歸主題

接下來要講的事,可能和現在的主流理論不符...
不過我還是非講不可,要批評要討論,我都候教...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讓病人善終"或是"減少無效醫療"已成顯學...
甚至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我同意,藥石罔效的病人該讓他好走...
我同意,無止盡的投入醫療資源,給一個病入膏肓的人,不只是浪費,也是折磨...

問題是藥石罔效由誰來定義?病入膏肓是誰的意見?
有誰能扮演神的角色,卻決定誰該救誰不需要救?

在我的書裡,已經討論過非常多次類似的問題...

前不久參加一個急重症加護的學術研討會...
應邀演講的來賓是某個大型醫學中心的加護病房主任...
講題是重症加護治療經驗...

可惜內容裡,有百分之九十在訴說該讓病人好走,該減少無效醫療...
另外百分之十,在抱怨醫療環境不佳,該如何減少醫療糾紛...

會後提問時間,我不管對方的白頭髮白鬍子,是否是我前輩...
我只是很清楚地告訴他 :
"這是專業學術討論會,我想聽的是貴院如何把困難的病例救活...
你們針對重症加護相關的研究與治療成效...
聽眾不是來這裡聽你告訴我們,這個不要救,那個要放棄,我如何不被告..."
"病人送至貴院貴加護病房,是要被你救活,不是要被你放棄!!"

提問完當然全場譁然,有人贊同我的看法,也有人覺得我太失禮...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醫療的本質是治病與救命, 醫師這份工作的本質就是執行醫療賦與的任務...
如果每個病人(或傷患)都用預期的結果不好,而選擇不要救...
那有很多醫師可以直接辭職不幹了...
又或者預期的結果該由誰來決定?

其實面對醫療這個領域,家屬確實處在資訊不足的弱勢...
雖然說醫師都會尊重家屬的意願行事,但不能否認的,
醫師的態度還是會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在電光石火的危急時刻,大部份的人都沒辦法冷靜思考...

舉例來說...
年輕的機車騎士,到院時嚴重腹內出血,再加上腦部已經撞的亂七八糟...
該不該救?
誰來決定?醫師?家屬?

我通常會告訴家屬,病人目前需要馬上開刀止血,否則一定會死亡...
但我必需講在前頭,由於嚴重的休克以及腦出血,
手術後也不一定能夠救活,甚至有可能會再也醒不過來...
不過我認為該給病人一個活命的機會,應該幫他拚一拚!!

聽完這段話,十個家屬有九個半會同意手術...

我也可以告訴家屬, 病人目前需要馬上開刀止血,否則一定會死亡...
不過就算開刀救活了,他也可能一輩子醒不過來...
下半輩子會成為植物人,需要長期的安養與照護...
如果你們願意接受這樣的結果,我可以幫他開刀...

聽完這段話,大概有一半的家屬會猶豫...

如果我這樣說呢? 病人目前需要馬上開刀止血,否則一定會死亡...
不過以他目前的狀況,可預期後續還會有很多問題,至少會成為植物人...
如果你們想讓他減少手術的痛苦,讓他好走善終...
手術也不是非進行不可...
當然如果你們願意讓病人肚子上挨一刀,但最後還是難免一死,
我還是可以幫他開...

聽完這段話,大概只剩一個家屬還會想開刀...

我自認沒有神的能力與權力,我只是在神的安排下,接受他賦與我的工作...
拚每一條命,救每一個人...
我不會也不能在沒有拚命之前,就率先放棄...

這是我一直以來的理想,抱負與信念...

1 則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