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5年2月11日 星期三

直話直說

以前有一篇文章講過,中文的語言習慣常禮貌過了頭...
外國人常不理解,我們為什會總把"對不起","不好意思"掛在嘴邊...


對待不合理的要求,就該明確地斷然拒絕,所謂的"婉拒"只是矯情又假掰...
該收錢的項目就明白說要收錢,使用者付費本來就天經地義,
偏偏要弄個很假掰的"酌收",硬要表示這是經過斟酌才收取的費用~~

一定有很多服務業的客服人員,雖然幹在心裡,
但嘴上還是得很有禮貌地說:是,我瞭解,我會改善,麻煩您了~~

住院醫師跟我一起查房看病人,經常問我的問題就是:
"要怎麼樣才能像你一樣,這麼有自信又堅決地對病人堅持己見?"

我的答案總是:
"因為我們做的是專業醫療,而專業是沒有妥協與討價還價空間的..."
"看起來對病人很有原則的前題是建立在我會把他治好..."

有這個原則,我對病人的態度就很清楚...
該答應就答應,該拒絕就拒絕...
或許話不中聽,但實話總是殘酷...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有個腸穿孔的病人,急診會診Peter Fu去看...
(腸穿孔幾乎是個非外科治療,沒有第二條路的疾病)

我告訴他我是值班的外科主治醫師,建議他接受手術...

病人本人很客氣,雖然很痛,但皺著眉頭告訴我他不想開刀...
我正把需要手術的理由再說一次,也告訴他沒有其他選擇...

反而他的兒子怒氣沖沖:你說開刀就開刀喔?

理論上我該有耐心地告訴他:這是為了令尊著想,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但我只把這種有禮貌文謅鄒的話放心裡...

然後直白地告訴他:那不然呢?不然你說不開就不開嗎? 你爸的命你要負責嗎?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個腸阻塞的太太,已經三天沒有排氣...
急診幫他放了鼻胃管,嘩啦流出來一千多cc的腸液,這意味著腸子完全不通...

我把病人照的片子秀出來,將腸子阻塞的部位指給他先生看...
建議他接受手術...

他先生把我手上的滑鼠接過去,用滾輪上下捲動電腦斷層片...
然後告訴我:我覺得應該沒那麼嚴重吧...

理論上我該說:事情沒有您想得那麼簡單,這樣的影像顯示夫人的情況很嚴重...
但這些話我放心裡,然後說:你會看電腦斷層嗎?

他的先生搖搖頭...

我只好問他: 既然不會看,你怎麼知道沒那麼嚴重?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另一個腸阻塞的病人,開刀前肚子痛得在床上打滾...
手術中發現一大段腸子絞死爛掉了...

在切除一部份腸子之後,病情獲得改善...
不過還需要治療幾天...

我去病房看他,他問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點滴把他弄得很不舒服不想打...

我告訴他點滴還要再打幾天,出院也還沒到時候...

病人的回答令我有點意外:我很忙耶!外面一大堆事等我做,我的生意你要負責嗎?

理論上,我該苦口婆心告訴他:您的身體還沒好,請耐心接受治療...
雖然我的心理這麼想,但我還是很直接告訴他:沒辦法,誰叫你要生病?

我可以理解病人有百百種拒絕我們建議的理由...
但不能接受用"自己的主觀感覺"來"否定醫療的專業判斷"...

直話直說,讓病人順利出院...
這才身為醫師,我選擇對病人好的方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