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5年10月2日 星期五

租房那件小事

搬到新家已經半個多月過去...
Peter Fu和史迪普還在享受"擁有自己的家"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奇妙,不在於房子多大多豪華...
就單純那種"歸屬感"...


以前我們在台中也買過房子,雖然住的時間不長...
但那種"歸屬感",讓我們這些年回到北部後,仍然努力追求...

從醫學院畢業,離開學校或醫院提供的宿舍之後...
前前後後搬過不少次家...
少數幾次是自己買,多半是租房子...

坦白說,我們已經厭倦了那種不確定性...
不知道房東會把房子租給我們多久,不知道會不會租約到期就漲房租...
換個角度看,因為不是自己的房子,
雖然我們不會故意破壞,但也不會想把它弄得多好...

租屋的這些年,我幾乎沒有花錢買過任何布置家裡的飾品...

對於租房子,我更厭煩了跟房東的微妙對立關係...

理論上,我付房子,他把房子交給我住...
就是一個銀貨兩訖的交易行為,願打願挨,公平公正...
但事實上,房客不會對房東放心,就怕他在租金押金上占便宜...
房東也不會對房客放心,就怕他破壞房子或遲繳不繳房租...
所以雙方常站在對立的一面...

這麼對立,又為什麼要合作呢?
還是這種合作,勢必走到對立那一步?

總之,我對這種租房子的過程厭煩至極...

曾經我們跟房東,因為報稅繳稅的問題鬧得不可開交...

曾經我遇到過退租交還房子時,點交完成後我請房東退我押金,
對方然後才裝傻說"喔...那我去領錢~~"

曾經我遇到過把我當小偷的房東,點交時錄音錄影,
對每吋地板的刮痕緇銖必較...

在離開台中時,我也曾經短暫當過房東...
也曾幻想過當包租公,可以幫自己多一點外快...
事實結果是從帶人看屋,到與人議價...
一整個都是火~~
(租不起,就嫌房租高房子爛...)
(苦苦哀求,希望我給年輕人機會,然後要求房租對半砍...)
(我很少對不認識的人罵髒話,那陣子我很常這樣做~~)

最後憤而丟給房仲業處理,手續費給人家賺一點...
自己少點鳥氣...

租出去又是另一個災難開始...
一下子水管不通,一下子又那個小問題...
我一天到晚得從台北開車下去處理...

租屋這件事,應該是這大半輩子最厭煩的事之一...
現在在我們自己的家,希望不必再經歷這些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