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5年10月29日 星期四

伙伴

今天是難得的導生聚...
Peter Fu已經很久,沒有這麼開心地和學生們吃飯把酒言歡...
撇開工作職場的嚴肅,我們聊了很多事...


有個學生問了Peter Fu一個問題...
也剛好這次新加坡旅行回來,正想談一談這個話題...

學生問我:當外科醫師,要怎麼樣才能走的長久?

Peter Fu用自己走過的路來回答他:
"外科是一條辛苦且漫長的路,奮鬥的路上你必須有可信任的伙伴,
然後必須有所傳承..."
"才能長長久久走下去..."

過去的幾年,Peter Fu曾經在不同的機構服務過...
親身經歷過外科人力青黃不接的斷層...
在台中時,我能夠共同打拚的只有法師一個而已...
沒有徒弟,沒有傳承...
我一身武藝沒有人可以接下去,相反的,什麼事也都得我自己來...

到了台北的另一家醫院...
情況只是更加嚴重...
不僅傳承出了問題,連可靠的同事都沒有...
偏偏這是家怕事的醫院,很多病人也因此都騎到醫院醫師頭上...
(曾經有醫學生表示,願意為了Peter Fu來這家醫院的外科當住院醫師,
然而感動之餘,我並不建議,因為我沒辦法提供他一個很好的訓練環境..)

放一張2011年,我帶著家人去日本四天三夜小旅行的照片...
刻意選週五出發,週一回來...
週五出發前還先去醫院看過病人,週一一下飛機就直奔醫院...

然而整趟旅行,我的電話放不下來...
一會兒病房打給我:
"家屬對你把病人放著,自己跑去度假感到不滿,要求你解釋..."

"家屬現在在醫院裡,你可以電話跟他說一下嗎?"

"你不是說週一就回來嗎?家屬還在病房等你"
(這是下午兩點前,我在羽田機場接到的最後一通電話)

可惜我沒有可靠的同事能夠幫忙,
職務代理人只是兩手一攤:病情解釋的部份,等傅醫師回來自己跟他說...

當時形勢比人強,醫院也被病患予取予求...
當然不會顧慮醫師也有休假的權利...
而我自己也沒用,不敢理直氣壯地告訴病人:我 在 休 假 ! !

所以後來有人對我離開前一家醫院,再重新回到企業醫院上班感到不解...
我只能說,在有傳承(有人能接下我的棒子,我也有徒弟能教),有可靠伙伴的機構,
才能長長久久的工作...

當同事在休息的時候,我可以擔下他的工作,就如同自己的責任一般...
同樣的,當我不在醫院時,我可以很有把握,有跟我一樣(甚至能力比我還強)的伙伴在擋著...



這是此行的部份手機對話,我可以放心地走自己的路...
在這樣的環境中,我不必擔心因為自己的私人行程,
而讓醫療品質打折...

對於有這些可靠的伙伴們,我心懷感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