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6年12月17日 星期六

過份要求

前幾天接到一個長輩來電,希望幫忙關照一位病患...
"病人是我的朋友的朋友的爸爸,算是很親的人,請你幫忙一下~~"


這種電話不是第一次接到,從我開始在醫院工作起,
總有類似的請託電話...

處理方式也簡單,走去遞個名片,表示xxx拜託我來關心...
要不頂多跟負責的主治醫師打聲招呼...
反正彼此都是同事,今天你拜託我,改天我拜託你...
所謂的"拜託"也只是請幫忙轉達"我已經打過招呼"~~

聽起來就不是什麼真的很親的人...
不過礙於長輩的交情,我還是走去急診打了個招呼...

沒多久長輩又來電:
"對方人生地不熟,我可否把你的電話給他,讓他安心一點..."
還來不及拒絕,其實長輩電話已經給出去了~~

果然約十分鐘後,Peter Fu電話響起:
"傅醫師嗎?我是xxx的朋友的朋友,我爸爸目前需要住院沒有病床..."
"可否拜託安插一下?"

"我盡量..."
接到這種鳥電話,心情不會太好,更何況當時我在幫學生上課...

又過了十分鐘,電話又來...
"傅醫師,請問你去問過有病床了嗎?我爸爸很不舒服..."

"晚一點,我現在在忙..."

這次只過了五分鐘,換長輩來電:
"對方一直拜託我,你可不可以先去幫他弄張床?"

"我 在 忙!不 要 催 我!"
帶著怒火掛上電話,電話那頭的長輩,還有上課中的學生,
似乎被Peter Fu的失控給嚇一跳...

基本上我是沒有喬床能力,也不幫人喬床的...
更何況是長輩的朋友的朋友的爸爸,長相是方的圓的我都不知道...
還有這種奪命連環call...

瞭解了待床順位,前面還有兩個病人在等...
如無意外,頂多一兩天就會有床...

"不好意思,現在全院滿床,明天應該會有,我也沒有辦法..."

就在我走去打完招呼後的半小時,電話還來:
"真的不能幫幫忙嗎?我爸爸沒辦法等到明天..."

"我盡量..."
電話放下我就回家了,才懶的管他...

然後神奇的事情出現,當晚就有病房入住...
(我猜應該是前面的病人.....了)

再次接到電話,對方千感謝萬感謝,說我很有辦法...
"有床就好"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但這個巧合卻開啟了Peter Fu的惡夢:

"傅醫師,可以幫我爸爸找張單人床嗎?"

"傅醫師,我爸爸的胃鏡排到後天,可以請他們早一點嗎?"

"傅醫師,我有跟主治醫師提你的名字,請他幫忙寫巴氏量表喔..."

前天最扯,Peter Fu又接到電話:
"傅醫師,剛才主治醫師來查房,我沒遇到他..."
"可以幫我把他叫回來嗎?"

"不好意思,這個幫不上忙.........."
維持最後的耐性,我唯一能做的是把對方電話封鎖...
然後跟對方主治醫師再三抱歉,告訴他什麼過份的要求都不要鳥他...

套點關係要喬床要插隊,我覺得還是無可厚非...
只是有些要求實在是太過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