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談條件

醫學教育中常有倫理課程...
有個很著名的醫學倫理問題:
當病人因為宗教因素拒絕輸血時,身為醫師該怎麼辦?


這種問題沒有標準答案,學生們的想法常分成好幾派,
老師也只是從旁引導討論與思考...

前陣子遇到真實的案例,一位拒絕輸血的病患需要手術...
 當天負責手術的醫師和病人講了很久,卻無法改變他的想法...
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將病人推上手術室...

Peter Fu當天是急診現場的醫師,所以沒有參與手術醫師與病人的討論...
但我自己在想,如果當事人是我會怎麼做?

我覺得我會拒絕幫病人開刀...

雖然醫師這職業是不能拒絕病人的,
但我認為所謂的「拒絕」,是不能因病人的身份地位政治種族而有差異...
(例如不能拒絕幫沒錢的人治病,
不能拒絕和自己政治立場不同的人,哪怕你看他就是不順眼~~)
卻也不是無條件的接受...

我會很誠實的告訴病人:「輸血是我的專業建議,我沒辦法保證不用輸血,
也沒有能力提供『需要輸血時卻不輸血』的治療。」
「因此你如果不接受我的建議,那我也沒辦法幫你治療。」

我始終覺得,醫師並不是沒有權利和病人談條件...
(事實上手術同意書背面一堆說明,其實就是談條件的一種,
你簽了就代表接受我的條件,你不簽就談判破局另請高明)

這樣的拒絕是來自對自身能力的認知...
我承認自己不會總行吧!
老師們總是告訴我們,承認自己不會不可恥,但不會弄卻硬幹就糟了~~

類似的事情我以前遇到過...
我建議某個膽結石的病人接受經腹腔鏡膽囊切除手術...
病人要我保證一定能用腹腔鏡處理...
由於我無法提供保證,所以最後我請他找別的醫師...

後來我輾轉聽說其他同業幫他處理了...
但我不知道是那位同意提供了「保證」的承諾,
還是幾經諮詢,最後病人妥協把條件放寬...

雖然是個陳年老問題,但剛好在急診遇到...
在這邊討論一下...
(我相信這裡的讀者有醫療同業,也有法律專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