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2年3月19日 星期一

難上加難

前幾天有個快要死掉的病人被救活了...
理應是一件很開心很有成就感的事,但Peter Fu卻快樂不起來...

在自己的書上,我提過類似的故事...
一個外傷的病患,同時有腦出血和腹腔出血...
可以預期病人醒來的機會很低,即使被我們救活,也注定是植物人...

我們能不能因為他必然的結局,而選擇不要救?

這種醫學倫理的問題,永遠都會有正反兩方的意見...
也永遠不會有答案...

前幾天遇到的病患,問題比這個還困難...

已經因為中風而長期昏迷的病人...
在安養中心躺了好幾年...
這次因為高燒不退,安養中心覺得不對勁趕緊送醫...

到院的時候已經嚴重休克,血壓連七十都不到...
一檢查發現是壞死性筋膜炎...
這是一個必須立刻開刀,否則就死定了的疾病...

病人完全沒有家屬,安養中心的社工人員也做不了主...

替一個可能會成為植物人的病人開刀,已經令人夠為難了...
替一個已經是植物人的病人開刀,這當中的天人交戰更是旁人無法想像!!

可惜我沒有選擇...
我的工作是救人,而我眼前正是一個待救之人...

或許我們會因為病人"可能救不活"而決定放棄...
但我們沒有權力因為病人"救活也沒用",而片面決定他的生死...

我認為我應該救他,所以我決定開刀...
而且我也成功了...

病人從死到生,本來應該又是一個成功的案例...
但病患將回到原點,轉回安養中心,繼續當他的植物人.........

放手,這是神的權力與神的工作...

可惜,我只是一個凡人.........

2 則留言:

  1. 病人平安出院是好事,傅爺應該要高興啊。
    最糟的情形是,病人掛了,然後不知道從哪
    冒出來一個家屬跟醫院討誠意。

    回覆刪除
  2. 最討厭的事是像你在書裡面說的家屬在那543...
    我知道種無奈阿...

    回覆刪除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