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gmail.com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2年3月19日 星期一

神的能力與神的權力

昨天是全國外科醫學會...
今年有一場特別演講,討論外科加護病房病患的照顧...

本以為會告訴我們更多加護病房裡的醫學新知...
讓我們有更多武器來對付疾病,來把病患救活...

但是討論的內容卻多在倫理方面,或是臨終照顧方面...

或許這類"讓病人善終"的話題,是現在很夯的話題...
但此話從深耕於加護病房的主治醫師裡講出來,
聽在外傷急症外科的醫師耳裡,我很難認同...

似乎只要把"無效醫療",
"浪費醫療資源",
"保持病患臨終的尊嚴",
"減輕家屬負擔"...
..............
..............
這些大帽子一扣上,外科醫師就立刻解套了...

加護病房是一個搶救單位,它的功能是提供加護照顧,
把病患轉回普通病房甚至出院為目標...

加護病房不是是臨終單位,病患在被送去太平間之前的臨時落腳之處...

我絕對贊成病人有拒絕無效急救的權利...
只是在這之前,我們還可以替病人做什麼?
我所認知的放棄,是指建立在已經盡了一切努力的前提之下...

一個人有沒有救,或是救活之後會怎樣...
這些都不是醫生可以預測,更不是醫生可以決定的...

我們沒有神的能力,更沒有神的權力...........

我只是一個凡人,我行醫的原則很簡單...
即使無力回天,也要堅持到底...

3 則留言:

  1. 傅兄
    坦白說
    搞了這麼幾年的葉克膜
    我對於"即使無力回天,也要堅持到底"這句話有了不同的解讀
    我堅持的不是延長病人的壽命
    而是堅持讓病人保有作為一個人的尊嚴
    有人說過:有沒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有!就是死得很慘!
    看過這麼多死在自己手上的病人比原本死得更慘
    我有時懷疑現代醫學到底給了我們甚麼?又教了我們甚麼?
    曾經在急診室會看到很荒謬的事情:病人半夜在家裡壽終正寢,清晨卻被茫然不知所措的家屬送到急診室插管壓胸...搞得慘不忍睹
    問題在於醫界和社會似乎不能接受病人的死亡
    或者說我們不能接受人是會死的
    不管這原因你能不能找得到,症狀的發生是突然或是緩慢
    總有某個時刻人是會死的,是你怎麼救也救不活的(當然能不能察覺到這個時刻是需要經驗的,會不會救也需要經驗)
    而在這個時刻到來的時候
    我們能不能為他保有作為人的最後一點尊嚴?
    若要問這決定的依據是甚麼?
    也許可以反問
    我們自己願不願意在死的時候被別人搞成這樣?
    很多時候我看著病人,然後問自己
    答案是不願意
    這是我作為一個心臟外科醫師對於醫療和生死的反省

    回覆刪除
  2. 當在自己的醫療知識與水準到達到一個極致頂端時,當在技術層面已被討論與耗用殆盡時~倫理議題就會開始面臨到強迫被討論的狀態,所謂的看山是
    山看水是水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最後又回到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境界"",重症安寧很好~但大家對重症醫療知識的瞭解太過於薄弱,這是需要
    一段時間的教育與配套的~~但我並不認同一些重症的學者空口說大話用倫理議題來大談安寧...應該是有實證的資料佐證與教育,這才是正確的也才能
    讓外界與大眾都能接受的。

    回覆刪除
  3. 你文章寫的好好!喜歡你的文章!歡迎你來我的網站看看喔!

    回覆刪除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