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Fu: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

我的相片
外傷急症外科醫師,文字創作者;昨天的無名小站,今天的Google Blogger,聯絡方式: drfu5564@yahoo.com.tw 聯絡演講或簽書請來信洽談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015年5月10日 星期日

旅行中的禮儀

在我的文章中,偶爾會談到一些負面的人或事...
也由於自己的工作是醫療業,所以這些事件常是來自於病人或家屬...
很少很少的偶一為之,才會寫下病人對醫護人員很過份要求的故事...
(通常是已經忍無可忍時)


但寫下這些負面故事的目的,並不是要去"抱怨"病人對我們的要求有多無禮...
或是藉由網路上虛幻的留言來取暖...
(如果存著這種心態,那跟那些亂抱怨亂投訴的病人家屬有什麼兩樣?)

對人性我始終相信一件事...
就是在正常社會中行走,受過正常教育的人,
會自行分辨那些要求是合理那些要求是不合理...
合理的當然可以提出...
但那些連自己都覺得不合理的,提出來只是惹人厭惹人嫌...
(就像前兩天我寫了一篇病人要求插隊看診的文章,
我不相信現今社會有誰會不知道,插隊是不被允許的...)

一直以來,我認為人之所以跟動物不同,是因為人知道自律...
正常人都會自律,不去做那些自己都知道不對的事...

這次飛往歐洲的途中,遇到一點小事...
這讓我對這個長久以來的信條有些動搖...

華航飛往阿姆斯特丹的飛機,凌晨一點左右,會在曼谷短暫停留...
我和史迪普在機場逛逛,等待下一次登機...

隔壁登機門是一班飛往中國的班機...
一群中國旅客就把鞋脫了,直接橫躺占住所有的長椅...
導致大家都沒椅子坐...

史迪普還在打趣說:強國人就是強國人...
我只想說,就算是強國人,難道"自己不知道"這樣的行為不好嗎?
我相信他們一定知道,只是覺得無所謂...
這種"明知自己有錯,卻仍繼續犯錯"的態度讓人瞧不起...

後來上飛機了...
由於已是深夜,所以全部的旅客都已入睡...
我和史迪普也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後方一位太太的講話聲吵醒...
他正和隔壁的同伴聊天...
聽口音也是台灣人...
音量之大,我相信全艙的人都知道她女兒今年高三,即將考大學...
還有她家的大大小小事...

我試著戴上耳機看電影,沒想到連抗噪耳機都擋不住她的聊天聲...
史迪普也被吵醒,他無奈的說:全商務艙都是她的聊天室~~

我注意到許多乘客都不時回頭看她們,甚至露出嫌惡的表情...
不過她們依然故我...
我忍不住按服務鈴請空姐處理,請空姐轉達音量稍小之意...
不過仍然沒有任何改變...

這些都是我的同胞,實在沒辦法把他們跟強國人歸為一類...

我也不想去談什麼國際禮儀,國際形象的問題...
只單純討論這個令人不舒服的行為...

或許她們不知道自己音量太大...
也或許她們不知道自己音量太大會吵到人...
或許她們覺得音量大吵到人也無所謂...

我相信是第三者,這也是令我感到最難過的...
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我不相信還有人不知道
"公共場合要輕聲細語"是基本禮貌...
(就像"看電影時不講手機"一樣是基本常識)

但她們還是這麼做,有人提醒她們也我行我素...

這和國籍,教育程度,有沒有水準無關...
純粹就是"不在乎他人感受"的惡劣行為...

我相信他們一定知道這樣不對,只是覺得無所謂...
這種"明知自己有錯,卻仍繼續犯錯"的態度讓人瞧不起...

一直以來,所謂的"自律"似乎不再是做人的基本原則...
這趟旅行,讓我對這年頭所見所聞的怪現像,有了更深一層的領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話給Peter Fu,讓我知道你的看法!